千瓦厚能源与生态实验室

太阳文火炖地球,洒遍人间都是热。新鲜的能量随手可汲,何必舍近求远挖地球。http://kiwaho.com

安得马力千瓦厚? 不负上苍不负卿!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月光下的凤尾竹--诗--歌--情--爱--德--材

(2018-11-14 10:32:52) 下一个

听过这首歌吗?

月光啊下面的凤尾竹哟
轻柔啊美丽像绿色的雾哟
竹楼里的好姑娘
光彩夺目像夜明珠
听啊多少深情的葫芦笙
对你倾诉着心中的爱慕
哎金孔雀般的好姑娘
为什么不打开爱你的窗户

月光下的凤尾竹
轻柔啊美丽像绿色的雾哟
竹楼里的好姑娘
歌声啊甜润像果子露
痴情的小伙子
野藤莫缠槟榔树
姑娘啊我的心已经属于人
金孔雀要配金马鹿

月光下的凤尾竹
轻柔啊美丽像绿色的雾哟
竹楼里的好姑娘
为谁敞开门又开窗户
哦是农科站的小岩鹏
摘走这颗夜明珠哎
金孔雀跟着金马鹿
一起走向那结婚登记处。。




西方听众很享受这首歌的旋律,为此我特意翻译成英文。作为音乐外行,也不知这样的英语歌词能否唱起来顺口。

Ah, the phoenix-tailed bamboo under the moonlight,
Gentle, beautiful, like the green mist.
The beautiful girl in the bamboo house,
Shining, dazzling, like the luminous jade.

Listen, so many expressive cucurbit flute tunes
are telling the deep love to you.
Ah, the beautiful girl, the golden peacock,
Why don't you open your window?

The phoenix-tailed bamboo under the moonlight
Gentle, beautiful, like the green mist
The beautiful girl in the bamboo house
Sweet, smooth, her song like fruit juice

The spoony boy, just let you know
The wild rattan is discouraged to climb on the tall areca
Ah, the girl,
Her heart belongs to another boy
The golden peacock matches the golden deer

The phoenix-tailed bamboo under the moonlight
Gentle, beautiful, like the green mist
The beautiful girl in the bamboo house
For whom does she open the window and the door?

It is the handsome agro-researcher
Who picks the luminous jade
The golden peacock and the golden deer
Together they walk on the road to the felicity.

我的几点咏叹调:

1、咏竹

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郑板桥

人怜直节生来瘦,自许高材老更刚。曾与蒿藜同雨露,终随松柏到冰霜。--王安石

2、咏月

月光象征着浪漫+温柔+朦胧。

借着朦胧,下面要是咏错了,还请看官不要拍砖。

3、咏价值观

当地姑娘为何心仪外来汉子 -- 农科所的小岩鹏?

其一:这说明华夏文明历来看重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

瞧瞧,众人景仰的水稻专家袁隆平,早就当上院士了。

其二:农业科技是万技之首,它关系到人类文明的存续。

人要是没饭吃,其它方面再怎么高深的科技都白搭。前苏联军事科技科可厉害了,最终因食不果腹而联盟散伙。

其三:自主知识产权才是硬家伙。

姑娘一旦嫁给外来的农技员,相当于当地嫁接消化了外来的高科技。可惜,川普总统不满意美资企业入赘华企后,核心技术一并被嫁接转移。

这次的中兴事件表明,中国的芯片技术吃了无核心技术的大亏了。想当初,应该像傣族姑娘追小岩鹏那样,选准引进该行业翘首来合资。

4、咏不同歌手的动情演绎

原唱于淑珍的演绎还是最妙的。

后生军旅歌手燕妮、女中音歌唱家陈敏各有千秋。

久负盛名的彭丽媛,这回的歌声涩得像酸梅汤,但我很崇拜她唱的其它歌曲。

新浪博主许锡良在文章“听民歌的感受”中,抨击彭丽媛的演绎“很糟糕”,我感觉他的微言未免用力过猛。blog.sina.com.cn/s/blo...0i46y.html

下面是上述歌手的作品,汇集起来供大家雅鉴。

于淑珍 
燕妮   
陈敏   
彭丽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千瓦厚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文章在国内发表5小时后,被撤下。理由是政治不正确。并连带害得被我引用的许锡良教授的那篇文章紧急下架。
唉,我的这篇倒是没啥干货,只是感觉对不起许先生。现根据缓存里抢救出来的内容,恢复许先生的那篇被株连的文章:

听民歌的感受

许锡良

在中国有许多的民歌其实是被篡改了,比如《浏阳河》、《东方红》、《南泥湾》之类,篡改的原因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时间久了,人们便真以为湖南民歌、陕西民歌就是那样唱的。直到我有一次去陕西旅游,年轻的女导游给我们唱了首原版的“东方红”与“南泥湾”后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些真正的民歌是没有政治色彩的,而且清新纯朴,无非表达对爱情美好、生活幸福的向往之情。但是后来不知道怎的,就成了专门歌颂某人某事的颂歌。

