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三位一体和中心法则是大自然宇宙万物的普遍法则

(2019-07-19 06:56:32) 下一个

中心法则在生物学层面中是高级生命体 “分权制衡”(多细胞组织分化生物,例如植物与动物)的生命表达方式的一种基本法则,称之为中心法则。事实上,这种法则不仅仅存在于生物学层次,在高级文明社会发展阶段,在宇宙万物中普遍存在,也就是说在一个人类高等文明形态的发展社会由宪法,宪政,民主为根本的法治国家,这种社会中心法则事实上也是存在的。一个国家完整的宪法和法律体系是一个逻辑的完整性与一致性相结合的产物,应该涵盖所有国家层面(国事,民事的方方面面,以宪法为基础,扩展到各种民法,刑法,商法,产权法,知识产权法,反垄断法,选举法,消费者保护费,婚姻法,土地法,。。。。等等),这些法律不应该仅仅是文字上面的,而且必须是“活”的具有生命力法律。 这样的完整的有生命力的宪法法律体系就是一个国家体制的“染色体DNA序列”,就是这一个国家的“父,国家的耶和华(神)”, 例如,美国宪法和法律体系就是“美国的耶和华, 美国的神”。美国的宪政(RNA),就是美国的耶稣基督,祂包括了第一层含义是指导宪法制定和补充(也就是反转录过程,例如,美国国会,最高法院)(美国最初期的原始宪法当然来源于 《圣经》和信仰基础的基本价值体系)和推动宪法实施实践的(美国政府,各级法院和执法部门);第二层含义是建立并推动特定类型政治制度的实践,当然也一般包含了有限政府,地方政府、分权制衡、代议民主、司法独立等政治原理。美国的宪法(美国的耶和华)只有通过美国的耶稣基督(宪政)把祂的生命属性彰显出来。上帝在宇宙,大自然,生物体,物质世界万事万物中都存在 在相应维度和分度,以及时间刻度中的(耶和华,耶稣)祂们是天上的耶和华,耶稣在分化以后在不同维度,分度和时间空间中的部分表达和彰显。

当然,宇宙万物,生命与非生命和在所有国家,诸世界,诸天,各个生命体内部层面的耶和华,和耶稣,的最终源头都是来源于天上的耶和华,和天上的耶稣。天上的耶和华, 天父是一切的终极源头。天父是独一的,但是在分化到不同维度,分度中,在维度和分度中的耶和华是无限的。同理,在天上的基督耶稣是独一的,是上帝的独生子。但是,分化到不同维度,分度中,在维度,分度中的耶稣是无限的。

在不同维度,分度中,上帝和耶稣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充满万有。由于人的堕落和犯罪,神离开了我们人的意识的层次和维度,然而,如果一个人是真正的基督徒,接受耶稣基督作为自己的“救赎主”,神可以回到我们的意识中来。 空气中有 “神”这个维度层次和形式的耶稣基督“氧气”,食物中也有这一种形态和维度的耶稣基督“养料”,我们人体的每一个细胞中也有这个层次的耶和华(染色体序列DNA,一阴一阳的双螺旋结构和规矩)和这个层次的耶稣基督(RNA)。只是形态各异,功能不同,分别属于不同维度,分度和时空中,具有不完整性。

但是,无论在什么层次和维度? 我们肉眼,和仪器测量到的,都不是神的真实形态, 我们能够看到神的只是神在物质层面的表现形式。

在宪政民主的体制下面,民主是人性的反映,或者是群体人性的表达,所以,人性必须要在相同维度和分度中的,与神性规范(理性)在国家层次耶和华(宪法),和国家层次耶稣基督(宪政)中实现自由和表达。脱离了神性规范(理性)的基础,民主就成为暴民运动,人群就可能成为“民粹”。

无论多么美好的理想,口号,价值观和愿望,如果没有(权力制衡)的宪政表达和逻辑一致性的翻译机制(RNA,缺乏这个维度的耶稣基督)的民主是不可能成功的。

美国目前民主政治面临的困境的根本原因是违背了现代文明社会宪政民主中心法则,原因在于今天美国,英国政治体系中,很多政治家只有民主形式而缺乏民主精神,缺乏信仰。而单方面过度追求形式上的民主,导致民主政治的失效,扯皮,内斗和内耗。

