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文人的素质对于一个民族文明进程的影响

(2014-11-17 10:52:38) 下一个
一种东方文化普遍现象,在这些论坛,特别喜欢骂人,出言不逊,进行人身攻击的学者不仅仅大陆文人很多,台湾文人学者也很多。以前讨论儒家思想,骂人和人身攻击的儒家学者“马天仁”为代表。今天这里大陆的“符德赛”,台湾学者 plutonium239 为代表。QQ 开花群里面的以“赵元培”为代表。这是东方文人最典型的特征之一,“文人相轻”。
在这样的文化语境,人文素质里面,怎么能够让各种学派的学者共同构建和产生“科学大厦”?再看看西方基督教文明体系,从古代到今天,为什么他们能够把历史所有人的“经验,知识,智慧”组合在一个整体性逻辑框架里面,宗教哲学,物理学,医学,数学。。。。。
他们的学术会议,学术杂志,学术论文,以及日常讨论交流里面有没有这种彼此辱骂,人身攻击现象?西方学者的交流,人人人格平等,学者,学生,研究生,教授没有在学术讨论过程中争斗话语权现象。他们往往能够就事论事,只是提供事实,数据,逻辑关系和因此得到的结论。
 
这种学术文明与制度无关。只是学者文人的素质,文化背景,支配理性判断语言的潜意识相关。

-------- 中国文化从上古社会开始,学者和文人就以骂人,人身攻击的习惯。孔子,老子,孟子,庄子彼此都是如此。孔子最具有代表性:
 高傲自大,自以为是;喜欢骂人,语言粗暴(特别是对于学生,和地位低下者):《论语》中记载他对想学农的弟子樊迟十分不满,骂他是“小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孔“圣人”《礼记•檀弓上》记载:伯鱼在服丧期满后仍然为生母哭泣。孔子对此感到不满,觉得伯鱼做得太过分了,伯鱼不敢违抗父命,只得停止哭母。可见孔子对离了婚的前妻确实是没有感情,而且也不能够 “和而不同”,甚至于对儿子失去母亲的同情心都没有,甚至还充满了嫌恶和歧视。《论语.宪问》原文为:“原壤俟。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翻作大白话,大意就是:原壤叉开双腿坐着等待孔子。孔子一见这个样子就开骂了:“小时候,你不善待你的兄弟,长大了又没有什么大小成就,你这个老不死的,你就是个贼!”说着说着,拿起手杖敲打原壤的小腿。一天,孔子看见弟子宰我(予)大白天在睡觉,没有用功学习,于是大骂他是“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論語˙陽貨十七子曰:「鄉愿,德之賊也。」「一鄉皆悅之者是鄉愿,簡單說就是眾人都喜歡的老實人。﹗」鄉愿就是人人說好的那種人,孔子說他是道德的盜賊。为什么与这样的人都不能够“和而不同”!? 孔子有谁不骂吗,
包括管仲也没有另外,“小器”“斗筲之人”。。。 当然老子,庄子也骂孔子。
