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情债难还,看二十多年前老电视剧《情债》

(2018-01-12 16:13:09) 下一个

情债难还,看二十多年前老电视剧《情债》

世间万物,唯情债难还。

偶尔机缘看了1995年由李幼斌周丽华主演的电视剧《情债》片段,一发不可收拾,连花几天追完这部20集的连续剧。我觉得此剧贵在朴素不做作,就像现实中的真人真事,没有离奇情节,没有地上打滚嚎啕大哭,也没有滚床单热吻不停之类的噱头号召,全靠演员对白,眼神和肢体语言让观众体会。类似题材的有电影“三个人的冬天”。此剧对70后的(更遑论80,90后了)不一定能有多大的触动,那时生活和他们现在这一代经历过相差的太远。60年代一些农村的极端贫困,那种女人为一件背心想了几十年后才买上,他们是不体会的。

本文主要谈剧中姜七嫂(周丽华)木匠朱四(李幼斌)和患严重喘病失去劳力的姜七(解洐)三人的拉帮套关系。所谓“拉帮套”是指当年东北农村有些生活极为困顿的家庭,丈夫或是残疾,体弱病重没有能力养活家庭,为维持生计极其需要帮手。一些光棍太穷娶不起媳妇,于是产生了由单身汉进入这个家庭帮工照顾,作为回报,这个男人得到受助家庭女主人床上服务。此习俗延至七十年代。

这电视剧改编自王宗汉本人1993年短篇小说“孽种”。查网上得知,《情债》电视剧上演后当时好评如潮,王宗汉再把它写成同名小说《情债》于1998年出版,内容大部分照录电视剧的台词,情节和结局有变化。我觉得,电视剧比小说来得精彩。

在演员方面,李幼斌后来2006年以“亮剑“成名,自此演艺生涯风生水起步步高。周丽华最后一次出现银幕是 2003年电视剧《夏季无风》,以后网上再没什么她的消息。想来应该已经退居幕后或者淡出这个圈子了吧。真是可惜,那么好的一个演员,过早终止了自己的艺术生涯。

========================================================

以下我化了整整两天,边看边录剧中“拉帮套“三个人的对话,因为它们与小说文字相距甚大,我觉他们心理变化写的极其细致,是剧本异于小说的精彩所在。

========================================================

同名片头曲《情债》点出了主题,那是朱四和七嫂的心灵对话:

“不能那样也得那样/怎么就一时没了主张/彩云抵不住/那个凤的推搡/滴水搪不了卷河的浪/搪不了卷河的浪/眼前的路一条条/哪有一条不颠荡不颠荡/用尽全身的力/一辈子给人忙/到头来是个没家的人/一个没妻的郎/一个没妻的郎“
 

”欠你的情 /情债最难偿啊/欠你的情和债/还也还不上/还你的情和债/那得借春光啊/要还你的情和债/看我天天望月亮/天天望月亮望月亮“
 

【姜七深度气喘病终日只能坐在炕上无法劳动,土皇帝生产队长三荒子刁难拒发救济款,五口嗷嗷待脯家庭陷入绝望,一个夜晚,七嫂在院子里摸黑磨面,姜七终于说出了你这个家撑不住请朱四上门“拉帮套”的想法。】

“孩儿他妈,找个套犊子吧。”

【七嫂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我还没死,房没倒,一家大小还喘气呢。”

“我是为你着想,你白天下地挣工分晚上还忙活。”

“我知道你的心,我们不能走这条路啊,我就是累死,我也要让你们吃上,喝上。”

“我是个废人,撑下去啥是个头啊。”

“别想那么多了,我们祖祖辈辈不都是那样过来的吗,人家能挺过来,我们还没有断气呢。”

“话是这么说,但那是力气活,”

 

【一夜无语,七嫂次日上队长三荒子家讨问救济粮没有结果,其妻不顾三荒子责骂,给了一袋粮食。七嫂抱着粮食回家,望着泪流满面气喘的姜七。】

“不成啊,这样下去一家五口怎样活啊”,“再别顾脸面了别想那末多了。想现在,活下去。”

“你别说了,别逼我!”

“我哪儿逼你了, 看你和孩子要饭去了.”接着试探性问: “你看,谁行?”

