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正文

烟雨茫茫湾水长-度假旧金山(1)

(2019-02-06 08:38:43) 下一个

这大概是元月里西海岸又一轮阴雨天气。恰逢纪念民权牧师马丁路德金(MLK)假日的长周末,一时兴起,利用这三天时间来一个 Staycation,用中文说就是在家度假,或还可以引伸为在本地度假。于是,数十分钟车程之外,正在烟雨笼罩之中的旧金山城,就成了当仁不让的选择。虽然可以声称旧金山湾区为第二故乡,也有人戏称这个第二故乡整个就是一大农村,但对我们来说,这乡下人去城里住上两个晚上,还真是头一遭。


旧金山海关大楼和海湾大桥 (The Bay Bridge)

周六上午10点,两人稍事整理,分别拿起挎包,背上双肩包,开车到了离家最近的地铁站,然后购票乘地铁前往旧金山城里订好的酒店。旧金山湾区地铁的正式名称是 Bay Area Rapid Transit (简称 BART,中文译为湾区捷运)。周末利用大众交通工具进出大都市,是简捷实用的方法,而且,BART每个车站的停车场在周末和假日是不收费的。

站台上,候车的乘客三三两两,有坐有站,有的还拉着行李箱,想必是去旧金山国际机场赶飞机的。上午的太阳倔犟地穿过厚厚的云层间隙,散射在冰凉的水泥站台上,残淡的阳光在人们的身后拖起长长而模糊的影子。站台上方悬挂的电子显示屏上,提示着地铁进站的时间和方向。

站台上的扬声器传来浑厚而机械的男声,报告下一趟车还有两分钟就要进站了。曾几何时,也常乘这趟地铁,对这个报站的声音是再熟悉不过了。BART于1972年建成通车,它跨越海湾的海底隧道至今仍保持着世界海底沉管的最深记录(埋在海湾水面下41米的湾底淤泥之中),不过它将于2020年让位于中国青岛胶州湾88米深的跨海地铁沉管隧道。

 
BART车厢,  Embarcdero 地铁站

上了地铁坐好,环顾车厢,周末乘地铁的人不多,诺大的车厢里显得空荡荡的,另一端的车门处,站着一男子,手里拿着一张纸在大声宣读着什么,看他那神情和听起来抑扬顿挫的声音,不像是个理智异常之人,大家也见怪不怪,谁叫自己生活在自由派文化的大本营旧金山呢。这条地铁已经服务湾区46年了,可以说是阅客无数,见证了旧金山近半个世纪的人来人往,虽然已有些陈旧,但仍旧对缓解湾区巨大的交通压力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388 Market Street, San Francisco (Embarcadero中心的群楼之一)

出了旧金山的 Embarcdero 地铁站,对面就是要入住的酒店。大堂的服务人员一看我们是Local,遂开玩笑说:看来你们是厌倦了湾区的交通了,选择住下来。我问她酒店顶楼的旋转餐厅还在吗?她说十年前就关停了,现在是酒店的 VIP Club,只对顶上几层的酒店客人开放。

 
大堂位于二楼,有一个硕大的现代雕塑,泛光灯在上面打出变幻的色彩。

由于去的早,酒店给了我们这两个“老乡”客房顶楼正对海湾的房间。打开阳台的移门,只见下方是旧金山海关大楼,大楼钟楼上的大钟清晰可见,它尖顶的旗杆上挂着星条旗,在西风下迎风招展。越过钟楼后面的海湾向前望去,湾心的珍宝岛 (Treasure Island) 郁郁葱葱,透过岛上的层层绿色可以看到海湾大桥新桥塔柱的白色顶端。在这个独特的视角上,我第一次感觉海湾大桥好像美女颈项上的一条钻石项链,蓦然回首,她是如此优雅地跨过海湾,可见大桥的设计独具匠心。

 
从酒店顶楼的VIP俱乐部看海湾大桥

 
珍宝岛远方的新桥白色塔柱隐约可见

 


铅灰色的乌云又一次遮住了原来就残淡的冬季阳光,远远望去,积雨云向水面上倾泻的雨水像一道幕布,将水天连接得几乎混然一体,可以用一首改动的古诗来形容:天沧沧,雨茫茫,风吹旗飘湾水长。茫然中,你有身处中国的烟雨江南之感。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eorgegan' 的评论 :

谢谢!
georgegan 回复 悄悄话 期待你的续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