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正文

北加州Mendocino的碧海风光与雾中浪漫

(2017-03-16 16:22:53) 下一个

对生活在加利福尼亚的人来说,干旱就像大洋彼岸的雾霾一样挥之不去。只有遇上去冬和今春那样充沛的雨水,万物得以充分滋润,才暂时驱散干旱缺水在人们心中留下的阴影。不过天气一天天变暖,加州的春色仍然会稍纵即逝,若不忙里偷闲外出看看,可得等到来年才能再领略一年一度的春光无限了。

作为美国汽车协会或AAA的会员,隔一段会有一期会员杂志寄上门来。翻开刚到的一期,有文章推荐北加州的Mendocino是春天的好去处,我和太太两人一拍即合,于是决定周末去走一趟。

周六一早,驱车穿过月亮谷(Sonoma)的葡萄园种植区,转入101州际高速北上。经过一段农业区和果树种植区的平川后,公路在丘陵地带蜿蜒穿行,两边多为葡萄园和偶而可见的酒庄。过了优卡亚(Ukiah)不久,汽车转入20号山区公路,翻越横亘在101州际高速与加州1号海岸公路之间的山峰。这条长30多英里呈东西走向的山间公路,蜿蜒曲折,在上山与下山的多处地方呈180度大回转,可以说是跑车爱好者“虐”车的好去处。末了,20号公路在太平洋岸边汇入南北向的1号公路。

沿1号公路南下约7英里,来到 Mendocino 镇上。这一带的海岸多为峭壁式,只有在河流入海口处才见到伸入海岸线的平坦沙滩。Mendocino 镇三面环海,镇的西部朝向大海的一侧,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被开启为岬角公园(headland park,岬角意为伸入大海三面环水的大片峭壁海岸) ,避免了人为的开发,保存了这段海岸独有的自然景观。

在headland park 拍到的海岸风光


 

自1916年以来,Mendocino 得天独厚的地理人文环境,一直吸引着好莱坞的制片与导演们来此拍摄电影和电视剧,像著名电视剧“Murder She Wrote” 等。

The house above in Mendocino is Blair House Inn, 是多集 "Murder She Wrote" 的拍摄景地

我们在镇上转了一圈,驱车沿1号公路北上,在Fort Bragg 午餐后,继续去“寻找”之前在网上订好的酒店。

汽车沿海岸公路穿过两处河流入海口,绕过一个大弯后,远远看见一个伸入大海中的峭壁岬角,上方平坦并有绿茵覆盖,一片矮松林中,几间房屋在松间掩映。根据车上导航图的判断,那应该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汽车顺坡而上后,视野豁然开朗。放眼望去,右前方是绿茵覆盖的山坡,山半腰飘浮着如烟似云的层雾,再上方的山脊生长着密密的红松林,前方的海岸平川上1号公路蜿蜒北去。

正是:

海天一色雾盈松,
峭浪堆雪峰半濛。
车碾玉带穿云过,
人踏花茵到仙蓬。

“Turn left",车载导航以委婉的语气提醒着。我把车向左开上与1号公路相连的沙石路口。入口处的栅栏门洞开,右首的牌子上赫然标有酒店的大名,没错,就是她,我心里嘀咕着。通住岬角处酒店的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沙石路。入口是第一道门,两边与铁丝围栏相连。大门处的地面是由8到10根直径约10公分(cm)粗的钢管组成。它们横架在挖出的地沟上,钢管彼此间隔有5公分左右,其功用是让欲闯入酒店的野生动物望而却步。。我小心翼翼地驾车驶入大门时,可以感到车轮碾过钢管的颤动。几百码之外,是一模一样的第二道大门,两边则是木质围栏。进了这道门,下了一个斜坡,便是包括酒店大堂在内由四幢房屋围绕的酒店大院,其地面由碎石铺成,大堂屋前的天然土台上长满了绿草和种植的水仙花,土台的一侧,一棵约10米高的迎客松傲然独立,与远处木栏外的草坪相趣生辉,向远处望去,便是有着“群鸥与白云齐飞,海水共长天一色”的碧海云天。我心里不禁叹道:这里三面临海,海岸陡峭,又依山傍水,绿草如茵,翠松棋布,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啊!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酒店房屋的外部,包括那条沙石路,没有任何柏油路面,一定是出于对海岸环境最大限度的保护与保存的考量,这或者是来自地方政府的法律法规,或者是出于酒店主人的环保意识,无论是哪一种,都值得肯定和赞赏。
 
