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玉米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关于打架(下)

(2018-06-13 23:57:06) 下一个

W建国与L建民性格迥然不同。W建国是个寡言少语的人,有点神秘感。他留级后就在我们班隔壁的班级,在学校每日都会与他照面,但我几乎没听到过他说笑,对他的声音印象淡薄。W建国打架风格也与L建民大相异趣,他不欺负无辜,不随便打人。但学校里常惹是生非爱打架的恶少都怕他。我们年级里那时有个外号叫“小梁逼”的留级生是个小流氓,经常欺负弱小,将人堵住翻口袋,把翻出的零钱或零食洗劫一空;他并且喜欢意淫,那时有个学生上面有三个漂亮姐姐,“小梁逼”每次翻完那学生的口袋抢走零食后,边吃截获来的零食边逼迫那个学生叫他姐夫,弄得那个老实巴交的孩子羞愧难当痛不欲生。那时学校里不少学生被“小梁逼”欺负过,怒火中烧,却都敢怒不敢言,因为传说“小梁逼”会使三节棍,打起架来三五个人打不过他云云。但那个“小梁逼”见到W建国俯首贴耳低声下气,他是被W建国打怕了的。

我曾经见过两次W建国打架,一次是与一个外号“赛老魏”的“单挑”。“赛老魏”是高年级的留级生,大个子,比W建国高出大半头,传闻是个愣头青,会当着老子的面揍儿子,老子在一旁看着气的吐血发抖,却拿他没有办法,因为上阵父子兵也打不过那个傻大个。但我看他与W建国对打时,他被打得满脸是血。“赛老魏”努力想要扭抱住W建国,嘴里说:我早就想揍你了。但他脑袋不停往后躲闪W建国的拳头。W建国打架时不说话,只管闷头打,一边摆脱赛老魏的纠缠一边一拳接一拳地猛击对方的脸,那打法颇似泰森的拳击风格,对方虽然身躯庞大,却招架无力,只有挨揍的份儿。另一次是与我的小学同学“大眼睛”对打,“大眼睛”我在其他文里提过,身手敏捷会打组合拳,能够把年龄块头都比他大的对手打得认怂讨饶。但他刚进中学时比较蛰伏,不显山露水。那次是在佘山学军,在打通铺睡觉的灰暗简易茅棚里不知为何事两人打了起来,两人从通铺上翻滚到地下,你来我往难分高下,泥土地的茅棚里尘土飞扬,用以铺通铺的稻草凌乱满地,三四个老师和工宣队师傅劝架拉扯之中频频误挨冷拳,后来好不容易将两人拉扯开了,大眼睛发狠说:你当我怕你,我TM揍不死你!W建国不接话,扬长而去。但第二天早上看到大眼睛鼻青脸肿,眼睛变成了一条缝,看不到里面的眼白和眼球,听与他们同睡一间屋的同学说,前晚睡到半夜,W建国一跃而起,如潘金莲闷死武大郎那样,将“大眼睛”捂在被子里摁在胯下猛揍,大眼睛佯装睡死,不做反抗,遂被揍成了那样。但大眼睛那顿揍也不算白挨,由于他敢于与W建国单挑对打,那以后便有了名,学校里的其他恶少看到他从此敬畏三分,不敢招惹。好像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去同麦克阿瑟干一架打个平手之后便扬名世界一样。

那么L建民要摆平W建国其结果如何呢?事实上早在我进中学之前他俩已见分晓。简而言之不是建民压倒建国,而是建国压倒了建民。尽管那结果仿佛使得L建民有点痛彻心扉,生出“既建民何建国”的沉痛感慨,但他还是坦然接受结果,没有如三国周瑜那样被气死,也没吐血,反而对人夸奖W建国说,那个“小邋遢”TMD比我厉害,打不过他。关于建民建国争霸春秋的具体过程我是后来一鳞半爪听我同桌的留级生“球鼻涕”讲的。“球鼻涕”留级前与他俩同学。据“球鼻涕”同学的叙述,其过程大概是这样的:最初是建民主动挑架,但打不过建国,无论徒手格斗还是棍棒板砖菜刀,打来打去都是建国占上风。后来L建民想算了,来个板门店停战协议得了,但建国却不干,见他一次打一次。L建民碍于面子,只好硬着头皮应战,结果每次头破血流终是打不过。后来据说还是那个会摔跤的“海棒”居中调停,说大家走到这一步都不容易,和为贵。又劝L建民主动服软以示诚意,才使W建国同意偃旗息鼓的。听“球鼻涕”说W建国那时身上总带着刀,腰上一把折刀,书包里一把菜刀。他嘴上不言,但默守“不先使用核武”原则,对方徒手他便徒手,对方操傢伙,或者以众欺寡,他就会“亮刀”。在附中的那几年,终是没人敢动他。此外W建国还有一与众不同之处是据说他数学学得还不错。

