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正文

刚出国去伦敦时的那些窘事儿

(2017-03-29 07:22:13) 下一个

一转眼,多少年过去了,今天,无论我们个人还是中国的发展状况都和过去不可同日而语,回想起来,还真有点儿不寒而栗。众所周知,刚刚改革开放的中国与西方国家在经济上有着巨大的差距,单就个人收入水平来说就相差数十倍。

当年怀揣从亲戚那里借来的120美元,心情忐忑地踏上英伦之旅,经历了几个人生第一次,第一次坐飞机,下飞机出关后,第一次坐出租车。第一次给司机"小费",之所以打上引号,是因为那小费不是英镑或美元,给的理由也并非是知道有小费这一说,而是出于感谢。那趟北京飞伦敦的国航飞机,中途停靠阿联酋的沙迦 (Sharjah),下机去礼物商店"观光"一番后重上飞机时,经历第一次被搜身(所有重新登机的乘客必须要经过搜身。以后再也没有机会飞那个航班,不知这在沙迦机场今天是否有所改变)。
 
沙迦国际机场 (Sharjah International, 图片来自网络)

 
今日的沙迦 (Sharjah, 图片来自网络)

在伦敦的盖特威克机场下了飞机,入关时,靠着护照上的英国签证和老板寄的文件,手续办得相当顺利。出了海关,取好行李,看着茫茫的人群,虽然老板信上说有人来接机,但心里还是没谱。正为如果碰不上接机的人,如何才能去报到而犯嘀咕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有位老者,头戴一顶呢帽子,一身呢装,手上举着不知道从那里的废纸箱上撕下来的硬纸板,看上去显然不是应有的长方形,而是狼牙锯齿不整多边形,不过,上面却醒目而又公公正正地写着我的汉语拼音名字,那之后也成了本人的英文名字。本着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古训",这个让外国人拗口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今。话又说回,后来在某些场合需用到"一次性"的名字时,也会送上一个朗朗上口的正宗英文名。现在想起来,那块儿硬纸板还真有点儿"现代艺术"的味道,要是收藏起来,该多有意义。

扯远了,还是回到盖特威克机场吧。我迎上去自报了大名,他显得一阵欢喜,匆忙收下纸牌帮我提了行李箱,领着我向大厅外走去。门外不远处,他在一辆黑色的出租车旁停了下来,打开了车门把行李放了进去。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大爷是出租车司机。
 
London Taxi (图片来自网络)

出租车驶出机场朝市区开去,一路上看到的建筑,觉的有些老旧,与想象的不同。进入市中心后,汽车停到了一个古色古香楼房的门廊下。司机跳下车,让我稍等片刻,他却消失在大楼的巨大玻璃门后,这个大门,我将在日后的两年里几乎天天进出。当时根本没什么小费的概念,坐在左面的乘客位上,我脑袋里想的是该如何谢谢这位司机师傅大老远的来接机,心想,总不能用那蹩脚的英语干巴巴地致谢吧。我灵机一动,有了,箱子里那些备用小礼品应该可以派上用场。趁司机还没回来的当口,我把后座上的行李箱打开,从里面翻出了一个精美的国产合装小礼品拿在手上。一切就绪后,我环顾四周,侧面的马路对过是一条偏街,街对面是几幢同样古色古香的住宅楼,当时并不知道其中的一个单元将会是本人往后两年的栖身之处。

 
Today’s London 【中间的河流是泰晤士河,下方正中是著名的伦敦塔桥(Tower Bridge),右岸上有围墙的建筑是伦敦塔(The Tower of London) 。图片来自网络】

不知过了多久,老司机回来了,我意识到他是去向老板的秘书"汇报请示"去了。我把那个小礼品恭恭敬敬地送给他,并报以诚挚的口头感谢。原以为我可以下车去报到了,可他说我已被安排到一个叫 xxx Hall 的学生宿舍临时住上几天,直到我的正式住处被腾出来。出租车在他的驾驶下,东拐西绕地来到一个院落里停下。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我在这个学生宿舍区的一个单间中,度过了最初在异国他乡短暂而又印象深刻的"学生"生活。

数月后,去拜访在伦敦一著名皇家学院读研究生的同学时,我向他提到老板派了一个出租车司机来接机。没想到他反应却是:"啊!还有人接啊!" 这时,我才暗叹,原来天外有天!时至今日,每每想起来,都对那位伦敦的老板心存感激,他不但让人派出租车司机到机场接机并预付了全部费用,还让秘书置购了住处的生活必须品。初来乍到,我几乎在零生活压力的情况下,在异国他乡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家宴' 的评论 : 谢谢评论!就像那首英文歌中唱的:"It's yesterday once more."
家宴 回复 悄悄话 似曾相似的经历,美好的回忆。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arkerspiece' 的评论 : 是的,谢谢评论!和您一样,怀念那些英伦时光!
parkerspiece 回复 悄悄话 你老板人不错,如此周到。想必是个没有架子,人品相当好的人。让我想起了我当年在剑桥的老板。也算是人生中遇到过的贵人。怀念英伦时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