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丑女相男(123)—— 日子还在继续 (结束篇)

(2018-12-02 14:14:12) 下一个

年轻女人与母亲攀谈了两句,便匆匆地撇下了母亲和儿子赶进了家门,屋里正坐着一个男人,虽然早已经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但苦于自己手中有活,外面又是在谈论自己的话题,虽然他很想一下子推开门帘走出去,但还是止住了。

他抬起那张还残存着稚气的脸庞,脸上还隐约的能够找到几分的躁动,那是听到她们谈话之后所表现出来的些许羞怯反应。他慢慢的剥离着韮菜上的黄叶。心里则盼着自己的要等的那个女人快点进屋。终于他脸上露出了舒润的微笑。

“项辉,不是说晚上才到吗?怎么半截就突然跑过来了?”

年轻女人一边嗲声嗲气的“抱怨“着,一边在他故作镇定的脸上亲了一下,男人收到了热吻,心里甜滋滋的,好像这一霎那间所有的等待都得到了回报,一个甜蜜的微笑绽开在了那张黝黑的又富有弹性的脸上。他喃喃口不对心的回复道:

“这趟活正好顺路,所以也没有给你打电话,就直接开过来了。”

“那让我猜一猜,到底是你的车让你直奔这里的?还是你的心命令你过来的?还找那么多的借口干嘛!就干脆说你不想我,不就成了吗?”

年轻女人也接着他的话,好似“认真”了起来,故作生气的责备了起来。这一说把那男人藏在心窝子里的话给倒逼了出来:

“你把那个不字去掉行不行?不想你,怎么这车就像安装了遥控器一样,从海淀黄庄一路向南,到了这里我才知道,我的目的地好像总被遥控了似的。现在连这车都已经让我训练出来了,一进府右街,油箱里的油就告急,原来它早知道我的目的地到了,它也该停下来喘口气了。”

这一说让那年轻女人心花怒放了。但是嘴巴上还是不忘给他热乎乎的话扑上点冷水,为的是让他把这话今后细水长流的慢慢吐。

“项辉 我怎么觉得你这张嘴都快达到我妈的水平了,是不是你今天在哪里又喝了二两的蜜才过来的?不过 本姑娘也是个挺认真的人,考虑到你认罪态度好,所以便照收不误了。”

直说坐着逗得摘韮菜的男人脸上又露出了腼腆而又开心的笑容,年轻女人才停住了嘴巴。

这一对相爱相依的年轻伴侣正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相男和他认识了一年有余的新男友,出租车司机项辉。俩个人自从去年初夏相识之后,由于受制于自己的现有条件。相男本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但是偏偏感动了老天,有心来作此媒,创造了一次恰到好处的机缘。所以才有了现在甜蜜的一对。这次机缘大家也并不陌生。就是与那套房子关系的故事。

通过项辉哥哥的支持和配合。相家很快把自己家现住的房子做了抵押,也很快地把六十万的现有资金变成了两处的房子。而且这房子还是处于北京城的中心地带,西城的府右府和离府右街不远的丰盛胡同。而且还是两个独门独院的房子,虽然还凑不够四合院的阵式。院子也不是很大,但是这独门独院,已经夯实了它的独特魅力。还有升值空间…… 

这一切也是相妈的初衷,不与别人“分享”它的价值。只与自己分享它的真实拥有。

现在这两处房子经过了一年多的装修改造,其中的一处已经完成了它搬家筑巢的工作,另外一处房子相妈把它按照外面的行情出租了出去,相妈觉得这是一举双得的事情:一来可以缓解一下货款带来的压力,二来也可以慢慢的等待着升值空间的到来。

现在相家上下一扫以往的阴霾,尤其是相男与出租车司机的关系定了之后,相妈和相爸更是喜上了眉梢。心里头压的一块石头总算平安落地了。相家人现在的生活就像这七月的芝麻花一样,不开是不开,一开就是节节攀升,步步登高呀!

相妈自不待说是全家的功臣,喜运和财运接踵而至,所以嘴巴时常高兴得忘了合上。相爸自是严肃了些。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自从买了新房子也搬到了新家之后。相爸就自己给自己增添了一份新的工作。家里已经有了一份【北京晚报】还嫌不够,又马上订了两份【北京日报】和【北京晨报】才算罢休。每天的任务便是在报纸的犄角旮旯处寻找买房的新信息。每天戴上老花镜一看就是一个大半天。寻找着有什么急需要房又出手阔绰的买主,希望把另一套房子买出,也能够卖出一个好价钱来。相妈一看到老头子又拿起老花眼镜来,总是忍不住一阵的奚落:

“那房子存在手里压不断你的脊梁骨,它存在手里,只能让它更有份量,我说的话你总是不信,要是它能存在手里二十年之后再卖,你就只剩下偷着笑了。”

“女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那房子是压不断脊粱骨,但压在心里太久也不行呀。它总规是块儿心病不是。那万一没人再租了,这房子一时半会的又租不出去,别说时间长了,就是搁上它几个月,那得要多少利息付给人家银行呀。再往长的说,如果一年两年的都租不出去,我看咱家又打回去了解放前。”

“回到解放前又有什么不好,顶多咱们就是再重新开始吧。你也不抬头看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如今都是千禧年了,你还抱着老黄历不放,你看了半天的报,也没有看出个明堂来,难道不知道现在的房子又有了一个新名词吗。那叫不动产投资,仔细琢磨一下这里边的学问吧!即然是不动产就得要长期投资。就得存在手心里,捂到手心发热了为止。这才叫报上说的投入与产出的关系。依我看还要再加上一条,这是老天让我们搂着金条睡大觉,醒来……”

相爸一看老伴说话卡了壳,像抓住了什么把柄似的,急忙问下句:

“醒来… 怎么样?只怕连黄瓜菜都凉了。”

“醒来嘛!那自然是钱多万事圆了。”

“那好!那我就依了你的话。还要再准备下来一瓶酒,等着你这天上掉馅饼吧!”

相爸说着说着把自己也说笑了,一来这个家不是他说了算的,二来老婆的能干不是他嘴上夸夸就算了的事情。而是从心里早就翘起大拇指了。所以一切都听老婆的吧!反正自己也是听惯了。这条熟路自己走的很顺便,而且也算轻车熟路走惯了。也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百分的另一半,只有相依相守的两个人。

太阳落了山,小院里沉淀了一天的喧哗和骚动,一片安详和宁静,一轮圆月正冉冉升起,那银色的月光穿过几丝儿羽毛般的轻云。洒落在静谧的小院里,柔和似絮。月光的清辉,微风的轻拂,此刻都显得那么的贴切,那么的温馨。就像相家此时正在过的日子一样恬静 怡然而又爱意浓厚。

 

            【全文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蝉衣草_89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若妖' 的评论 : 谢谢妖妖!你的【梦里梦外】估计也有百万字了,佩服!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贺喜蝉衣!大功告成!希望我的也尽快收官!
蝉衣草_89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谢谢狮子鼓励!你那篇也过了二十万字了,娓娓道来,有声有色,加油!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恭喜蝉衣《相男》完篇。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