中学快毕业时,我去市里南市区跟一个武术老师学武术。那时深中三国水浒之流毒,以为世上真有万夫不当之勇这档子事儿,心想只要学会武术,放倒三五条汉子肯定不在话下。在那个老师那里认识了一个叫伟成的,是武术老师的外甥。那个伟成长我一岁,那时已工作,是街道房管所的一个泥水匠。他后来与我成了朋友。伟成是个有趣的人,喜欢翻字典,读过拿破仑传,又爱读毛泽东选集。他象棋下得好,能同时与几个人下盲棋,还让对手一个马或炮。伟成打架凶狠,曾经因为打架蹲过班房,比他年龄大的混混打不过别人时也去找他做靠山。他那时屁股后面经常掖着一把泥水匠的长柄工具刀,用以打架,上衣口袋里却揣着一本新华字典。那里的混混打不过他,又觉得他与众不同,有文化,便有几分敬畏他。伟成那时对我说,打架不靠武术也不靠力气大,靠的是魄力和意志,只要敢玩命,让对方觉得你不要命,还敢要对方的命。对方即便打得过你也一定会输给你。他给我说一故事,说他中学里最能打架的其实是个瘦弱的学生,有一回上体育课,体育老师想要当众教训整治那个学生,那个体育老师原本是体操运动员,身高马大肌肉发达,他一把揪住那个学生举起,使之双脚离地,警告他说不要不知天高地厚,这世界上能够教训他的人多的是。那个学生一声不吭,等体育老师松手放开他转身走开时,他捡起一快大石头从后面砸向体育老师的后脑,边上的学生惊叫,使得那个体育老师急忙躲闪,大石块从体育老师耳边掠过,据说那老师惊吓得脸色惨白,从此再不敢“教训”那个学生。伟成说打架是最小规模的战争,战争的一切规律都适合于打架,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不在于武器而在于人,打架也一样,决定胜负输赢的因素不在于块头肌肉力气或武术,而在于魄力在于敢玩命。学会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疲我打敌驻我扰的毛主席军事思想,具有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勇气,无论打架还是打仗都能无往而不胜。他那些话使我当时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到成年后还会想起,并觉得颇有见地。前一段时间读张爱萍将军儿子张胜写的《从战争中走来》,是张爱萍将军个人传记。里面提到张爱萍年轻时血气方刚也是能打架的人物,提条棍棒儿将一帮人打得落荒而逃。老实巴交性格懦弱的人不会玩“两把菜刀闹革命”,不会打架不敢打架的人八成不会是好军人。

中学毕业后,从前学校里的许多人物多不知去向。但知道上面提到的小流氓“小梁逼”后来死于车祸。还有L建民毕业后去了崇明农场,与同去崇明的我在田径队里的一个同学成了朋友。听那个同学说L建民一到农场依然习性不改征讨四方,有一回碰到一主儿说:我爸是高干,你敢打我!L建民哈哈大笑说:我爸是劳改犯,老子他妈打的就是你!(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华府采菊人 回复 悄悄话 那年头上海流行的是“撑市面”,啥人在哪一块地方是撑市面的,其他人要想挑战这个地位, 就得想办法“单挑”也就是和他“对开”,这就是“出道勿分早晚, 要看魄力大小”了, 博主说得对, 不是看”模子“大小, 也不是看打架技巧, 就是看谁出手狠胆子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