中国历史上各个学派彼此相骂, 谁也不吸收,客观的看到其他学派的正确性部分和优秀成分。 都只是认为自己才是“真理”,其他都是垃圾, 或者不值一提。 所以,几千年来各个学派理论彼此排斥, 根本没有办法 提升整合成为一个比较完整的共同的逻辑理论体系框架。
这种学者和学派彼此相骂的遗传基因就这样世世代代 注入中国文人的潜意识和骨子里面, 从春秋战国孔子,老子,孟子,庄子,韩非子,再到现代的鲁迅, 毛泽东和今天这些 把骂人引以为荣的学者教授。。。。。 所谓的这个民族的精英,知识分子都这种素质,和文明层次。 我们的政治家,企业家,文艺工作者,以及 其他社会层次我们还应该指望他们能够怎么样呢?
当然,我们也要区别骂人,人身攻击与实事求是的差别。例如,如果孔子说“宰我是一个“懒人”。这是基础于事实,就不是骂人了。 说他是“朽木”“粪土”就是侮辱人。 我们讲“秦始皇焚书坑儒,草芥人命的“暴君””是基础于客观事实。并不是骂他。 如果我们讲唐太宗李世民是“焚书坑儒,草芥人命的“暴君””就是侮辱他。讲某某人是“小偷”如果例举客观事实证明了就不属于骂人。 但是,如果无中生有的结论就是侮辱他。
因此,在《孔子的人格分裂特征和灵魂病毒的传播方式》一文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2bfe0102v5fb.html        
例举大量历史事实证明孔子具有很多重人格特征, 表里不一,言而无信,勢利, 高傲自大,自以为是; 随心所欲,不讲規則。对人一套,对自己另外一套, 薄情寡义。 这种于事实基础上的实事求是的客观判断就不是属于“骂”。
总之,一切表达都应该实事求是,基础于客观理性和逻辑关系。 而不是情绪化的“结论和判断”。说话要有根据,言词要恰当。
为什么有些人会因为他人的学术讨论,实事求是,客观理性批评会“暴跳如雷”,“仇恨”而且“愤怒和烦恼”? 原因是这些批评接触到这些人灵魂深处“潜意识”中的 “软肋”“痛点”,触发到让他“暴跳如雷”的“按钮”。 下面我们分析这些这些人灵魂深处“潜意识”中“软肋”“痛点”和“按钮”形成的原因和机理。在很多人灵魂深处的“潜意识中,有一些“神圣化”“偶像化”的精神寄托或者核心利益相关点。他们对于一些词语有特别的超级“敏感”性和思维的应急反应,甚至于存在理性思维“盲点”。特别是很多“宗教”信仰者中,例如,“摩西”,“圣母玛利亚”,“耶稣基督”,“释迦摩尼”“默罕默德”“孔子”“老子”“十字架”“马克思”“达尔文”“毛泽东”……….
等等词语, 特别敏感。有些人为了“捍卫”宗教的“神圣”和“纯洁性”就特别要表现自己的“忠诚”而产生过激反应。
真正信仰中的真理是一种有生命力的,可以发展,可以不断被实践证实,随着时间和认识不断继续深入,推理演绎的存在生命力的逻辑体系,一种“活”的灵魂。    不是一些结论性,只言片语的,不允许思考,不允许深入,不允许扩展与时俱进的僵化教条。

