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现在和未来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正文

妈妈怎么办

(2018-09-12 23:25:07) 下一个

这些天,很发愁。
对于我妈妈,很担心。
怎么会这样?这个问题哪里都没有答案。
也许是人人都要走的一条路吧,衰老,糊涂,离去。
但我觉得我妈妈就是一个小孩子。终其一生,她就是一个固执的小孩。
她现在出现很多幻觉和被害妄想。到明年,也许她真的行动力丧失,再也不能出门。
回头看看她这一生,哦,不大半个生命,真的很悲伤。我替她觉得伤感。我老公说,其实大部分是她自己性格造成的不是吗。又说,其实她生活也不坏啊。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确实她从未缺衣少食,甚至多年来不需要工作。Dr. M说,你要清楚自己的界限,你不能对她负无限的责任。Dr. M问,你认为她爱你吗?其实我也知道,她不是太爱我。但也有一些爱我的。特别是这种爱不需要太多代价的时候,她是乐意付出感情的。

我妈妈真像一个被spoil的小孩。她的言谈跟行为,让她变成了一只刺猬。老公,兄弟姐妹,亲戚,都无法靠近她。她没有朋友。多年来一个都没有。最近的人一直是她的妹妹。然而现在也没有来往了。
我现在成了最后她信任的人。还有我老公,我老公的家人。这点联系存在着,也是因为我们离的远。他家人用钱做垫子,用礼貌做盾牌,哪怕是虚伪的礼貌和尊重。
然而这压力都在我身上了,我觉得我是她最后一个有些信任的人。该让她有些幸福。
可是她不会幸福了。她生活在焦虑恐惧重重防备之中。十年前她常说我爸爸有外遇,五年前她开始觉得我爸爸要害了她。现在她每天都觉得有人要伤害她,整个世界都砸在她的头上。她的兄弟姐妹,亲戚,都要害她。这就是为什么她的姐妹不再来往了。

我看到她觉得她很痛苦,然后我觉得自己应该为这种痛苦负责,应该想办法减轻一些这种痛苦。我们都想送她去医院,但她当然是不去的。她绝不会承认自己有病。

三年之前她过来,我们去海边,在一家店里,她拉住我,跟我说我爸爸如何在饭里下毒害她。
那时候我自己的生活已经累得要死,然后我觉得是他们的痛苦不幸的婚姻中的另一个故事而已。然而不。这次居然是真的精神失常。狼来了喊了这么多年,这次变成真的了。她有了幻觉,真正的幻觉。不是在编故事骗取人家的注意力了。
她的情况急转直下,很悲惨,真的是很悲惨的样子。现代社会中生活变成这样的人很少了。
然而还是没办法送她去医院。她也没办法跟其他人相处。一个人住了那么多年。身上都是尖刺。我爸爸曾经接她去,但是她骂他有病,条分缕析的分析他的病情。终究无法在一起。
我觉得她这样的情况,发生意外是迟早的事情。她自己一步一步,走到了社交的绝境,生活也快要进入极端的情况。
为什么?怎么说的清楚。也许是她多年悲惨到极点的婚姻生活。也许是她从出生就是一个不被喜爱的女孩,因为父母只是想要一个男孩。她是那个生错了性别的。也许因为她赶上了下岗的坏时候,二十多年无法工作。也许因为我逃避责任离家远走,没有长时间的,耐心的纠正她的心理问题。也许因为国内没有完善的心理医生机制,她无从得到帮助。我觉得发生在她身上的,最坏的事情,是她的婚姻。这个家庭可以说是扼杀了她一切关于美好生活的设想。我爸爸是个好人,但对我妈妈来说是最坏的坏人。因为他永远不会说好话。我妈妈是个不完美的人,我爸爸就永远盯着她那空着的半个瓶子。他真实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只是,他从来没有说过“好话”。他批判她的错误不遗余力。为什么?也许因为他深信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现在他们的婚姻终于从悲惨一步一步的走近恐怖。我爸爸怕了,说自己凌晨都睡不着觉。我只想说,太迟了。一切都太晚了。

而直到现在,我爸爸也没有那个本事送她去医院。甚至让她得到一些治疗的意愿都没有。只是要说,再等等看。
是啊,等等看,等到的一定是意外。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她精神症状加重。
她现在还是明白她喜欢我们,喜欢小孩。也许有一天,她也都不喜欢了。那一天来的时候,世上的一切她都不再喜欢了。也许她会忘掉我是谁。或者我做了什么小事触怒了她,认为我也要谋害她。

上次回国时,她跟我爸爸两个骂了好几天。那时候我只是心想,世事无常,你都不知道我们是不是最后一次见面。所以我什么都可以忍耐,没有顶撞他们,甚至好几天什么话都没有说,静静的让他们骂。那时候我想,每一次见面,我都会当成是最后一次。我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不管何时,如果我需要她照顾,她是不会做的。我小的时候曾经非常盼望能跟她一起生活。但也没有实现。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是每礼拜上六天学。每天自习上到晚上九点半。再后来就离开家念书,从此不再在家里长住。所谓她照顾我,其实是很少很有限的。我也知道因为她不想付出辛劳。可以理解。所以后来我们一切都雇人帮忙,再也没有麻烦过她。
但是我妈妈依然不开心,那么多年就是不开心。她这种悲伤好像一口深不见底的水井,一点亮光都没有。
现在她生活眼看就要崩溃,精神已经多半崩溃。不知是不是来日无多。觉得她真的很可怜。我想强制送她去医院。但是也许这么做了之后,她便不再相信我。也就是说,在这世界上不能相信任何人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又馨 回复 悄悄话 读来觉得理解,但也觉得难受,想叹息。
你做得非常好,愿望也很好。
只是因为“旁观者”那一点清,我认为,你不要对“给予”她幸福过高的期望了,尤其精神上的。她在那条继续糊涂的路上,无人能够拉得住她精神状态变坏的情形,所以,还是理性点从健康(不包括精神状态)的角度尽量照顾好她吧。如果她愿意独居,就让她独居吧,定时要个人(她可能信任的)去送吃的,或看看吧。她身体有病时再适时送医院吧。我担心如果她身体没其他病时,勉强她去住医院,反倒可能加快她精神状态恶化的趋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