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丑女相男(116)—— 不知所措

(2018-11-16 09:12:41) 下一个

相男上了车并没有马上回答那个男人的话,而是不紧不慢的想着心事,她好像是在刻意让自己跳动的心找到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停靠点,只是这个停靠点在她躁动更多于不安。她把沾着两滴的头发向后理了理,然后开始扭过头来看着身边的男人。脸上平静了很多,被几滴雨水洗过的脸上隐藏不住几分的受宠若惊的兴奋,她开始把语调拉慢拉长,几分柔性穿过她的吐出来的每个字中:

“你… 怎么会在这里?深更半夜,你…怎么还没有收工?难道…”

她想说难道是在特意等我,但她并没有信心把余下的句子补全,因为连她自己都不会相信,等我意味着什么。可是在滂沱大雨中哪有那么多恰巧的事情。于是她又想说:你可别告诉我,你是恰巧路过这里,在雨中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情节。可是这个美字连自己都不好穿过自己的嗓子毫无遮拦的吐出。

“难道…我就不能在收工之后,自己开自己的小差吗?难道…我就不能一个人在大雨中等待着什么人吗?”

他也变得矜持了起来,就是不愿意把他要来这里的秘密全部吐出来。相男心里咯噔了一下,她是不是在等自己以外的什么人?还是……她多么想让他把什么人换掉,然后扭过头来深情的望着她说:夜深人静滂沱大雨中,我只在等待一个人。对!我就是在等你……

有一种落寞悄无声息的掠过她冰冷的脸庞。于是嘴上开始酸溜溜的故作轻松的说道:

“你是不是等错了人?还是我上错了车?现在让我下车还来得及。”

男人还是没有作答,使相男又盯紧了一步:

“你是在这里等…谁呀?

“也许在这个大雨天,有人需要我…等。”

他喃喃的说着,有一股羞涩让他的声音变得很温柔。

相男还没有把这幸福的味道夯实,还是有些不自信的故意问道。

“是吗?另个人…也许还没有来吧?”

那个男人拐了半天的弯就是不把那层窗户纸捅破。

“你究竟在等谁呀?”

那个男人呑吞吐吐半天都没有正面回答相男的问题,这让相男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挑战,从小到大别看她长相不秀,但是自尊心却是极强,从中学到大学为数不多的几次恋爱,她就是心仪于别人,但也从来没有把丘比特的箭主动射出,都是男孩子主动追求她的。阳阳的爸爸张树别看住的不远,同住在一个小区的他,也是追了几个月才打动了相男的芳心,现在这个男人这种吐半句说半句的谈吐,让相男感到脸上一阵阵的冒热和心里七上八下的不舒服,她突然扭过头来对旁边的他语气生硬的说道:

“找个地方停一下车,你想下车!”

“别…别这样就下车,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在这里等你的。”

相男的语气坚定似乎也传染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几乎是一口气把话说完。语气即坚定又坦诚,让相男的心想躲闪都躲闪不及。使她失落的心又重新兴奋了起来。心里涌出了一丝丝的蜜味来,这甜蜜后面还藏着两个字叫幸福。可是这场面来得也太快了,快的她还在慢慢地消化着这突如其来的兴奋。可是声音却变得柔软了许多。

“是吗…… 我怎么觉得这个画面对于我来说太不真实了。好像这一切都是属于电影,或者电视剧里边的场景。就像我今晩上还哼唱在嘴边的那首歌一样。外面虽然下着雨,可是我的心如止水,那月下的窗口,还能如此的痴醉吗?”

“窗口…痴醉…说的是我吗?有些传奇的色彩。如果是个故事,男主角女主角都有了,那么第一场戏,就应该从这里开始。然后这还应该有个名字。也许在这场戏之前就已经有了它的名字了。”

“什么名字?”

相男故意故擒欲纵的问道,停下来自己反倒不说话了。

那男人面上含着笑,就是不说话,好像就是希望相男把这个名字补全似的。

“什么名字?你应该知道,如果你不说,我可要随便猜想了。那就叫不知所措和无关痛痒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