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丑女相男(117)—— 姐弟恋

(2018-11-19 15:22:26) 下一个

当那男人听到不知所措这个词的时候,眉头往上挑了挑,可是当听到无关痛痒这个词一出口,他本来渐渐饱满起来的心情开始显现出来了一些不安。向上挑的眉头又复回了原位,而且还要更低。喃喃自语道:

“无关痛痒?是说我吗?”

接着又抿着嘴淡然的一笑,自己给自己解围道:

“最好不关我的事,否则的话还没有开始就先判了死刑,连死缓的机会都不给。你说这人可多冤枉呀!”

“冤枉不冤枉不是你说了算的,如果要我评判,那你老实告诉我,你的车停在雨中就为了等我吗?”

“刚才不都坦白了吗?再说可就是瞎话了。”

“那你怎么知道就在这里可以等到我,关于我,你是不是知道得更多?”

男人嘻嘻的笑了两声,算是默认了相男上边的话,但是并没有深言到底知道关于相男的有多少。”

在这默认的同时,两个人像是明白了更多的东西,都开始不说话了。空气中有一股空气慢慢的流动着。是一种寂静般的美好,而且又凝结着一种潜心的紧张。

车子还在徐徐的前行,相男在那男人的旁边,在沉寂中她分明的感受到了坐在驾驶位置上的他的呼吸。那不正常的短促呼吸,其实相男的心里也不平静,但现在又苦于找不到适当的话重新开场,所以现在只好让呼吸的对流传递着俩人的复杂而又躁动的心情。

终于到了一个红绿灯处,大雨已经渐渐变成了小雨,那个男人把车穏稳的停在了红灯的路口,他开始慢慢的扭过头来喃喃的开口道;

“以后要是再赶上这么大的雨,你一定打电话给我,让我来接你回家。反正我的车这时候也是闲着。”

相男感到一股热流袭上了胸口,自从张树死了之后,随着儿子的出生及家庭遭受的一系列的变故,她已经习惯了任何事情都让自己瘦弱的肩膀独自面对扛起,更确切的说她已经把这种忍受变成了一种被迫承受的习惯了。时间己经慢慢的把她打磨成了一个铁人,一个彻彻底底的女汉子。对于这种呵护和疼爱的声音许久已经陌生。现在当她听到这样亲切的声音送入了自己的耳畔。虽然一股热流袭身,但是心里还是不自觉地产生了许多疑问来,自己是一个单身母亲,而且自己的相貌连平平都算不上,也就是说自己并不是男人们追逐的对象,而眼前的男人个头虽然并不高,但是从嘴边上挂起的笑纹来细看,他应该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单身汉,而且肯定年少于自己。他可以有大把的时间把眼光放在那些还处于未婚,而又长相俊美的姑娘身上。而她在这些男人的面前又算个什么呢?为什么他偏要对自己讲这些话,这话他应该知道意味着什么,今后又该开始什么。想到这里,她开始不舍的收起了刚刚的好心情,扭过头来拉起脸来认真的开始质问起旁边的男人来:

“你为什么突然要对我讲这些?你应该知道这些话的重量,不是随便就可以讲出口的,如果你还是这样子想,那么我就要再问你,你究竟对我有多少了解?”

没想到她的话音刚落,那个男人不再衿持了,也马上张口回应道:

“当然 虽然我对你了解的还不太多,但我相信我了解得已经足够。如果你在演唱的时候,认真的向下观察一下,我还是你的一个歌迷呢。我不光去过你工作的歌厅。而且还很喜欢你的……”

他想说你的声音,但还没有说完,就被相男抢白了。

“还有呢?关于我的身份你还知道多少?”

相男想听到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自己最不愿意触碰的东西。虽然不太好,但毕竟属于自己。属于自己的过去。而且还有自己不可能割舍的未来。”

“我还知道你是…一个单身母亲,孩子的父亲已经不在了人世……”

“那你还不快离我远远的,别让我这样的女人玷污了你的生活。”

听到那个男人的话相男本该高兴才对,因为他已经了解了自己最为脆弱的部分,而且还是选择了没有后退,还在不离不弃追求着自己,可是她就偏偏高兴不起来,长久以来她对于爱情已经慢慢的生疏了起来。直接的理由便是儿子尚小,需要自己独自抚养。而且…几年来街坊邻居不是没有张罗过,让她感到最难为情的还有,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成为了离过婚而且又带孩子的男人们的接盘侠。而自己并没有作好一个当后妈的准备,所以几次之后,她便自己把自己丢进了垃圾桶。感情的大门让她再次封闭了起来。现在面临着这个年轻的出租车司机,她长期以来形成的固有的自卑感又使她自相矛盾的排斥了起来,开始不自觉的后退了。

“我知道今天你又在这里唱歌,正好又下起了大雨,所以我就…一直等在了这里。”

那个年轻的出租车司机并没有理会相男的怨气,还是接着自己刚才的话讲述着,但是却变得更加小心谨慎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