“非走这条路吗?“

“没别的路走了。“

“要真这么做了, 你心舍不掉?“

“多大的罪我都能受,”姜七哭出声。“朱四行吗?“

【姜七刚说出口,一下子七嫂用手堵住了他的嘴】“我们不能把四弟给坑了!“

“这个家交给他我放心。“

“别再说了。“

“这个话我跟四弟去说。“

“七哥,你别再说了,这个事我不能干,“

“这个事你不做,我也得找个人做啊。。。。别人,我还放心不下“

 

【姜七找到朱四,朱四一口回绝】

“七哥,我是干木匠活的,整天和木头打交道,这事儿我不能做.”

“老四,我都到这个地步了,不怕死,可你嫂子他们怎样活啊!”

“七哥,我朱四就是一辈子娶不上媳妇,也不能让你们全家过不下去。”

“那么四弟你同意了?”

“我就是不吃不喝,也要挣钱供你们,拉帮套的事,我不能干.”

姜七最后只能无奈地说:“老四,你再想一想”

 

【七嫂在半路,堵住逃避要外出打工的朱四】

“四弟,你上哪儿啊?”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队干部来抓我呢!”

“你这是去哪儿啊?“

“在这儿偷偷摸摸干活总不是事儿,我寻思去镇上转转,看能不能找点儿活干。”

“你四处转悠,啥时是个头啊?”

“没办法,只能是这样。”

“你是想,挣点钱娶媳妇?”

“七嫂,别拿我开心了。”“七嫂,四弟挣了钱,一定帮助七哥。”

“四弟,到嫂子家里去吧,七嫂亏待不了你,我怎样对待七哥就怎样对待你。”

“嫂子。”

“帮你七哥拉扯这个家吧,你七哥身子没力气可心里不糊涂,你七哥提这事是为了我们全家人能够活下去,……你是嫌嫂子岁数大?怕你七哥反悔?你七哥身子骨毁了,这个家的人得吃得穿啊, 不找个帮手真是不行啊!”

“嫂子,你,你还是找别人吧,我,我,我不能走这条路。”

“四弟,七嫂也不想走这条路啊,可七嫂啥也没有,实在挺不住这个家了,七哥那身子骨实在没指望了,你就帮帮你七哥七嫂吧,求求你,帮帮我们吧,今后,你要是找到了媳妇,嫂子决不拉你的后腿。”

“七嫂,你别说了。”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你别说了”

【七嫂把手中篮子一扔,跪在朱四面前】“四弟,我就不起来”“要不是七哥害这个病,……”

“七嫂,你别这样!“

【七嫂进而趴着抱住朱四双脚不让走】

 

【插曲《我的爱给谁》】

求求你,帮帮我,/求人的话我不愿说,/逼得无奈方开口/冰透的心我喊烈火/

满村的人人很多/让我动情就你一个/把你给我你能应/把我给你我能做/

把你给我你能应/把我给你我能做

 

【朱四的二舅家,二舅把朱四自小抚养成人】

二舅”……你爹妈没了,咋这么大的事不跟我商量商量,自己做主就定了?“

二舅妈:“老头子,孩子要走就让他过去吧,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我说丢人了吗,帮人拉帮套,这里自古有之。但是有些事必须摆明说亮,免得日后伤了大家的和气“

“二舅,这事做对做错,往后我自己受着,不回让你们二老担着。”

“啥事对错,这可不是儿戏,你愿意走这条路,二舅也不拦你,你好,二舅也高兴,你憋屈二舅也难过,”

 

【姜七,七嫂对话】

“他爹,这事你可想好了,免得四弟进家以后反悔。”

“丫她妈,这事我想了好长时间了,我想通了,没事,没事!”

“就这么定了,就按老规矩,把四弟的行李扛回来。”

“扛吧,扛吧,扛回来吧!”

“这事儿你还得亲自去,”

“要是我扛得动行李,我就不走这条路了,”

“你就提一双鞋吧!”

 

【二舅和朱四对话】

 “一年挣得工分都交给老姜家?”“没细说。”

“姜家供你穿吗?“”还没细说。“

“生了孩子归谁?””这事我不干!”

