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太極弦之上》 隨筆 雪冰 [第十章 - 西土上空]

(2019-07-20 22:44:06) 下一个

清醒,發現又穿了。判斷后知道,這次是魂穿。

因為我,正在飛。就如有了翅膀般,在天上飛……。

   方向不用把握,只要心念一動,是想往哪飛,就能往哪飛,看似真好……。

  可我的心卻是,滿滿的苦澀。人生若是,一切都是,被別人所控,即便封你為王,也不過是,傀儡的日子、傻子的快樂、多半是畫在墻上的餅,看着……!。

低頭看看;‘嘿!咋到處都是,外國風情……?’

确切的說,是泰國風情。到處都是佛像、塔廟、尖尖的屋頂、優雅的明黃、和在街上,身穿灰色僧服的和尚,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西土!,這是西土啊……!!。區域也太大啦……!’

我心里知道,弟弟子平住的地,離這還很遠,是在另一個區……。

這西土比泰國都大,聽說凡間每万人中,只能有一、二個人,能修進西土,可說是鳳毛麟角。

說起想修入西土,世人的認知,是有誤區的……。

1;想入西土,首先是要跪在佛前發愿。  

 

立誓;‘愿此生,往生西土,證三藐、三菩提’

(此就如,想加入中國共產党,想成為其一員的,申請書)

2;要施善、修身。

 

念一百句阿彌陀佛,不如,扶一老人過馬路,有效。空念經、宣佛號,是入不了西土的。

 

3;修入西土的僧人,不如凡人多。故地獄門前,僧人多……。

(因僧人的戒律太多,易犯戒)

 

在我瞎想中,看到了弟弟子平,已入西土,七年之久的子平……!。

我的淚止不住,滾滾而下。都說去了西土,當是,人間鷄犬升天的好事……。

可我唯愿家人,能不離、不棄,不在乎是貧窮、還是富貴,只愿想看,就能看到,此就是人生,最大的快樂、和愿望……。

我知道,這是小愛。是局、陷,于我一家人、不顧佛門大計的小愛……。

而佛們、宇心,則想的跟我不一樣。他們是要把,崩出宇心軌道的,所有光子(人),都帶回家……。

讓所有的兄弟,再聚一堂。不離、不棄、同生共死,以保證宇心的圓滿。

所以佛門才盡,億劫的努力,致力于帶所有人,回家的壯舉。以不到長城,非好漢的狂熱,嘔心瀝血……。

可我一直對此,是淡然的。我想,只要在活着時,能不歷分離,就是快樂的。

至于死后,是魂飛魄散、還是灰融宇空,都不重要。

也許就是我,這平庸的想法,才讓有人,想教育我不聽說,而讓我見到,去世的弟弟,以規訓我……。

‘子平,你這家也太大啦!,都趕上五星級賓館啦……!。

咋連厠所,都是大理石,這也太奢華了罷!,利于修行嗎……?。

不該是草盧、清風、郎月,餐風、食露嗎?’

我奇怪道。

‘切,那咋能印證,心想事成?,沒看過,對西土的描繪……’

子平笑道。

‘得,打住。你別說話,我自個看。我可不想,讓你語失、出錯……!。

哼!,知道不,這是有人看我,不是極渴望到這,才給我弄,這一出大戲……,教育我……’

‘你看到我,走時的接引使啦……?’

子平傷感道。

‘看到了。在你咽氣前,十分鐘。看到半空,有八個高大,身着灰色僧服的和尚,雙手合十,跟你見禮。

而你也升到空中,背對我,身着紅色袈裟,雙手合十,跟他們見禮’

‘是啊!,西土是我數世所求,今生,方才如愿……’

‘你是如愿,沒看我,和你二姐哭的……!’

‘往生西土、回家,是人最終的去處。姐,你該替我高興,人生如此,尚有何憾……?’

‘可姐憾。即相逢,何必相別兮……?’

‘來這,是天大好事,哭啥?,幼稚。姐,我就算是前站罷!,在這,等你們啦……!’

‘我們真的還會,再聚嗎……?’

我哭醒、回來了,可當睜開眼睛,淚又止不住,滾滾而下……。

‘子平,再聚,談何易……?。聚不聚,都不重要,姐唯愿你,前去,從此安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