在耶稣基督时代,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攻击
耶稣基督 颠覆和否认了“摩西”的《旧约》。 但是事实上怎么样呢? 《新约》是《旧约》的扩张和发展,是摩西律法的进一步完善。任何具有生命力的信仰,都具有不断与时俱进的成长和发展能力。
都能够解决现实问题的扩展人类新视野,进一步深化人们的理解,和提供处理问题的新工具的能力。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否认和颠覆了牛顿力学吗? 量子力学否认和颠覆了“宏观力学”吗?
凡是具有“真理”属性的理论,都具备扩张和发展的生命力。真正的最完整的《圣经》和《古兰经》是 有生命力,至高无上的造物主自己。传承给人类的《圣经》和《古兰经》是无限上帝(真主)阶段性展示给人类的部分。而且,《圣经》和《古兰经》的律法不得改变。但是,祂的生命力,主宰万事万物的力量和荣耀将不断扩张和发展
. 人类任何力量都不可能抗拒和阻挡。

犹太人骂“耶稣基督”是“私生子”,而且把祂钉“死”在“十字架”上面。他们能够阻挡上帝《新约》的传播吗?
他们能够把造物主“骂”倒?能够把祂
钉“死”吗?如果人类有任何力量阻挡和抗拒造物主,那么祂也就不是 创造宇宙万物的造物主了!所以,我们人类自己不要企图用自己的小小拳头或者暴力去“捍卫”“真理”,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与此相反,凡是主动性,攻击性的企图用自己的拳头或者暴力去“捍卫”所谓“真理”,正是暴露我们人类灵魂潜意识中间渺小的“软肋”和“痛点”。这些“软肋”“痛点”才是偶像崇拜的“结症”。这种情况现在在伊斯兰教中今天相对比较明显。 例如,有这样几个故事:CNN报道,当地时间114日,巴基斯坦旁遮普省一对基督徒夫妻因被控亵渎《古兰经》遭众人殴打并被扔进砖窑活活烧死。这对夫妻育有3个孩子,而且妻子当时有孕在身,目前警方已拘捕约40名参与该暴行的群众。巴基斯坦妇女比比从2010年11月起在死囚监牢等待行刑。法庭判其有罪,因她和一个回教徒妇女发生口角,诋毁亵渎了回教徒先知穆罕默德。日德兰邮报穆罕默德漫画事件,发生2005年至2006年由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12幅漫画引起的系列争议及政治事件。这些漫画最初于2005930日在丹麦销量最大的日报《日德兰邮报》上刊出,引起伊斯兰世界的强烈不满。因此丹麦报业此负面描绘穆罕默德的12幅漫画,导致穆斯林民众的抗议,也带来部分极端分子的恐怖威胁。伊斯兰世界的抵牾情绪与动作亦逐步升温,该事件最后成为国际瞩目的新闻及政治事件。
在这些事件中,伊斯兰教世界表现的十分“僵化,强硬和精神脆弱”。“亵渎”《古兰经》事件经常“被”发生!?如果当对众多伊斯兰教信徒,当众“撕毁” 《古兰经》或者焚烧《古兰经》,那才是真正的亵渎信仰,因为他是面对伊斯兰教信徒的亵渎,而不是《古兰经》这一本书。神圣的真正《古兰经》是“真主”生命力在伊斯兰教信徒行为“活”的力量“美德”的彰显,而不是《古兰经》一本书中文字的记载。
就像神圣的《圣经》是“上帝”生命力在基督教教信徒行为中“活”的力量“美德和行为”的彰显,而不是《圣经》一本书中文字的记载。 文字的记载是一个“物”,而不是《圣经》本身,上帝“居住”在每一个基督徒“心”里,而不是“居住”在《圣经》书里面,上帝通过《圣经》书启示我们。 只有当信徒与《圣经》同时存在的时候,上帝才通过《圣经》的书启示我们。上帝或者造物主不居住在书,或者任何“物”里面。 如果把一本有文字的记载《古兰经》顶礼膜拜,奉为神圣,难道不成为“拜物教”的偶像崇拜吗?事实上一本纸书,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一定会磨损残缺,对于磨损残缺的纸卷书怎么办?就是亵渎”《古兰经》吗?真正亵渎”《古兰经》的是那些偶像崇拜的所谓“伊斯兰教信徒”,他们崇拜被他们 神圣化以后的《古兰经》纸 书,或者某一个人,先知摩西,默罕默德,阿里,伊玛目……
在所有真正信仰中, 只有造物主才是 神圣的,这是一神论信仰的核心实质。偶像化任何人包括先知摩西,默罕默德,阿里,伊玛目,什么“真主”在人间的代理人事实上与罗马教皇一样荒诞无耻。这是一切宗教冲突的根源!各个教派,宗教都可以宣称自己才是“上帝(“真主”,造物主)在人间的真正代理人。矛盾和冲突就此开始了!浩瀚宇宙,以及人世间的万事万物,包括我们每一个人事实上都是造物主在物质世界的各个层次的彰显,都具有某一种属性的代表性。造物主才是造物主。人就是人,
物就是物。各从其类,根本没有什么“人”或者“物”的神圣性, 和造物主与被创造物的可交换性。

所谓,亵渎神灵法,才是对于神灵的真正亵渎。 一个人如果亵渎了神灵, 事实上只有神灵真正有权力惩罚和仲裁 “亵渎者”。
(1)   
如果神灵不惩罚和仲裁。
 
·        
说明根本没有这种神灵存在。 所以,根本没有亵渎一说。
·        
神灵能力不够,惩罚和仲裁不了。难道神灵还比如人的能力吗?
·        
如果神灵原谅,饶恕和容忍。我们信仰的神灵都能够原谅,饶恕和容忍,难道我们为什么不能够?
(2)   
不信任神灵和造物主的存在,才出现政府取代 “真主”和造物主。

