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丑女相男(32)—— 母亲的脾气

(2018-01-02 17:10:21) 下一个

那李婶一看相妈不问青红皂白的翻了脸,这一点她显然是没有料到,所以一脸难堪也马上呈现在她那张早已被皱纹俘虏的瘦尖脸上。鼻子都快气歪了,嘴巴更是一阵的上下颤跳着,气的一时竟说不出个话来。

相男知道母亲的脾气有时候上来是没边没沿的,是关原则性的事情,母亲的反应总是让人感到有些惊愕失色的。做女儿的至今还掌握不好分寸。

她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因为回家太晚了,便撒了个谎。没想到这小孩子不成熟的谎话,那里跑得过母亲的火眼金睛,她只记得母亲当时气得两手发颤,来来回回的在屋子里走过来又走过去的。突然手起胳膊落咬着牙根一个嘴巴子扇了过去,她躲闪不及,一下子撞到了客厅过道的一个五斗柜的犄角上,头顶上至今还残留下了一个永久性的纪念。

事后母亲看着她头顶上的伤口,知道自己出手太重了,便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泣了起来。直到第二天,看到她的伤口再没有什么利害关系了,这才把相男叫到跟前,告诉她为什么打她;不是嫌她回家晚了,也不是嫌她忘了说了。是因为不能容忍,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孩子,刚刚脱掉了开裆裤,什么也没有学会,却学会了撒谎,母亲说无论是任何时候或者任何事情,妈妈不怕你出错,也不怕你把事情搞砸。只要你做到实话实说就好,她都不会怪罪的…… 又说撒谎是无恶之源,一个还没有见识过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小孩子,在一张白纸上,却第一先学会了眨着无辜的双眼,先骗起自己的母亲来了。如果这口子要是开大了。今后你的嘴里就不会再有实话可说了,也许会得一小甜头,而最后会失去所有甚至自己。将来你怎么在这社会上立足,人的最基本诚信让你自己都给弄丢了,诚信是一面镜子,一旦被打破,你的人格就会出现了裂痕。你将来的人生也不会完整的。

所以严格的家教,使相家两姐妹一直有别于小区里的其他孩子,一直是邻居阿姨和叔叔们眼中恭良且又不失有教养诚实的孩子。

现在见此状,父亲又不在家,家里没有第二个,可以说的上话的人了。相男只得连忙对李婶解释道;

“李婶这事就先不用您来操心了。东西我们先收下了,现在也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了,如果不嫌弃,要不然你在我家将就将就吧!”

本是几句客套话,那李婶便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的马上接住了,便又开了腔;

“相男 要不是冲着你,我才咽不下这口气呢!常言道:两军交锋,还不斩来使呢。这倒好,我绕到没听到过谢字,最后倒听到了滚蛋的逐客令。我本来是跟这事无关,就像那小葱拌豆腐,是一清二白的。现在倒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费劲巴力的是想你们两家别再这么僵持下去了。那承想倒成了这样!我这合得来吗?

“你不了解的事儿,就别跟着瞎掺和。拿了他家几个臭钱几句好话,就想到这里来和稀泥呀?你知道相男在张树走后是怎么活下来的吗?她为了要这个孩子吃了多少苦又受了多少的罪?还受了多少的委屈吗?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你一点都不了解。我要是你都不抬手接这个活儿。”

“得!算我今天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干。你也犯不上你这么急赤白脸的挤兑我呀!行了,我知道我今天点背儿,又不知道撞到了你那根神经上了。我这是搬起碾盘打月亮,不识一点轻重的算认栽了!”

母亲开始不说话了,也许她刚才的气有些缓过来了,也许是听到了李婶这算得上低头服软的话,心里开始产生了一种良心上的自责。现在她站在哪里不再言声了。相母虽是脾气大些,但是亏欠人的事情,她从心里是做不出来的,现在知道自己刚刚的脾气又惹了事,苦于没有台阶可下,马上认错自己又张不开口,所以只能让这尴尬的局面僵持在这里。一时间房子里竟陷入了一场神态不自然又有些难为情的境地中。

相男看母亲不言声了,知道她己经知道自己那拴不住缰绳的脾气又惹了事,现在便想着该是自己怎么来收拾这个残局的时候了。

那李婶看来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这相男基本上也明白,街坊邻居住了二三十年,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不能因为这两句话就像小孩儿过家家似的,老死不相往来了,这一点她觉得李婶心里比谁都清楚,所以她僵在那里不走的目的,也是给自己找一个可以迈的过去的台阶下,这样两家该是什么颜色还是什么颜色,以前该是什么样还回归到什么样来,基本没有把脸皮撕破。木匠拉大锯,有来有去,从前是现在还是。

相男灵机一动拉着李婶的胳膊说道;

“李婶 我现在是肚子一叫,里边的小东西又想要吃了,没办法!一个人现在一天吃两个人的饭量,所以三顿饭也就改成了八顿饭。我妈说你做的煎饼最好吃,别人闻到你摊的那煎饼果子的味道,就走不动道儿了。我倒是想领教领教。现在正好家里有现成的料,您教教我怎么摊,好不好?

说着也不看她的脸色,便硬拉着李婶进了厨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