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爱若指间沙(5)

(2015-01-10 12:51:16) 下一个

 

絮文的觉被克劳斯的说话声叫醒,还处在迷迷糊糊中的新来咋到的女人,一脸的情绪,满腹充满怨气的牢骚发作之后,克劳斯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他从床上站了起来,脸一下子搭落了下来,带着一脸难看的怒气,理直气壮地面对絮文大声地说道 “正因为你存在着时差的问题,我才让你现在不要贪睡,攒着晚上一起睡,这样的话你的时差才能尽快地倒过来,否则你得需要更长更久的时间”接着他像是说给面前的女人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接着说道“ 说到在一起吃早餐,小时候我奶奶经常对我说,一家子如果不能在一起早餐,那么就不存在在一起的意义了” 说完他也不管絮文听后的反应和怎样消化这些话,自顾自地气呼呼地径直地走向客厅的餐桌……

絮文刚开始听了还觉得有些道理,听到最后,越听越来气,越想越想生怒,她感觉到克劳斯这后面的话,寻不到一点理所当然的理由,只能算是他们家里的生活习惯而己,各家有各家的生活习惯和方式,那我奶奶还说早餐可以不吃呢,为什么我偏偏就得服从你们家的生活习惯呢?再看看他现在强硬的立场,让她觉得真有些气不顺怒难消……

她正要起身,找他去理论,突然放慢了脚步,想到自己昨天刚刚来到这里,今天两个人爆发就战争,理智上感觉有些不妥,再细想想,前边那个关于倒时差的理论,也有他的一番道理,先按压住自己的脾气,且再看看今后如何发展和走向,

她按压住提到嗓子眼的怒气,拿着自己的衣服,缓缓地走到卫生间换上,又略施了些淡妆,走了出来,

克劳斯一直在餐桌旁等着她,咖啡和面包一样没动,原封不动地在那里摆放着,他则笔直地坐在桌前,气鼓鼓地好像又心不在焉地随便翻看着报纸……

絮文也是没有话地坐在了他的对面,板着个脸,看着对面的人,好像刚才刚刚按压下去的满腹的委屈,又被眼前的情景重新勾惹了起来……

克劳斯突然瞥见了走过来的絮文,也许是看到絮文如约来到了餐桌前,突然动情地伸过手来握住她冰冷的手,意想不到的语气也变缓和柔静了起来 “文,我刚才说的,真是为你好,也为了我们将来的共同生活,互相能够靠拢些,希望能够得到你的理解”

絮文此时闻到了咖啡的醇香和面包的香味,她现在确实感到饥肠辘辘了,从昨天下飞机后,她就没有进食,也许是饿过劲了,也许是昨晚上亢进的激情彻底盖过了饥饿的抗议,看来用这种方法减肥,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她不禁抿着嘴笑了笑……

看到絮文这一笑,克劳斯以为她认可和理解了自己的刚才所讲的话,急忙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右手不禁又拿起吻了起来……

他一边赶紧给絮文沏上咖啡,一边又赶紧把一块面包切下,送到了絮文面前的盘子里……

絮文看他忙前忙后地样子,显然感觉到有一股暖意淡淡的袭来,好像多少驱散了一些早晨起来的压抑和郁闷的情绪,也许是自己多心了,是否在匆忙当中有些误会他了,

想起临行前,父亲语气深长地拍着她的肩膀 “丫头,事事理解为先,相互体谅,忍终不悔” 也许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还太短,父亲的话是对的,理解为先,尊重为主,自己不要总是由着性子来,小事生烟,大事冒火,结果只能是误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下午克劳斯带着重新和好的女人,到法兰克福的歌德故居和圣保罗教堂及 法兰克福市政厅转了转,一边参观,一边听着克劳斯口若悬河地介绍着自己岀生和生长的地方,从公元前后这个城市的诞生讲到曾经在这里发生的几次战争,从文学家歌德讲到哲学家叔本华和阿多诺,克劳斯一直如数家珍地侃侃而谈,絮文跟着克劳斯也如同倘徉在欧洲历史文化的长河中,陶冶和感受点点滴滴在心头……

晚上回到家中,吃过了晚饭,絮文无意间观察到了一种状况,这个家里里里外外只有房间的一个角落摆放着他母亲的照片,而从这几个月频繁的联系中,克劳斯也从来没有向她提到过他的父亲,正在收拾桌子的絮文不禁歪着头问道正在看新闻的克劳斯 “克劳斯,你的父母还健在吗?他们跟你住在同一座城市吗?”

克劳斯显然并不喜欢絮文这个很正常的提问,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他并没有回答絮文提过来的问题,而是把电视的声音调到了最大频率,德国八点钟的晚间新闻立即充斥到了整个房子里……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精灵精灵 回复 悄悄话 一来就发脾气,这点不象巨蟹座呢:-),这两才刚开始就产生种种不和谐了,让人担忧啊。。。。不过也是,都年纪不小了,性格都成型也强烈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