(3)   
把人自己,或者 政府 当成为 神圣 造物主才能够有 亵渎神灵 “法律”。

任何上述行为,都是对于 “造物主” 真正的 亵渎。 一个创造宇宙万物的造物主还需要通过偶像化的人们,或者偶像化的政府来用法律取代
祂吗? 真正的造物主通过宇宙间自然运行的法则,一定会
惩罚和仲裁一切亵渎者。
            穆斯林兄弟啊,我们要警醒地区别真正的宗教信仰和偶像崇拜。现在,伊斯兰教变得越来越 僵化,开始失去了早期伊斯兰教的生命力。僵化的表现就是 “外表现强硬”,“内部脆弱而敏感”不仅仅与伊斯兰外部世界 融合沟通困难。 而且,伊斯兰教各个派别之间也 冲突不断。理性,包容,爱的价值观正在逐渐流失,取而代之的是伊斯兰教各个派别之间的隔膜在增加,伊斯兰教与其他宗教派别之间的仇恨,矛盾冲突在上升。这是一些是值得我们应该注意和重视的现象。
过去造物主对于穆斯林信徒有更加多的关爱,娇宠,超过于对基督徒,犹太教徒。例如,在《古兰经》24章30——31节说:“你对信女们说,叫她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饰,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们用面纱遮住胸膛,末露出首饰,除非对她们的丈夫,或她们的父亲,或她们的丈夫的父亲,或她们的儿子,或她们的丈夫的儿子,或她们的兄弟,或她们弟兄的儿子,或她们姐妹的儿子,或她们的女仆,或她们的奴婢,或无性欲的男仆,或不懂妇女之事的儿童;叫她们不要用力踏足,使人得知她们所隐藏的首饰。信士们啊!你们应全体向真主悔罪,以便你们成功。”
不是因为所有天下的所有女人都必须应该盖住她们的全部身体。而是为了更好的保护
穆斯林男女信士。尽量减少和降低 “性和色”的“诱惑”和“挑逗”而产生的堕落和犯罪。这种要求等同于要求真正的“佛教徒”必须在与世隔绝的“寺庙”,降低世俗权力,等级制度,金钱和美色的诱惑。如果他们信仰内心的力量足够强大,对于“性和色”的诱惑无动于衷。这些更多的保护就不是必要的。异性盖住她们的全部身体本身不是人类信仰本身核心的需要。

这些是由于我们人性中的脆弱不足,由于本我意识中的“软肋”和“痛点”的存在。某一些人的人性方面经受不起这样的的异性环境“诱惑”和“挑逗”的后果!
但是,对基督徒,犹太教徒的教义中就没有这种更严格的要求。然而,不是因为穆斯林信徒就要高人一等。造物主最终会对于所有信仰平等对待和平等要求。而穆斯林世界正在重复中世纪罗马天主教教皇的僵化,犹太教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自负和高骄。像犹太人把“摩西”神圣化,
天主教把“教皇”神圣化一样正在把 默罕默德,
阿里,伊玛目,哈里发,阿亚图拉神圣化,教阶和等级制度的倾向性。
 
当然,任何不幸的事情的发生都是两个方面的。日德兰邮报穆罕默德漫画是触发事件外部的“诱惑”因素。美国在阿富汗的一名士兵故意脚踢古兰经;审问官脚踩古兰经;以及在一本古兰经内页用英语书写一个淫秽词等。这些做法极端错误的,也是故意“诱惑”和“挑逗”,违背对信仰自由的尊重,是事实上的违法行为,
这种信仰歧视与种族歧视等同
。是仇恨的“诱发”和“挑逗”者。
正如我在前面一篇《捍卫“真理”不应该通过用暴力手段》文章讨论那样。偶像崇拜腐蚀真正信仰的机体, 成为寄生于宗教,科学,社会机体的大肠杆菌一样。 这些偶像崇拜的大肠杆菌的幽灵随时随地 寄生于 人类信仰的灵魂(如来藏里面)。 成为人类灵魂深处潜意识中的“软肋”和“痛点”或者 触发到“暴跳如雷”失去理性的“按钮”。 这种偶像崇拜 能够制造 各式各样 的仇恨, 愤怒, 暴力和恐怖主义的群体事件。破坏社会的和平和安定。
我这里并不是否认 像老子,孔子, 摩西, 释迦摩尼,默罕默德这些伟大人物对于人类进步的伟大贡献。但是,人类永远不能够神圣化 成为偶像。 而且,我们人类可以把自己的家园建设得更好,让各个宗教,思想, 文明和文化 和睦相处,自由发展。捍卫“真理”不应该通过用暴力手段,而是要在理性和文明进步的过程中完成。
 

事实上,如果中国历史如果没有“文人相轻”的恶习。今天的中国哲学和中国文化成就应该远远不会就这一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陈和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色的小溪' 的评论 :
言之有理,像胡适,陈寅恪就这样的人,在中国人中比较少。
蓝色的小溪 回复 悄悄话 拜读了全文,虽然只能理解大意,但也能窥见独立思维之一斑。难得。在中国也不都是文人相轻,胡适,陈寅恪就是列外,但他们就像流星一闪而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