首先,什么是现代文明社会宪政民主中心法则呢?中心法则最初是在生物学层面中,高级生命体(多细胞组织分化生物,例如植物与动物)的生命表达方式的一种法则,称之为中心法则。细菌一般具有1-4个核质体,多的可达20余个。核质体是环状的双链DNA分子,所含的遗传信息量可编码2000~3000种蛋白质,空间构建十分精简,没有内含子。由于没有核膜,因此DNA的复制、RNA的转录与蛋白质的合成可同时进行,而不像真核细胞的这些生化反应在时间和空间上是严格分隔开来, 所以,也就是说 细菌以下的低级生物,没有分权制衡的宪政机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中心法则。

(1)宇宙中心法则:(造物主“耶和华”DNA“天父,在天上的父本”),神的羔羊(RNA 子本,Words 字),大宇宙,小宇宙,诸宇宙,诸天(各个维度,层次的生命形态,生命组织,生命表达 world 诸世界 就是成为形态,或者称之为 被束缚 “l”的Word,被表达的 神的话语),诸天使;

耶和华(DNA, 生命“A”灵“N”的维度“空间D”,耶和华是维度的主宰,决定一切生命体的维度,尺度),耶稣是一切生命的光(生命“A”灵“N”的光“R”,时间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所以耶稣是生命的光 r, 时间的主宰)无论在诸天,诸世界,所有维度,层次神都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充满万有,只是神的表达,形态和维度的不同,层次的不同的差别。

如果做一个比喻,人类社会组织层面,正在经历从单细胞生物(威权模式社会)向多细胞组织生物的进化过程。在一部分国家已经完成了这种转变,实现了分权制衡的宪法,宪政民主制度。但是,有很多国家仍然停留在威权模式的单细胞生物层次,或者形式上进入了,或者部分进入了。然而,这两种模式正在经历进步与倒退的挣扎过程中,西方的现代文明仍然非常脆弱。内外交困,内忧外患。问题和困难重重。

一旦人类完全进入多细胞组织生物阶段,就可能进化到外星人(植物社会形态),换句话说,外星人仍然是被约束在他们自己的有限时间和空间维度,如果不借助于外来力量(飞行器,光的力量),他们不能够实现时空旅行(的自由)。相对于天使来说, 天使属于动物型社会形态, 天使就不需要借助于(不需要飞行器,外来光的力量),他们自己的翅膀任意在低于他们的时空维度范围以内自由实现时空旅行。

(2)生物学中心法则:(遗传物质DNA“父本”“脱氧(脱羊,脱去神的羔羊秉性,被钉十字架的羔羊“T”)核糖核酸”),神的羔羊(RNA 子本,Words 字,核糖核酸),蛋白质(生命形态,生命组织,生命表达和功能)

(3)现代文明社会学中心法则:(染色体“宪法和法律”DNA“父本”“脱氧(脱去神的羔羊秉性,被钉十字架的羔羊“T”)核糖核酸,双螺旋结构(父本规,规范空间维度 天圆,母本矩 地方,社会形态,物质形态,规范时间和寿命)”),宪政 相当于社会维度的耶稣基督,神的羔羊(RNA 子本,Words 字,核糖核酸)忠于国家宪法和法律的执行机制和程序,各个层次和范围的社会组织蛋白质(生命形态,生命组织,生命表达),执行社会各种功能。

(4)威权文明社会法则:基本特征,具有不完整的DNA(没有染色体), 没有在时间和空间上是严格独立开来的宪政对于DNA的准确和逻辑一致性的翻译表达机制 , 类似于在生物学层次的 细菌,真菌类型的生物。代表人类文明阶段:父权社会(游牧民族文化“伊斯兰文化”,农耕文明“大中华文明圈”),虽然有父本母本共存,但是彼此没有形成父母共同契约精神的“平等的婚姻关系”,父本具有单方面的决定权。

(存在不完整的“宪法和法律”DNA“父本”“脱氧(脱去神的羔羊秉性,被钉十字架的羔羊“T”)核糖核酸,双螺旋结构(父本与母本,不构成契约“规矩”父本家长制,国家就是放大的家庭 王权,王法,王道),没有宪政,缺乏(基督耶稣)相当于神的羔羊(RNA 子本,Words 字,核糖核酸)忠于对于王法的翻译和表达机制,各个层次和范围的社会组织蛋白质(生命形态,生命组织,生命表达),各自为政执行社会各种功能(一家一户,各地方政府,自给自足,自立门户,自力更生,小而全)。

