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正文

西班牙自驾行漫记(10) 白城历险与直布罗陀海峡

(2018-08-23 19:12:50) 下一个

从塞维利亚出发驱车向西班牙最南端城市塔里法(Tarifa)开去。途中决定绕道去一个位于悬崖之上的白色城镇和古教堂看看,这个小城叫做阿尔科斯-德拉弗龙特拉(Arcos de la Frontera)。在南向高速上跑大约40分钟后,汽车在导航的指引下开上了一条双向两车道的乡间公路。路况不错,在丘岭间蜿蜒起伏穿行,可见成片的向日葵长满了山坡,金黄色的葵花均匀一致地朝着阳光,在蓝天白云之下显得天真烂漫。

我们顺着坡道把车开进了阿尔科斯-德拉弗龙特拉城内,试图按导航的指引开到那个位于峭壁上的教堂。结果在迷宫一般的单向街道里迷失了方向,只好在一幢古建筑前面把车停了下来,觉得下车步行就可以到了。为了不再迷路,我拿出旅游手册,翻到介绍这个小城的那一页,向两位在路边闲聊的居民问路,其中一位看了一眼书上的图片,又看了看我用右手食指和中指朝下作出的走路的样子,他双眼亮了起来,说着听不懂的西班牙语。只见他双手作出握方向盘状,口中念念有词:”Auto,Auto!” 然后转身指着右手边一条窄街的远处说:“Salida,Salina!” 顿时,我们明白了,开车也可以过去,过了前面的出口就是。向他们道谢后,我们把车开进了一条鹅卵石弄堂。不一会儿经过了一处稍宽的地方,再往前的道路夹在一个约有数层楼高的教堂石砌后墙之间,上面彼此间有飞拱相连。由于两座建筑之间的光线不足,显得格外狭窄,加上汽车开到那里时,警报器已响成了一片,仅凭肉眼直觉,感到无论如何是开不过去的。赶紧把车倒回到几十码之外的宽敞处,正想着是否这个租来的车尺寸大了,不能从此通过,一辆白色的箱形车开了过来,在我们的注视下缓缓地开过去了,一阵欢喜涌上心头,嘿,有门儿,他能过我们也行。为了万无一失,我们把两边的倒车镜折叠起来,小心翼翼地开车通过了这段有生以来遇上的最窄街道。经历了这个“惊险”后,在此停留的兴趣已大减,加上要在中午前赶到塔里法并乘渡轮去北非的坦吉尔,两个人决定立刻离开这里南下赶路。
 
      (谷歌地图截图)没有开车通过的经验时,从老远一看,就会判断肯定开不过去。

横渡直布罗陀海峡

到了塔里法,找到停车场停好车。这是一个距港口约5分钟路程(小跑的速度)的小停车场,位于一个高台上,地面是沙土地,中间停成两排,周围再停上一圈。负责管理停车场的小伙子十份友好憨厚,但是半句英语都不懂。我突然想起了手机上的翻译软件,打开App后,写上我的问题,大意是车可以停在这里过夜吗?只见下面的翻译窗口跟着出现了一段西班牙文。我把译文给他看,他顿时恍然大悟,接着,我把翻译窗口的方向调成西班牙文到英文,递给他书写。他也显得很有兴趣,大概这样与人交流还是头一遭吧。他很熟练地写好了,我一看,说是可以停车过夜,但是第二天早上要到9点开门,方能取车。并把岗亭上一张收费标准给我的看,一天最多收费为15欧元。

停好车,我们直奔港口,来到售票大厅时,时钟已指向中午12点,正午的渡轮已经在启动驶离码头。我们避开兜售丹吉尔团体游的人,径直走到售票窗口,在售票员的耐心解答下,购买了14:00去18:00回的当日往返票(每人35欧元),我们被告知,回程可以乘任何早一班的船回来。

在海关大厅经过查验证件和护照盖章后,拿到一张黄色纸卡,有点像中国的“入境卡”,填好后备用。出了海关大厅,约200码开外的码头停着一艘漂亮的双体渡轮。上船后在临窗的沙发椅上坐下,望着不远处山坡上的塔里法城,想想这就是欧洲的最南端,和非洲的好望角有异曲同工之妙,1000多年前,摩尔人(非洲穆斯林)就是从这里上岸,统治了包括西班牙在内的欧洲大部分地区达数个世纪之久。
 
      横渡直布罗陀海峡的双体渡轮,旅客中有的是摩洛哥居民,有的是去北非旅游的游客。

 
      塔里法港和背后的古城堡

 
      渡轮内部

 
      渡轮从塔里法港驶出,直布罗陀海峡风平浪静。

 
      渡轮准时启航,航程大约50公里,耗时约90分钟。

 

西班牙自驾行漫记(11) 北非“谍影”- 摩洛哥丹吉尓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6893/201808/29473.html

西班牙自驾行漫记(10) 白城历“险” 与乘渡轮过直布陀海峡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6893/201808/17439.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