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什么是人类的认知障碍和心智缺失?

(2019-03-17 09:14:12) 下一个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新西兰基督城白人青年对于在清真寺穆斯林的大屠杀(代表白人至上主义的极端行为),另一件是美国非洲裔索马里穆斯林难民众议院议员伊尔汉·奥马尔(Ilhan Omar) ,当记者问她,比较奥巴马和川普时。她说奥巴马是个人,川普不是。    这是世界上最典型两种对立极端类型的意识形态的不同表现形式。这两种极端意识形态的形成与表现正恰恰说明,我们人类在很多问题上面存在的认知障碍与偏执。这样就形成世界上这些人对于世界 理解的认知障碍, 这就是一种心智问题的个体和群体。我们中国人在过去文化大革命的时候, 也是把一些人 认为是牛鬼蛇神,不是人。中国人把外国人称之为“洋鬼子”。而法西斯希特勒 种族主义者则认为,日耳曼人是优秀人种,其他人种族是劣等民族, 但仍然算得上是人。这些都是一些形形色色在人类心智方面的不成熟,一种认知障碍。这是一种仇恨,而引发的极端简单判断。 一旦一个人仇恨某一个人,或者部分人。 就形成了这种人(这个人)是“坏人”,或者“魔鬼”,牛鬼蛇神! 一般来说,儿童就是这样的一种“心智”!一旦遇到事情或者“人”常常问爸爸,妈妈,成年人这是“好人”, 还是“坏人”的终极“判断”。而成年人仍然是具有这样一种“坏人”“好人”的简单判断,基本上应该称之为“巨婴”或者由这些“巨婴”组成的群体称之为“超级巨婴”。

   这一篇文章,我们就人类认知障碍和偏执的问题,做一些系统性的讨论。

  (一) 认知的理性与客观性

我们人类在社会生活中,人与人关系常常面临不同问题和事物,情感与利益,伴随着自我立场,厉害关系,知识范畴,和情感的纠葛交织而形成 对于事物与人的感知,理解,认识和与之对应的行为和态度, 由此构成“意识”。以此为基础,形成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和社会关系 的 “人”。

    但是,每一个“人”对于这些关系的理解,感受和认知的层次,存在很大差别。

    这种认知的差别最主要体现在对于外在事件,和与事件相关的人的“判断”。

    我们把这种“判断”的准确性,常常用“客观性 ”和“理性”来作为衡量之“尺度”。

    客观性:就是对于事件,和与事件相关的人的判断的准确性,超越于自身立场,情感,和利益的范畴。对于不能够超越于自身立场,情感,和利益的范畴称之为“认知偏执”。

    理性:就是对于事件和与事件当事人内在因果和逻辑关系判断的准确性,周围环境以及历史的人与物的因果,逻辑联系。对于不能够理清内在的,环境的和历史的因果关系和逻辑联系,称之为“认知障碍”。

    (二) 认知偏执和障碍的形成和表现形式

    人类认知偏执和障碍的表现形式

    (1)   不接受与之不同,或者相反的事实

    (2)   不听取与之不同,或者相反的意见,和观点

    (3)   崇拜偶像,权威,自以为是或者唯我独尊

    一旦出现不同意见和观点,或者不同的事实与结果,以暴力(语言暴力)对之者,这种人就称之为“偏执狂”。

    认知偏执(偏执狂)和障碍的形成过程与机制

    (1)   被“洗脑”,被“灌输和误导”

    (a)   诸如:公共教育,人文环境的灌输或者误导, 例如 最常见的爱国主义教育(鸦片战争,圆明园,甲午海战,三元里抗英), 宗教文化教育,人文历史教育而形成的毋庸置疑的固有“观念”和“认知”。

    (b)   妈妈的“故事”:“血泪史”。例如:夏甲关于“以实玛利”被赶出亚伯拉罕家族的故事,塑造了“阿拉伯人和后来的伊斯兰教”。吴清华,白毛女的故事。米歇尔关于白宫是黑人奴隶用血汗制造,美国发展起步于烟草和棉花基础于黑人的血汗的故事。

    所有这些“故事”虽然基础于事实,但是,难免包涵“情感因素”和个人立场的“一面之词”。这些教育与成长过程中的人文环境,构成为一个“人”对于外部世界理解和认知的各个层次的“有色眼镜”,和逻辑分析的“特有”认知“通道”。一个人的一生就是这样不断增长构成一个人的认知体系。