威权社会是一种缺乏大社会化组织,被“困”的“菌”体生命体, 相当于被家庭,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约束在一个 壳“口”里面的“禾”。他们只能够被强制性限制在一个“道德伦理”约束在一个 壳“口”(家庭,或者国家)里面的“禾”,才能够“禾,和平共处”。一旦失去“困”约束,这些“菌”体生物就会复制自己,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所以,常常出现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现象。 特别是在面对工业化生产市场经济的时代。

这种社会是根本上 缺乏民主意识的。不可能实现“宪法,宪政和民主”。因为这些社会缺乏 基督耶稣的同在, 没有神的羔羊同在帮助和引导价值观的正确表达。虽然,他们可以有典章(圣经,古兰经,旧约),也有诸如“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的信义,和教条!但是,他们绝大多数时候在实际社会活动中,无论是国家宪法,圣经,古兰经,旧约, 如果缺乏在这个相应维度的准确和逻辑一致性的翻译表达机制(宪政,耶稣基督,RNA)。如何翻译和表达。 只能够凭个人感觉和理解了。都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随机性和个人情感因素。

同时也因为没有完整的DNA,染色体序列, 宪法为基础的法律体系, 以宪政为基础的表达体系, 他们就像没有根的浮萍只能够在水面上(海洋)上面飘来飘去 非常危险!他们也没有完整和系统组织分化的组织分工,很多时候只有 DNA 片段,今天这种口号,明天另外一种标语,早上这思想,晚上那主义,飘忽不定,朝令夕改, 甚至于就像黑社会组织,土匪一样,一些不完整的道理,如 江湖义气,忠义厅,仁义堂,替天行道,一些最简单法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呀。 或者一些高大上的口号,民主,自由,法治,富强、文明、和谐,平等、公正的口号。这些社会主义价值观,或者DNA 片段这是不够的!

必须要有逻辑上完整一致的宪法为基础的 法律体系(完整DNA 染色体)(包括,民法,刑法,商法,选举法,知识产权保护法,。。。等等)具体实现 价值观在各个层次方面的具体操作和程序规范,与此同时也要有独立的宪政 保障法律的具体实施,根据现实情况(社会层次的神耶稣基督RNA 对于法律的准确翻译和解读), 然后才能够产生各种各样的社会组织形态的(蛋白质)。完整的染色体序列(DNA 宪法,和法律)==》 RNA(宪政,法律的解释和表达程序)==》社会组织分化的社会形态(相当于各种各样的蛋白质)

(5)母系社会法则:基本特征,具有不完整遗传物质的DNA,或者RNA片段, 既没有宪法,也没有宪政对于DNA 准确和翻译表达机制 , 类似于在生物学层次的 病毒类型的生物,凭着感觉走。毒== 母(母系原始部落社会)+主(母系主权);代表人类文明最低级阶段:母权社会(女权主义社会,非洲母系家庭,父亲不承担家庭责任,只是有父本短期与母本共存,更没有形成父母共同契约精神的“平等的婚姻关系”,母本具有单方面的决定权。 中国在三皇五帝以前的母系氏族社会(例如:华胥氏)!今天的非洲文化。

(6)生命体发育的阶段性:一个生命体在不同层次和维度,基本上都经过 胎儿婴儿童年期(母性主导,幼虫阶段),叛逆期(青年阶段,反叛道德伦理,作茧自缚),黑暗阶段(相对封闭阶段,自我意识发育成长阶段)成年人阶段; 成熟期(成年人后期,五十岁知天命阶段)脱颖而出(脱壳),自由思想阶段(思想自由飞翔,形态成虫,就像蝴蝶)。 一个宗教发展也是如此, 基督教早期(幼年),天主教(罗马国教依附于罗马帝国作茧自缚—到罗马帝国中世纪黑暗)中年期, 基督教晚期(政教分离,基督教新教), 基督教成熟期。

