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丑女相男(109)—— 套路

(2018-09-28 13:33:19) 下一个

此时围坐在餐桌旁的人们看似平静,表面上大家好像是也相融为一致了,但此刻聚会的核心人物相妈这边的耐性却是像漏水的葫芦一样,嘀哒嘀哒地漏得心里没了底。虽然相妈并没有说什么,但却一点点的顶上了眉谷,相妈有一个特点,心里头有时能够承下一条船,比如说对上边的和对下面。相男的儿子阳阳就是骑在姥姥肩头尿尿,姥姥这是边也会耐着性子,等待着这个孙子尿完了,还得补上一句:“看看这两天这孩子肯定是着凉了,都把这孩子憋成什么样子了,”非但没有理怨,还得在心里心疼起孩子来,相妈的肚量要说小有时候也小,这也是妇人家活到这个岁数,岁月沉淀下来的糟粕之物,心里头爱犯嘀咕。本来刚开始相妈耐看性子听他说东道西谈古又论今,那是因为相妈认定这个男人虽然是一肚子酒糟,但谈吐不凡,气量也不俗。估量着这个男人的身后肯定有货真价值的东西,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浪费而过。这个男人说到现在还没有说到点子上,她开始对自己先前的看法产生了动摇。心里开始了犯空,她开始怀疑到底这男人后面的货是真是假?现在不用相爸着急,相妈也开始心里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扣,相妈又是一个憋不住心里的人,现在她把盘子往中间推了推,把手按在了桌子上,准备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大家在这里坐得时间也不短了,话也说得够几卡车装了,可是今天我们一家大小来,可不是闲着没事打着的来这里听你说这些话的,你也该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我看其他的闲话先搁一搁吧,咱们必须说点正事了。”

没想到这男人一听非但没有恼怒,反倒是绽开了腮帮子笑了笑,而且还马上有了行动,一边笑一边从怀里掏出来了一个长方形的塑料袋,那塑料袋里一看就是一件重要的东西,从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一层又一层的行动来看,一看就知道是件值钱的东西,相家人这时也开始眼睛发亮了,似乎也意识到这件东西应该就是今天要来这里等待的真货了。

待这个男人把里面的纸张全部的打开,印入眼帘果然不出大家的所料,是一张房契,上面写着这个房子的具体位置及房间数量及平米数,与那男人前面说的一致。而且最重要的是还写着房主的名字:“李春来”。

那男人看着相家人的脸色,马上明白了相家还有什么疑惑,又从他干扁扁的钱包里掏出来了一件东西,这是一张身份证,只是这张身份证与房契上的名字是一样的,都是“李春来” 。

他得意地翘着二郎腿,一边看着相家人从疑惑到释然的慢慢转变,一边得意地嘴角开始微微上扬了起来,

相妈对证了好几遍,从房契到身份证,又拿起来那身份证戴上老花镜眼镜前前后后的端详了半天,这才长叹了一口气,算是心里夯实了一些东西,总算是漂泊的心找到了岸边。

虽然是心里敞亮了很多。可是马上又有一团愁云涌上了心头。下一步呢,这可是一笔买卖,价钱直到现在从那男人的口中无论是广告上还是饭桌上还没有如实吐出,所以心里刚刚见了点儿光亮。现在又蒙上了一层乌云,这房子到底该是什么价在等待着他们,如果报出来的价格相家不能承受呢?哪地方可是寸土寸金在天子的脚下呀!到底又会是什么天价呢?

相妈正在犹豫,突然那边相男手里的手机响了,相男拿起了手机,一看号码是姐姐打来的,支支吾吾的不知是接还是不接为好,相妈一看相男拿捏不出的样子,便知道打电话是跑不出自己的大女儿相英。相英虽然回家的次数不多,但相家要拿出那笔压箱底的钱买房的事情,她也不光是了若指掌,并且也跟着全家人一起合计过,这会儿来电就是问一下进展到底如何?还是不是又遇到了什么问题了?

常言道酒是陈的香,姜是老的辣,相妈一看两个女儿不管是明的暗的,都在给自己呜枪开道,心里一股热流涌动了起来,眼前更是突然一亮,脑袋瓜则是灵机一动,一个主意便也产生了,而且正是时候。一边给女儿递了个眼色,一边伸过手来管女儿要手机,还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对女儿说道:

“看你拿着电话磨叽什么呀,咱们这边已经跟人家正谈着呐,而且人家也是这么有诚意,虽说是誉高招客远,物好价出头。但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吧。做买卖总得讲究个道性,咱们不能一边吃着碗里还一边看着锅里的,咱们总得按下心来先走完了一桩,再考虑下一桩的可能性吧,再好的房子也要先等一等呀。把电话给我。让我跟她说。”

相男也不是傻子,立即听出了母亲话里的套路,便也马上配合着有了反应,一句也没有多说,便把电话顺势给了母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