“你不干,拉帮套得规矩你不懂?人进去,女人就得隔三差五就上你的炕.””我不干.”

“那你图个啥?生了孩子你和姜家对半分,生两个,你分一个,生四个,你分两个,你这个五尺高的汉子,帮人家过日子,图个啥啊,拉帮套劈犊子,这事多少年传下来的,记住了吗?

“记住吧,你小子要是不答应,你别把行李搬走。”,”到人那里,好好干,别让人挑理,干出个样子来。”

二舅妈插话:”老四啊,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你得拿准了主意,要是和大满赌气才走这一步,你就别离开舅舅的家.”

“舅母,我拿准主意了。”

“舅妈是怕你计算不周到,日后反悔.”

 

【二舅和来取朱四行李的姜七和七嫂对话】

“慢着,我还有话,我跟老四说,到了你们那儿,把姜家得日子当自己家得日子过。”,

七嫂应:“这话在理。”

把话说开了,朱四帮你撑起半个家,就得当半个丈夫,这和话我不必细说吧!

七嫂说:“二舅,这你放心。”

“我是在问老七。”

【姜七被动点头】

“明白人好办事,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有那么一天,你们闹掰,想要朱四离开你们姜家,他的行李卷你们怎么搬走的,就怎样搬回来,要是老四自己把行李搬回来,我可不让他进我这个门槛。”

姜七说:“看你说得,那能到那个地步呢“

“天长日久不是更好吗,我说得是万一。“

【三人走后】二舅:“老四不该走这条路,我对不起我的妹子。”

【姜七拿着朱四的一双鞋,七嫂扛行李,朱四拖着腿跟着,众目睽睽之他们三人回家。】

【晚上第一次三人一起吃饭时】

姜七:“四弟,喝吧!“

七嫂:“他四叔,喝吧!“

七嫂:”他爹,喝一口吧,这是规矩!”

【朱四不忍,把桌上唯一好吃的葱花蛋羹给孩子吃了】

“给孩子吃了吧!“【七嫂满是感激的眼神】。

 

【七嫂在北坑挂起布幔】大丫问“妈,你挂起布干吗?“

【姜七极度怨恨眼神】“小孩子别乱问。“

【老四砍柴,七嫂洗衣,两人都有心事,故意拖延长睡觉时间】

【姜七出声喘着大气。朱四在北炕上盖被躺着,紧张地瞪大眼】

【七嫂轻轻拿起在假装入睡姜七头边枕头,吹熄油灯。来到幔子那一边,坐在朱四炕旁,姜七痛苦闭紧双眼。七嫂脱去外衣,拉了拉朱四裹着的被子,没拉动。她准备靠他旁边睡下,朱四骤然坐起,七嫂怔然,无言流泪,夺家门而出,朱四看着打开的门口发楞】

 

 【朱四第二天一早挑水】【朱四和七嫂秸秆合泥,修理山墙】

七嫂:“喂,看啥呢,我的手都举酸了。欸,你今咋啦,干活老回头,摔着了咋办啊!

你心里想啥,我知道, 放心,咱门这条道才开头,你要是想往后撤趁早说话,当初是我求着你,你应了,来了,我感激你,我心里有本账,我欠你的情,欠债还债。咱们家穷,什么都没有,我只能用我这个人,这个身子,一笔一笔的还,可你心里老这么提留起就没意思了,强扭的瓜不甜。““那么着,我和七哥把你的行李卷扛回去。“

【第二天晚上,朱四不在床上到山上的小木屋,七嫂趴在外屋炉头睡,等了一宿,】

【早上,姜七和七嫂对话】

“他那上山呢,你啊有啥事瞒着我?”

“啥事没有。”

“那你俩一宿都没有合眼?有啥事照实说,我难受一阵,我忍就是。”

“你就别操这份心了。”

“你要是觉得日子不能那么样过,明儿我们把行李给朱家扛回去,就算我拿错主意了。“

“我想想啥时去做.”

 

【朱四和赤贫单身汉饲养员良子对话】

“这些年,我年年挣四千多分,可十分工才合两毛钱,我又要帮二舅拉扯这个家,有要攒钱娶媳妇,能行吗?”

”这多好,白天有人给做饭,晚上有人陪睡觉.”

“你懂个啥?”