一个人,一个家庭,一种宗教,一个民族(族群)文化的发展, 只有从黑暗时期以后,脱颖而出才能够真正实现 和达到 人类社会维度的基督意识层次,才可能真正实现 宪法宪政 条件下的在契约精神 从内容到形式的完整民主政治。

严格来说,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族群没有以马内利,与神同在,他是不可能真正具有完整的民主意识和民主行为的完满结合。所以, 可以得出结论, 没有与神同在的人群,是不可能构建真正完整意义的宪法宪政意义,契约精神下面的民主政治和民主实体。

所以,虽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和西方现代文明做了更大范围的民主实践,例如: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北约。。。等等。这些以美国主导下的民主政治形式“联合国”,“WTO 国际世贸组织”,“北约”,或者以欧洲国家主导联合各种不同价值观“欧盟”都是不很成功的,从目前来看存在诸多问题。特别是在共产党国家体制,伊斯兰教形态,非洲原始部落文化代表加入的民主政治的联盟以后, 问题就凸显严重。基本上都是名不副实,都会出现扯皮,无效,内斗,内耗现象。 甚至于成为了多数人的暴政,暴力攻击的工具, 例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对于以色列,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关于人权问题的谴责。 而对于存在人权问题真正严重的伊斯兰教国家,却是只字不提。 这是美国主导的国际民主运动的失败和挫折。 我们应该认真吸取经验教训。而且,我们看到今天美国国会,英国国会,也正在向着这个方向演变和发展!今天西方的现代化民主存在诸多问题。

我们必须清楚美国的宪法和宪政要高于民主!!!!!宪法和宪政 是第一位, 民主必须是在宪法和宪政条件下 的产物。是次要地位!!!! 希望大家记住这一点。如果没有宪法和宪政 指导下的民主 就是多数人的暴政就是 堕落的暴民运动!

把价值观表达成为“宪法”和“宪政”称之为制宪过程,这些人也就是“国父”;把价值观与宪法法律和宪政“剥离”的人称之为“国贼”;国贼的目标就是盗窃国家“公权力”,例如,通过引入非法移民,特殊社会群体,贿赂选民从而 固化选票和席位,垄断公权力在部分地区实现一党专政,例如,现在的加州,华盛顿州,纽约等等,用政治正确,普世价值口号,替代宪法宪政和法治精神;排斥异己,限制言论自由,动不动就 扣帽子,大棍子压人。例如,佩洛西,希拉里,布什,奥巴马小土豆,默克尔,等等高举政治正确口号,把空洞普世价值形式强加于人的政治家,这些人都是西方现代文明社会中,披着羊皮的狼。

耶和华(DNA, 生命“A”灵“N”的维度“空间D”),耶稣(RNA生命“A”灵“N”的光“R”,时间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所以,耶稣基督是起初的,也是末后的)无论在诸天,诸世界,所有维度,层次神都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充满万有,只是神的表达,形态,维度和分度的不同(在天上,在地下,在细胞维度,神的分部,部分,都是存在的,宇宙万物皆有“灵N”)。在一个人的胚胎发育开始,在整个维度的各个层次就已经与神同在了。 但是,如果一个人不是基督徒,神的灵在社会生活(人的意识形态)的层次,神不与我们同在(神的缺位), 只有基督徒的心,才能够被“神的灵”内住,也就是只有基督徒的意识和潜意识维度才能够被神“净化”。

所以,太初有道,道(一阴一阳谓之道, 天上的DNA,天上的父)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伏羲和女娲与规矩合起来, 所以,伏羲和女娲具有神性,但是分别不完整的)太初与神同在。万物(诸宇宙,诸天,时间和空间,各式各样的生命,非生命)是借着他(耶稣基督)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耶稣基督,RNA)造的。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r(基督耶稣)。

 

(7)结论如下:没有与神同在的人群,是不可能构建真正完整的宪法宪政意义,和契约精神下面的民主政治和民主实体。没有耶稣基督 神的引导,人们只能够在黑暗里面摸索(也就只能摸着石头过河),男人们摸着石头过河,着重于客观现实,女人们,凭着感觉走,着重于主观欲望。

所以,西方文明现代化国家如果失去上帝信仰,虽然他们有宪法,宪政,民主体制,也只能够徒有虚名。堕落成为扯皮,无效,内斗,内耗的国会,例如,今天的美国国会,英国国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