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c 的空间

爱到深处,才明白“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正文

命运多舛

(2017-05-28 12:28:03) 下一个

 

   在纽西兰,有一天,我家来了一个稀客--雪梅。她现在是个开诊所的医生。在国内毕业于一个有名的医科大学。出国后决定考医生执照,但,那时谈何容易?

  因为在纽西兰,我们国内的名牌大学大概都有可能被承认,独有医科大学不行。不只是中国的,凡是非英语国家来的都不行。按道理说她在国内也是个高才生。在国外考医牌也就是把在国内学的医学知识,医学课程,以及积累的临床经验,全部变成英语,并且变成自己的语言一样来表达。去面对各种族的病人。这对一个母语不是英语的医生来说,是很难很难的。

   她一边在医院里从头做起,像我国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先做实习医师,24小时值一个班,一边准备考试。在准备考试的同时,她结交洋人朋友,医生,护士,病患。。医院各层次的工作人员。从文化背景,生活习惯,以及思维方式,和对生命的看法。。。来做一次社会调查,从而增加自己对纽西兰社会的了解。

  纽西兰规定,每两年有一次考试。她从没放弃过,由于语言的障碍,雪梅顽强的坚持了八年,考了四次。终于拿到了医生执照,这就可以开业了。不用在公立医院上夜班了,也不用连续上24小时轮班了。这年她已经四十二岁了。两鬓已上霜了。她说与她一起上课的同学比她小十七八岁呢。她老公同时也考上了外科医生。

生活开始向他们微笑了,女儿也长大了,一切变得美好了。

  谁想到,一个晴天霹雳的噩耗从天而降。正值壮年的老公患了cancer,而且是晚期。刚刚看到的笑容,还没来及停留,就顿时消失殆尽。悲哀绝望,巨大的痛苦充斥着整个家庭。几个月后,他,走了。他英年早逝。留下了她,和女儿。他们整个失去了方向,失去了精神支柱。天真的塌下来了吗?对着她,什么话都是多余的,什么安慰都无济于事的。一切都尽在无言中。看着她那憔悴的面容,那是失神落魄的神态,叫人心痛。

  一年后,她逐渐从悲哀中走出。后来她告诉我,那时她的心是空的,无望的,漆黑的,哀哀欲绝的。明知是什么结果,一旦真的来了,还是想跟他飞去。直到女儿在傍边叫妈妈,才猛醒过来。她说连死都没有权利死。还有扶养女儿的责任在身。

   为了女儿,为了逝去的人,雪梅重新振作起来。租了房子,买了诊所生意。和洋人一起开起了诊所。十年过去了,她的事业发展也很蓬勃。但她依然孤身一人。愿她能从新找到幸福,愿她女儿学业有成。祝他们好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