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爱若指间沙 (8)

(2015-01-18 11:49:31) 下一个
马上就要临近回程日子的絮文,又去商场买了几只Elmex的牙膏和几套雅诗兰黛的套餐化妆品,在收款台因为信用卡的事宜,絮文险此和那位满嘴涂抹着死耗子血,口中嚼着口香糖,又趾高气扬的收款员吵了起来,她装作听不懂英文,颐指气使地让絮文讲德语,要不是不想临走前惹出一肚子气来,絮文真想回训她,难道讲英语的顾客,就不能在你们的商场买东西了吗,这种傲慢又无礼的人,最好让她们的经理也过来看看,领教领教她的道行,那到时候她距离打着铺盖卷走人也就不远了,

傍晚法兰克福的街头,闪烁的霓虹就像是短暂的留给夜色中的笑容,充满了欢悦的溢光,和煦清柔的微风布满了大街上的每一个角落,拂在脸上的清风,恰恰送来的阵阵茉莉花的清香,让人觉得惬意安和,絮文想到马上就要告别了这座美丽的城市,心中不免留连之情轻轻地油然而生……

耳边突然想起曾经听到的一首熟悉的歌,好像很符合此时她的心境

莫非看到你嘴角上扬的微笑
让我想起夜已落下了帷幕
还是路边海棠花的清香
让我安闲地驻足
夜已渐浓,脚步已远

其实生命本身就是一场梦
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未完成的游戏
當满满的泪将要乾枯的那天
尚有淺淺的微笑
还有縷縷的清烟
……………

当絮文踏着傍晚的柔风,迈进家门的时候,家里看上去还是一片漆黑,克劳斯好像还是没有回来,她习惯地正要一边打开屋灯,一边脱掉外衣,正在她的手触摸灯的开关的时候,突然从屋内的紧里边飘过来一阵悦耳动听的音乐声,这声音如幽谷空灵飘逸澄澈,缓缓地沁入絮文的耳膜血液和意识中,它似乎从里间的客厅飘逸过来,絮文疑神细听是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许久没有听到中文歌曲的絮文,此时听到这首歌,感觉是那么的亲切入耳,婉转悠扬……

正在诧异间的絮文,走到了客厅的门口,慢慢地推开了半虚掩着的客厅的门,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屋内被一团团闪烁的温馨包围着,客厅的茶几上和两边的地板上到处摆满了着小小的蜡烛,更确切地说是码放好了的心形图形的熠熠闪光的蜡烛……

这时候克劳斯缓缓地从客厅的阳台上走了进来,走到刚刚进来的女人的身边,一下子握着絮文的手,深情款款地吻了这个还在疑惑和不解中徘徊的女人,然后他用一双含情脉脉又情意绵绵的双眼望着面前的和他在一起共同生活了近三个月之久的女人,没有说话只是在她的耳边细语了一句 “亲爱的,闭上你的眼晴”刚刚被吻过,嘴边尚有余温的絮文不知道什么事要发生,但是她清楚这也许是克劳斯今天准备的节目的一部分,只能顺从而又期待地闭上了眼睛……

当她睁开眼晴的时候,首先被一种沁人心脾的清香直袭她的鼻窦,克劳斯的胸前簇拥着一束用各种色彩鲜艳搭配着的盛开的玫瑰花,看到了眼前玫瑰花,絮文的心里也多多少少地猜到了眼前这个节目的主题,但是她还是佯装做不知道,用一种掺杂着兴奋而又疑惑的眼神看着克劳斯,激动地等待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文,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愿意在今天刚刚到来的38岁的生日之时,做出一个人生的重要的决定,那就是和一个女人毕生牵手,在今后的日子里共同风雨同舟,和衷共济,站在一起去迎接未来的生活”

絮文迟疑为什么自己竟遗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也许是这此日子奔忙于要回国之前的准备,太过于自己了,

她用一种深感歉意的目光望着面前的男人,可是脑子里又马上回到了眼前的主题,她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克劳斯接下去要说的话……

克劳斯似乎并没有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的小小的变化,又接着真诚地说道,

“我愿意用我今后的所有能量和我的未来去对一个女人负责,并且从今以后踏入我生活的新篇章,去做一个称职合格的丈夫”

他紧张地咽下了一口气,然后用一种急待和期望的目光对视着絮文 “亲爱的文,你愿意不愿意做我的女人,愿意不愿意接受面前的这个痴情的德国人做你的丈夫呢”

被感染和兴奋的絮文想用一个点头去迎接这个意外的求婚,但是矜持而又有些羞涩的女人,脑子里突然涌出了很多的,又许久以来遇到的而又来不及说的话。

她用有些凝重的双眸直视着面前求婚的克劳斯 “也许我现在的话是有些大煞眼前的浪漫风景,但是我还是要诚实地来问你 “你想没有想好和一个来自于异国他乡的女人,这个女人的身上没有流着日耳曼的血液,有的只有截然不同的文化和背景,有的只有迥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这些东西的存在你应该知道意味着什么,克劳斯对于这些你都深思熟虑过吗,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听得入神而又认真的克劳斯接下来的一番话,让凝重神色下的絮文的嘴角渐渐地露出了嵌着梨涡的笑容……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精灵精灵 回复 悄悄话 其实这个克劳斯人挺好的,只是他心里那么深的有着另一个女人,而巨蟹座女生又是细腻的,有些替絮文担心啊,不过絮文这个年纪,相信能把握好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