停好了车,刚踏上车外的碎石地面,不远处站在大堂屋前的一对老美男女便主动向我们问好,互相寒暄后,稍经交谈才知道他们分别是东家和经理。

整个酒店的风格像一个农场,其实它就是于一年半前在原先的农场上建造的。由于整个酒店的客房仅有几处,我们入住的房间没有编号,是用那个原农场管家的名字命名的。房间内部崭新现代,装修和家具顺房屋之势而置,全木结构,连桌椅床头柜等都是由质地厚重的红松枝与木材制成。房间有一个侧门,通向围栏里的庭院。侧门上半部的窗户部分,可以向外推开,顿时,一股清新的海风加杂着水汽扑面而来。

开了一上午的车,略为洗漱,我们便倒头午睡,一觉醒来,海上和岸上已升起了大雾,打湿了车顶,地面和草坪。此时已到酒店的“Happy Hour"时间,两人穿戴整齐,来到对过一箭之遥的酒店大堂。这是一个很具特色的全木结构建筑,进门过道向左通向主客厅,厅中一个大壁炉里燃烧着松木块,发出劈劈啪啪的爆裂声。客厅面向大海的一面均为大幅的玻璃窗,窗边摆着仅容二人相向而坐的小方桌。窗外升腾的海雾,室内古色古香的大厅,暗淡的灯光,高高的屋顶,睁亮的红木地板,典雅的家具,别致的台灯,和那如精灵般闪动的烛光,构勒出一个舒适和优雅融融的空间。

一对老美临窗而坐,他们看似夫妻又像情人,在落地灯温和的光线下和桌上的烛光中,彼此面带微笑,窃窃私语,卿卿我我。两人手持斟有白酒的高脚杯,边饮酒边品尝放在桌上的小吃。此情此景,汇入到永恒的时光中,灵然想起辛弃疾的千古绝句,穿越油然而至:情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浪漫却在,灯火阑珊处。

大厅的另一端是主餐厅,餐桌可供8人进餐。与餐厅相连的是一个小厨房,里面炉灶,烘箱,微波炉,冰箱包括厨柜中的各式餐具等一应俱全,供客人自主免费使用,而给客人的正餐与点心饮料等,则由大厨在后部的厨房准备和烹制后,送到主餐厅的吧台上。

餐厅旁边有一楼梯通往二楼。二楼大部分不对外开放,有一个侧门通往一个高出二楼半层的高台上。高台的围栏中是一个hot tub。坐在其中,向西可眺望大海,向东则能仰望群峰。可以浪漫地想像:在黄花三月乍暧还寒的碧海边,在大海浪涌拍岸的涛声下,在扑面而来的春风中,在热浸肌肤的温泉里,一杯红酒在手,套用那句时髦的诗句来形容就是:"面向大海,春暖花开。"

我们在大厅中面向壁炉的两张沙发上坐下,工作人员遂即将长条茶几和小圆桌上的蜡烛点亮。我们取来吧台上冰镇好的葡萄酒(先白后红),就着香郁美味的Salami(一种经酵化后风干的牛肉或猪肉香肠切片)和小块奶酪,在轻松祥和的气氛下,美酒加咖啡,一杯又一杯,开怀畅饮。

依加州人的说法,海雾不是雾,那是海洋汽层(Marine Layer)。此时酒店四周白雾茫茫,随风涌动,窗外平整的草坪,向西渐渐消失在大雾里,仿佛延展到峭壁下那无边的大海之中。此刻,虽不能观赏到大洋上壮观的日落,却陡添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的闲情雅致。在这个远离人烟的地方,在这个云雾环绕的客栈,宛如置身于童话中的蓬莱仙阁。
 
于是我们夸下海口,每年尽量来此一次,品酒,观雾,看日落享受这犹如远上白云间的世外桃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