    一些比较“自卑”的文化习惯和宗教习惯(称之为“黑袍”),常常内心充满“不平等”,“被压迫”,“被歧视”,“被剥削”,“被奴役”的历史记忆和“沉淀” 到这种仇恨的“黑袍”上以实现“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或者因为自己的肤色,宗教,文化“道德上”高人一等的内在优越感(白色光环)而产生“自信”!特别是例如:犹太人,穆斯林,黑人,中国人, 白人,日耳曼人,日本人。。。在自以为:非洲人类的发源地,中国历史最悠久从不间断过,犹太人上帝的特殊选民,穆斯林最优秀宗教(其他属于异教徒),肤色最白的白人,日耳曼人最优秀民族,日本人最文明。。的种种“光环”下面。非常容易导致人的这种认知障碍, 和心智问题。无论是“自卑”的“黑袍”,还是自我“优秀”的“光环”,其作用都是一样,会让人迷失心智。一旦生活环境遭遇不公平待遇? 这种内心的“优秀感”“光环”就会突破“不平等”,“被剥削”,“被压迫”,“被歧视”,“被奴役”的仇恨“黑袍”,而爆发出极大的破坏力量。这样就构成为每一个人“心灵”里面常常出现的“自卑”和“自信”两种与客观现实对立的冲突和矛盾, 常常给与人压力和痛苦。

    (2)   来源于祖先,上帝“诅咒”,或者自我“诅咒”。

    (a)祖先的诅咒,例如:《创世纪》8. 24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所作的事,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创世纪》27.39 他父亲以撒说,你必倚靠刀剑度日,又必事奉你的兄弟。(b)上帝的“诅咒”例如:《创世纪》3.13耶和华神对女人说,你作的是什么事呢?。。上帝又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丈夫必管辖你。《创世纪》16. 11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因为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12他为人必像野驴。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众弟兄的东边。

    祖先和上帝的诅咒,就构成为一个家族,和族群的“天命”,我们个人是无法意识也无法改变的,而构成为高维度的“潜意识”称之为一个人的“秉性”,“人格”地位。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之所以一个人的秉性很难改变,就是因为一个人的秉性只有造物主上帝可以改变。

    (c)自我的诅咒: 自我诅咒主要表现为“起誓”“欺骗与撒谎”,或者“誓言”。所以《圣经》教导人不要随便“起誓”,也不要欺骗与撒谎。因为,一旦一个人欺骗与撒谎,这个人就开始恐惧自己的欺骗与“谎言”被“揭穿”,不得不与日俱增地编制更多更大的谎言自圆其说,这样的恶性循环导致“谎言”越来越大,欺骗越来越荒唐,而成为人生自我毁灭的“陷阱”和“网罗”。逐渐成为自我“人”成长的包袱,也就是“作茧自缚”。

    (3)   缺乏“自由之精神”和“独立之人格”的培养和教育:畸形的人文成长环境。(a)被父母亲,长辈,或者政治力量包庇(过度保护)包办和纵容(溺爱)下的生活成长过程。(b)被外部力量(不客观的媒体,艺术,电影,电视作品)表扬,吹捧,歌功颂德,阿谀奉承下导致对于“自我”反审能力的下降和丧失。(c)被压抑(奴役),或者被蒙蔽和欺骗的信息环境中。

    (三) 偏执狂和认知障碍的强度和反应

    (1)   痛苦和压抑

    我们人类的痛苦和压抑常常来源于两种类型。第一种渊源于人类各种欲望(食色性,金钱与权力,自私,贪婪)和现实的矛盾而产生,然而这种痛苦和压抑在社会规则和法律的秩序中往往能够转变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原动力。 从而,实现这种人痛苦和压抑(力)的释放而产生满足感,幸福感。

    另外一种痛苦和压抑的类型是在人生社会生活实践中受到的“不公平”,“不平等”,“被歧视”,“被压迫”和“被剥削”的受害者对待而产生的各种怨气,不满和仇恨意识来自于妈妈的“故事”,自己的切身体验与观察和社会周围的人文环境。然而这一种痛苦和压抑往往由于自我赋予的“道德光环的正义”促使转变成为复仇,反抗甚至于杀戮和战争,而成为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违法乱纪”的破坏力。

    (2)   叛逆,焦虑与狂躁

    一方面当一个人的心灵痛苦和压抑到达一定程度,这个人的行为就会出现叛逆行为,甚至于进一步出现焦虑,狂躁,不安和报复社会。

    除了一个人的心灵痛苦和压抑指数到达一定程度会出现叛逆,当一个人的“自我人格”成长受到压抑,扭曲和包办(过度保护,溺爱)的时候,也会出现故意作对,捣乱,破坏。

    例如,因为川普总统当选,很多美国左翼人士,不能够接受这种事实而感到焦虑和狂躁,出现很多抗议示威,甚至于暴力对待不同意见者。说明他们已经经历了很长时间美国左翼媒体的洗脑,出现了严重的认知偏执。

    (3)   愤怒与暴力,自杀或者他杀

    当一个人的偏执达到一定程度,心智缺失会更加严重而导致对于世界和与人关系理解的巨大障碍,而无法逾越!以至于达到疯狂的愤怒,一开始往往以语言暴力开始,而逐步发展到肢体暴力,自杀与他杀!

