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爱若指间沙(12)

(2015-01-23 15:54:33) 下一个

 

婚后的生活甜蜜而匆忙,克劳斯继续开始了紧张而又繁忙的工作,絮文一边继续着德语班的学习,一边寻找着在德国有什么适合自己专业发展的工作,不过很快絮文从这里的中国朋友处获知,中国的高等文凭在德国是不被认可的,就是她在中国苦读了六年的医学文凭,在这里也成为了一张没有用的废纸,如果你想在这里继续自己的专业工作,那你必须得再通过这里的国家认证的医学考试,只是这种考试必须全部用德语来进行的,这对于德语还停留在初级水平的絮文,只能是望而兴叹,遗憾自己无能为力了。

沉寂了几天之后,为了能够在这里继续自己的专业工作,一边学德语一边还在寻找机会的絮文,通过朋友的介绍找到了一家法兰克福的养老机构进行类似于护士和护理的工作,当她拿到工作的通知单,回到家中,仔仔细细细反反复复地看着这张小小的纸张,同时希望把这份消息尽快告诉给下班回家的丈夫,等待着和克劳斯分享自己在德国的第一份工作的兴奋和喜悦……

入冬以来德国下了场大雪,大雪飘舞了两天两夜,只见天地之间顿时白茫茫的苍穹一片,四周像拉起了一副白色的帐篷,纷飞的雪花让道路和树枝及草坪披上素洁的盛装。

克劳斯打着一把大伞回到了家里,絮文接过克劳斯手中盖满雪花的黑伞,赶紧放到了阳台上,看着克劳斯充满倦容的脸上,额头紧绷,两道黑黑的剑眉拧紧在一起,絮文知道最近克劳斯在工作中遇到了很多麻烦的事情,尽管他努力地去工作,但是许多东西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而他的顶头上司对于他的努力并不买帐和十足满意,这让这几天克劳斯脸上时时充满了愁容和烦恼,絮文希望把今天这个消息告诉给烦恼中的丈夫,能够转移一下丈夫几天来的糟糕心情,并且希望能够通过这个消息,冲淡一下工作给他带来的压力和烦愁。

当她拿出这张工作的通知书,晃动在克劳斯的眼前的时候,刚刚吃了饭正在慢慢地打开电视机的克劳斯,起初并没有注意到絮文手中的这个纸张,当絮文又重新展示在他的眼前,他才一边问着:“这是什么?”一边不紧不慢地从絮文的手中接了过来。

带着一脸兴奋等待神情的絮文,只见读着通知单的克劳斯的眉头越皱越紧,本来刚刚回来经过了点滴放松的脸上又重新拧紧了“这是什么?你在这里找到的工作吗?”

“是啊,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份工作,虽然不咋滴,但是总比一天到晚闲在家中好呀!” 看到眼前克劳斯的表情,絮文只能无奈地向他解释道:

“你要去哪里去工作,说不好听的,就是一个近似于清洁工人的工作,你知道你去哪里干什么吗,是给那些不能自理又不能行动的老人喂饭喂水,甚至还包括擦屁股!”

一脸生气写在脸上又不耐烦的克劳斯几乎是恶狠狠地吐出了后面的这两个字,

“那又怎么样,这只是我在这里的一份暂时的工作,只是希望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去接触接触社会,并且希望通过这个机会能够提高一下我的德语水平。”絮文知道这几天克劳斯的心情不好,不想让回到家中再增添他新的不畅,所以满腹的道理冲到了嘴边,也只能让它轻轻地吐露了出来。

“你拿着医科大学的学历,反倒在这里给人家去做擦屁股的工作,这叫什么,你知道吗?这叫不自尊!这叫不自重!这个脸你想丢得起,我还丢不起呢!如果有一天让我的同事们知道了,他们会这样地议论,我们经理的老婆不是什么所谓的医生大夫,顶多就是这里的一个大粪治理员!”

这句话把絮文惹恼了,她一把把那张工作通知单从克劳斯的手中夺了过来,然后把它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大声地说道: “我这份工作,一没偷二没抢,我是靠自己的双手劳动赚钱,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跟我没关系,我管不了别人的嘴,我也不关心别人去怎么议论,但是你这样说今天让我很伤心,你关注的就是你自己的脸面和尊严,你关心的也只有你的脸往哪里放,别人的利益和感受都被你远远地排在了最后面!”

说着她指着克劳斯的鼻子,气愤而又嘲讽地对克劳斯说道:“ 克劳斯!如果换个角色,假如你在中国找工作,凭你的中文能力,说不定连擦屁股这样的工作,你都找不到摸
不着呢,想找都也轮不上你呢!” 说完气急之下而又无处发泄的女人,又从桌子上重新拿起那张工作通知单,举在了克劳斯的眼前,突然气急败坏地把它一撕两半,任由这两片纸屑在空中做着自由落体,她看也不看呆立在那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克劳斯的表情,然后愤愤地转身甩门走出,很快地消失在了这所不平静的房子中……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精灵精灵 回复 悄悄话 。。。。。这两。。。。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