 后来我对所谓打上“民歌”的歌保持一种警惕性,常常怀疑这是不是真是“民歌”。我判断民歌的标准,就是这歌不应该是专门歌颂某人的,不应该是包含政治内涵,而只反映生活、爱情、劳动之类的歌,才可能是真正的民歌。特别是那些来自少数民族的“民歌”更是如此,他们的民歌里如果唱出了“北京的金山上”,那肯定是有问题的。可能曲调是他们的,歌词却是我们的,这种民歌的曲词分离状态是常见的。作为听众,我们在欣赏之前可能还需要一些还原工作。

 在这些民歌中,最让我百听不厌的是傣族民歌《月光下的凤尾竹》,歌曲与词都是非常优美的,傣族乐器胡芦丝的优美在这首歌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作为专业歌手最先唱这首歌的人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我在网上先后听过几个专业歌手唱这首歌。这首歌显然比较适合南方的歌手来唱。在所有的歌手中,也许要算江西南昌的杨钰莹唱得最柔美,最甜蜜,最嗲气。不过,她的歌柔美甜蜜得有点造作,听多了,听久了会让人有一种发腻的感觉。山东的顶尖级歌手彭丽嫒唱《月光下的凤尾竹》是唱得很糟糕的一个。也许是她自小的生存的环境的不同,在山东平原上长大的彭丽嫒唱《月光下的凤尾竹》,唱着唱着就唱到《在希望的田野上》了。那种高亢激昂的表达,用来表达“黄河泰山”是相宜的,但是,竟然用来表达“月光下的凤尾竹”,就有一种特别别扭的感受,我听完彭丽嫒唱《月光下的凤尾竹》后心里难受了许久。

 后来在网上听到在福建泉州出生,在厦门长大,曾就读于厦门一中的龚玥唱的《月光下的凤尾竹》,我感觉还是她唱得最好。分寸把握得最到位。甜美而质朴,柔美而不发腻,清纯而不单调,在这些歌手中,她是最年轻的,而且是在许多名家唱过这首歌后再来翻唱的,要有新的突破,难度是可想而知的。但是龚玥唱的《月光下的凤尾竹》真的是不错,她比那些大牌歌手唱得好,主要是在旋律曲调与对歌词意境的把握上,都恰到好处。也许歌手自小的生活环境与她所唱的歌之间的关系也是很微妙的。她在唱这首歌的时候,对原歌词也有所改动,特别是把“野藤莫缠槟榔树”这句词删掉了。这是新一代歌手所蕴藏的爱情价值观的结果。追求爱情是每个人的权利,一个小伙子追求自己心中心仪的姑娘是可以理解的,一个姑娘不接受一个小伙子的追求,也是正常的,但是不能够说这是“野藤莫缠槟榔树”,这无异在说小伙子“癞蛤蟆莫吃天鹅肉”,听起来是很伤人自尊的。龚玥唱的《月光下的凤尾竹》就直接把这段删除了。这样处理是很好的。结尾“金孔雀与金马鹿一起走进绿色的雾”意境也是很美的,而且非常浪漫。可惜,黑鸭子合唱团就把这句歌词改成了“一起走进结婚登记所”,听起来令人哭笑不得。一首好歌,我喜欢将不同的人唱的都拿来听听,反复对比,能够体会到一种别致的韵律。

 这首民歌最值得思考的是,歌词里的那个爱情幸运小伙子小岩鹏,多少深情的胡芦丝声都无法打动“金孔雀”的芳心,这些本地的小伙子,被描述为“野藤”,再没有资格去“缠槟榔树”,但是,这颗芳心,却被这个“闷胡芦”__农科站的小岩鹏打动了,金孔雀为小岩鹏开窗户又开门,姑娘爱情的心扉完全向一个懂农业技术的汉族小伙子敞开了。仅仅是因为他是农科站的,他就成了“金马鹿”。这歌明显也打上了一个时代的印记。我在网上没有查出这首歌是什么时间第一次唱的。从歌词的内容上来推断,应该是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八十年代。因为“文革”之前没有这首歌,“文革”中根本不可能有这首歌,只有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里,那时兴“四化”,农业科学现代化的呼声很高,因此,一个时代酝酿的爱情幸运儿就是那个“农科站的小岩鹏”。从名字来看,这个美丽的傣族姑娘爱上的是汉族小伙子,而且是一个有点文化与农业技术的外来户。傣族是一个胡芦丝王国,传统的爱情表达方式都是通过胡芦丝的,但是,这套办法自从农科站里来了小岩鹏就不灵了。因为,他能够有办法让农田多打粮食,而会演奏胡芦丝的傣族小伙子却不能够。这样的电影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常见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情况又要变化了。如果傣族小伙子去夜总会演奏胡芦丝,就像当年小沈阳那样,出场费是很可观的,肯定要比那个懂点农业技术的汉族小伙子小岩鹏挣得多。小岩鹏也就是成了一个时代的缩影。歌曲与歌词其实都容易打上一个时代的印记的。

 我问过一个刚初中毕业的女生,现在喜欢听谁的歌,她说,喜欢周杰伦的歌,我问为什么?她说说不清。也许就因为他唱得不清不楚,有时连一句歌词也听不清,但是,这就是周杰伦的歌的特色。或者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色?代沟常常是反映在听什么歌上的。去卡拉OK厅练歌,一听你唱什么歌,就知道你属于哪个时代。青春的印记是最深刻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