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丑女相男(108)——败家有如水推沙

(2018-09-24 17:38:55) 下一个

相爸担心的问题其实也在相男的心里徘徊,儿子说嗓子痒痒到底是真还是假?是不是又是为了逃课而找的理由呢?她虽然是竖着耳朵听着那边的故事,但心里边早己经把刚刚放下的心又抬了起来,多么希望面前这个说了半天还没有说到正题的人能够长话短说,赶快步入今天要谈的事情呀。没等相男有反应,相爸那边已经是再也没有了耐心,又急不可待地张开了嘴巴:

“清晨的粥比深夜的酒好喝,有时候忽悠你的人比骗你的人还会说,总是活在过去的人。就该记不住今天是何年何月,难道不知道吗?用昨天的太阳,晒不干今天的衣服的道理吗?还是让我再提醒一下你?”

那已经完全清醒了醉意的男人听到了相爸这番话,自是心里不是滋味,但还是強逞着笑脸,生怕自己又犯刚刚的错误,把一盘棋给打散了,把一桩已经向好的生意打发走掉,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份量,自己现在的处境跟落魄只差一道嘴上挑破了。

这男人本来长在正根上,家境虽然已经失势,但还是个挥文弄墨的知书达理之家,虽然自不能与明朝风光一时的李阁老相比,到了清朝已经走了下坡路,但基本上靠家产及积蓄还是能够在街坊四邻德隆望尊的,到了民国时期对于清朝时期的房产进行了产权清理。同时对清朝所发的契证实行全面清理并换领了民国契纸。但到了他爷爷及他爸爸这一辈,正赶上了解放后,国家当时第一个动作叫征用,当时一解放,政府已经拿到许多前清及官僚的房屋了,但是还不够用,因此公怖征用私人房产。被征用的私人的房产虽然不多,但是都是最好最大的花园洋房。所谓征用是一钱也不给的,只是给解决房主的住房。过了文革之后,虽然等到了落实政策把没收的房子发还了,但发还的只是少了很多,大部分已被充公占用了,虽然家里重新有了房子,但他家兄弟姐妹多,老家儿走了只给他留下了这个只有两间北房的小四合院,虽说是有自己的小院,但是这小院即不四也不方,只是细细长长的一条空地而也,他年轻的时候时候结交了一些胡朋狗友,没有学会别的,只把杯中酒学到了手,老婆多次规劝不了,偏偏又赶上了几次打架动了手,醉酒之后的男人的手是没轻没重的,有一次甚至把妇人的门牙打出了嘴巴里,虽然过后是一阵清醒过来的求跷和认错。但人究经不起再犯。又一次打架之后终于把老婆和孩子彻底的打回了娘家,过了几个月他接到了法院的传票,老婆是彻底的铁了心净身出户也要离,只求快点离开这个酒鬼,甚至有今生再也不想相见之势。虽然他几次登门道歉求饶,甚至想跪地相求,但都吃了闭门羹。只得被迫接受了这个现实,被迫离了婚。耸耳一人酒杯相伴,成天漂泊在外,成了一个有家不想回的人。

男人有家不觉得好,到了没家的时候才知道了离开了那个温暖的家自己什么都不是,就像个孤魂野鬼一样的没着没落。离婚之后的他生活更是偏离了正轨,有两个银子的时候都让他交给了酒,他很快就得到了更坏的结果,饭碗也让他给喝丢了,现在酒量越来越大,酒精就像一个大馋虫一样的潜伏在他的体力,量少了还真不好打发自已的肚子,手上喝得已经叮当响了,常言道持家如同针挑土,败家有如水推沙,再好的家底也经不住酒杯里的大漏勺。有多少进去也都一点不剩了。家里头值钱的东西都已经一个不剩的都买光了,现在就只剩下了这个值钱的大件,这两间房子了,只是他现在不光酒杯要打发,自己的肚皮也要填饱,所以只能打起了这个房子的主意来。

“是呀!大哥说的全是正理儿,一说这些扇舌头的话就会收不住的,一不留神又穿越了一回,只是…这话又说回来了,虽说这风还是一样地吹。花还是一样地开。太阳也还是一样地照样升起。可是有些事情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他又把话给绕了回来,大家都知道下句什么话,该从他的嘴里冒出来,今非昔比,物是人非,看他混的这个样子又该…欲语泪先流了。惦记着书说到现在,怎么着也该步入正题了吧。

只是相色爸总是不解风情,又不差时候的插了话。相爸看自己刚才的话产生了效果,心中好生的高兴,便趁热又补了两句:

“人这玩艺儿,有的时候还真要拿捏好距离,如果你从80楼往下看,全是美景,但你要是走到2楼往下看,又是一个样,时间就是这样子,远看都是珍品,这珍品收藏好了就行了,也别存在肚子里太久了,因为它也不管吃也不管喝,就只管西北风往你嘴里送,知道吗?”

后面还偏偏又加重了教训人的口气,这让在场的气氛出现了暂时的尴尬,多亏相妈又及时打了圆场:

“常言道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我这里一直听得津津有味着呢,赶明儿有时间我给您做上一桌子菜,到我们家去说去。”

其实听话的人如果会听,一定会听出来相妈这是软面的叫停话,那人也不是没有听出来,好在正好得了这个台阶下,便紧接着相妈的话也说道:

“说的都有理!老话常说水暖水寒鱼自知,会心处还期独赏。嗨…我这人有时候嘴上就缺个把门的,这点陈仓烂谷子的事儿一说起来就收不住嘴,望在座的也多包涵了!”

这一通之乎者也的掰乎,让众人不得不刮目相看,不愧是书香门家溜达出来的人,就是走偏门没走了正道,说起话来是出囗成章还捎出一些经纶满腹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