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爱若指间沙 (14)

(2015-01-26 14:20:36) 下一个

 

 

当絮文与克劳斯争吵之后,并且在一怒之下而离家出走,时值冬季寒冷的午夜时分,正当衣着单薄的女人走投无路之时,走在街头絮文隐约地感到一辆车尾随在自己的身后,正当诧异之时,那辆车停了下来,从车中走出一个手中攥着东西的男人,缓缓地站在了她的面前,二话不说,把手中的衣服抖开,一边迅速而又直接地披在了絮文的身上,一边略带埋怨而又心疼地说道;“看看你,夜游神患者,找了你近小半个夜,终于总算让我找到了……你怎么能居然夜游到了这里,真险些找不到你,看看你穿得这么单薄,明天肯定会感冒的。”

其实大约在这个黑影从车上下来的那瞬间,絮文已经认出了是自家的奥迪车,而且当克劳斯走下来关上车门的那刹间,那熟悉的关门动作,再也跑不出是第二个人来,絮文想躲开,但是克劳斯的步步逼近,让她已经躲闪不及,只能呆呆地站着不动等待着他的走近,虽说是站在哪里被动的等待,而她的眼睛也配合着她的感觉,眼神故意高傲地瞧向别的方向,偏偏不往克劳斯走来的方向望去,而当迅速地给她穿上衣服的克劳斯的一句“穿得这么单薄,明天肯定要感冒” 的话一出口,她故作坚强的脸上和忍持了很久的眼睛再也隐忍不住了,泪花如水晶般的涌出,并且很快凝结在她快要冻僵的脸上,克劳斯伸手要抓她的手,她旧气未消的把手迅速地褪后,然后用略带赌气的口吻说道: “谁让你来的,你在家暧暧和和的多好呀,干吗在这样天寒地冻的天跑出来陪我一起来挨冻呢,这岂不是耽误了你的时间了吗?”

“文,不要说赌气任性的话了,赶快回家吧!有什么事有什么话回家再说好不好?”说完这话克劳斯便有些不耐烦的强拉着絮文的胳膊过来想往自家车的方向走去。

絮文迅速地把他的手扒拉开来,声音显然减弱了刚才的声调: “谁说要跟你回你的家,我在外面虽然是冷了些,而我的灵魂和思想是自由舒畅的,总比必须得生活在别人的影子里和管制下,体会不到任何自由的好。”絮文直视着克劳斯的眼睛,语气中透着余气未消的辛辣和不肯罢休。

“那怎么是我一个人的家呢,咱们结婚了,那就是咱们共同的家,我不让你这么快去做那些个粗俗的工作,是希望你能集中精力学好德语,再说我的收入已经足够养活你及这个家,你又何必委屈自己去干那些不需要任何文凭的又繁重粗俗的体力工作呢?”

看着絮文脖子还是梗梗的,一点没有屈从认可的意思,他又接着说: “如果你执意要去,那张被你撕掉的通知单还保留在桌子上,只要你不后悔的话,但是这并不代表我的认可,我将保留我对这份工作的意见。”

“克劳斯我希望你明白,选择什么事情去做什么工作,那是我的自由,即使在结婚之后,这也是我最基本的人权和被尊重的权利,即使结婚了,也是我应有的自由和权利,咱们虽然结了婚,并不等于卖给了你,我也有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工作的自由。”

似乎体会到了一些来自丈夫的另类体贴,絮文的语气已经慢慢地降了许多,但是嘴巴里还是不忘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不要耍小性子了,明天我还要上班,工作上还有一大堆的事情在等着我呢!” 克劳斯说着说着真有些不耐烦了,过来一把拉住了絮文冰冷的手,絮文这次没有再反抗,也许新婚燕尔的她此时真的意识到了明天克劳斯还要早早地起来去上班,况且这已近五个钟头的街头冷冻,已让她的手和脚的反应有些迟钝了,她慢慢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一个耐受的极限了。

恰在俩人走近车的功夫,突然从远处急驶过来一辆开足了音响的轿车,见到了一对情侣手牵手的祥子,车上的三个年轻男人,挑衅而又调戏伸出手来指着絮文乱晃,而嘴巴上吹出的刺耳的口哨声尖厉地划破了沉寂的夜空,克劳斯这下可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嘴巴里怒骂着追出了很远……

回到家的克劳斯赶紧给寒冻中的妻子在浴缸中放好了热水,并且还特意在水中放上了一些姜片和精油,催促她赶紧去泡泡,这样才能避免第二天感冒的发生,看着絮文已经在慢慢地脱衣服了,克劳斯这才放心地从浴室走出,并直奔卧室去放心睡觉了。

泡在温暧浴缸中的女人,经过精油和生姜水的浸泡和放松,渐渐地感觉到了全身的肌肉的疲惫和酸痛……意识到感昌马上就要缠身的她,赶紧找来了从中国带来的发散的中成药服下,这才把心安定在了家中。

当第二天絮文睁开眼晴的时候,床的另一边已经找不到克劳斯的身影了,睁开眼的她感觉到眼睛涩涩干干的,浑身充满了胀痛和酸楚,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头像燃烧一般,她知道自己糟糕地被昨晚的寒冷天气击中了,她巳经被任情的患上了重感冒。

而在这感冒之中的一次意外发现,又使她的人生遭遇到了一次新的考验……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精灵精灵 回复 悄悄话 克劳斯还是挺好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