    而世界上只有真正的基督徒 认为, 所有人都是罪人(自己也是罪人,没有自我“优秀”的“光环”,也没有内心充满“不平等”,“被压迫”,“被歧视”,“被奴役”受害者的历史记忆,因为历史都是上帝掌握的,自己不是受害者而是“罪人”),所以,人格是平等(才能够产生心灵的平和,与平安),以避免偏执和丧失心智。

    但是,世界上确实存在 肤色, 族裔, 性别的差别. 而且,智力, 文化传统, 生活习惯, 社会地位, 分工和信仰的不同。所以, 这些意义上的绝对平等是不存在的。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差别都是消失了,不存在了!?生命运动也就不存在了。

    所以, 人与人 应该 分工, 合作,协同。 实事求是, 通过市场,取长补短,实现资源最佳配置。

    我们一定要实事求是, 理性客观 认识,物质世界的这些差别, 秩序, 和不同。各尽所能, 各在其位,各司其职,安分守己,遵纪守法,通过市场交换而各取所需。自由公平的市场交换是生命运动对于差别的自然调节和再分配。 而自然差异,差别是不能够人为而可以消灭的。而人为消灭个体和群体的自然差异,差别,也就是意味着消灭生命现象。

    无论是 作为 雇主或者雇员,资本家或者工人, 丈夫或者妻子, 奴隶主或者奴隶,主人与仆人, 父母亲或者儿女, 老师或者学生? 只是社会分工和地位的不同, 这是市场秩序, 能力秩序差别,不是人格的不同。 精神上要平等待人,但是人与人在能力,与市场资源的拥有和分配存在有差别,大家都是形形色色,千差万别的人。

    但是,有一些在左派思想家鼓动社会基层造反,向往平均的天堂,吃大锅饭,他们认为人与人平等就是要消灭差别。首先:是消灭奴隶主(基本上实现了,但是记忆还在,雕塑还没有砸完。。)然后 消灭资本家, 企业家,农场主(地主)! 实现均贫富

    然后,再消灭 丈夫,父亲和男权,(新女权主义运动) 实现男女平等

    接下来再消灭 老师, 实现师生平等。

    然后,消灭市场, 消灭经济, 消灭货币(他们认为钱是一切罪恶之源头)

    一切权力归农会! 一切权力归政府!最终,就是贫穷与混乱而终结。

    (四) 人类认知障碍对于现代文明社会的威胁

    (1)   导致人与人关系,沟通和理解的障碍

    凡是具有认知障碍和心智缺失的人,都有很多特定的思维“禁区”“地雷”,一旦在社会上与人交流,沟通,这些“禁区”和“雷区”就构成为障碍。如果一旦事实,逻辑推理接触到他们的“禁区”。就会像触发他们的敏感区“开关”一样,而使得他们不满,愤怒,甚至于“暴跳如雷”。人与人关系的矛盾和冲突就随之爆发。

    在美国至少有50%以上的人具有认知障碍和心智缺失。而在中国,伊斯兰世界至少有95-99%以上的人具有认知障碍和心智缺失。这对于一个社会的和谐,管理和秩序的有效性构成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危机。

    (2)   导致社会矛盾的激化和社会的分裂

    由于在美国至少有50%以上的人具有认知障碍和心智缺失。所以,在政府,国会和最高法院中,人与人合作,彼此理解越来越困难。政府权力的有效性,和国家管理能力正在下降和丧失。左派和右派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 鸿沟越来越宽。社会底层与社会上层的交流 越来越困难,而几乎固化。

    在中国不仅仅是政府权力的有效性,和国家管理能力正在下降和丧失。而且,在家庭,公司和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人与人关系都很紧张。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数个或者数十个地雷,或者更多。最近的一个电视剧《都很好》充分反映了一个家庭和公司中人与人彼此不信任,猜疑,勾心斗角。社会生活充满很多的戏剧性,不确定性和荒唐。要在这样的社会中生活,真是艰难和身心疲惫。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