“咋啦,七嫂没有上你的炕?那你图个啥?”

“这滋味你当我好受啊。在七哥面前,我活得像个贼,心里发慌, 就像偷了谁抢了谁“

【村干部抓朱四,七嫂拉朱四逃到林里躲起来,以后一连串的事七嫂替朱四顶着奔波,过了大半个月,最终朱四没事了】

【从外边的朱四回到木屋,七嫂事先打扫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等他】

【朱四给七嫂一面他做了木框的小镜子】7/17:02

“我看你梳头拿玻璃碴子照,我用边角废料给你打了面镜子“

“真好看,打这个干嘛,挺费事的。“

【七嫂满心欢喜对着镜子照自己】“真丑“

”我的脸太长,镜子装不下,得打个大点儿“

【七嫂笑弯了腰,这是电视剧演到至今七嫂第一次笑】           

【聊起来,七嫂问朱四,到底回家不】6

“老四,你不想回去啦,还生气啊,你的心思我知道,你晚上不让我上北炕,是怕七哥伤心受不了,可这样下去,我这样欠你的也太多了,也为难你。“

【外面,良子等啊等啊,就不见朱四和七嫂出来。】   

 

【这次朱四回来给大丫买了书包,给姜七带来了药,姜老七坐着没动,但眼角却涌出了泪花,朱四把钱交给七嫂,说没带布票,没买下她的背心。村子这时牛丢了,队长怀疑是朱四偷的,要抓他,】7

【七嫂她抓着朱四的手不放,她把声音压得低低地】“苦了你了,明天起早走吧,你先到苞米楼子上躲一躲,吹灯了你再进来。今天在家住一宿,我到北炕去……”   

【小木屋内,七嫂让朱四喝酒,场面温馨相视微笑】7/21:00

“今天是你的生日,七嫂,回屋吧,七哥等着你。“

”等一会儿吧,你七哥刚吃了药睡下“【无语】

”回去吧,他不能睡。我和你过北炕,他都没睡,我从他喘气的声音,我听得出来。“

“好像对不起七哥,我心里又放不下你。“

“我有啥让你放不下的,为了这个破家,看把你累的,其实想起来,心里不好受。“

“要不是穷,我们也走不到一块儿。“

 

【后来发生两件事,朱四拒绝了昔日恋人大满,原因是姜家离不开他】“我看得明明白白,老姜家要没个帮手,那日子真没法过了,跟死也差不离。“

【他也拒绝了因怀了别人孩子来求婚的二满,暴怒,当场让二满和七嫂滚。】

    朱四对二舅说:“二满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找我,姜七媳妇是日子过不下去了来找我,我朱四成了她们过河垫脚的石头了……二舅,你说我这命……”   

【对姜七媳妇的感情是复杂的,他还头一次从这个女人那里尝到做人的滋味,他也从这同一个女人的身上失去了做人的尊严】8/33:00

【七嫂和朱四对话,说,如果他喜欢大满二满可以走,她不拦,朱四否认】

“那为啥对我较劲?“

“我啥较劲,我觉得自己活得憋屈“

“现在这种过法,你觉得不是滋味,我活得有滋味吗?......我们祖祖辈辈都不是这样过的吗,你要是找到好的,我不强留你“

“七嫂,我对不住,我当初说过我担心拉不好套“

“你胡说”【七嫂哭走了】

【姜七和七嫂对话】

“四弟会回来的。”8/44:00

“他回来我也不让他进这个家门”

“你别说气话。”

“我谁也不靠.谁也不指望,”

【姜七和七嫂把行李扛回小木屋】9

朱四对良子说:“不是说不出口,是有口说不清楚,当“套股子”滋味你尝尝就知道了。我想离开!“

【朱四离开了,七嫂只能靠自己,磨面,挑水,堆草垛,不慎跌倒,只能躺在炕上。准备好一点后,打掉她和朱四腹中孩子。】

【姜七和躺在炕上七嫂对话,为了栓住朱四,姜七打算和七嫂分开,让他和朱四过】10/10:14

“孩子就别打掉了,把四弟搞回来吧。你俩有感情,看得出来,男女的事瞒不住人的。丫妈,分开吧,就分开吧!”,

“别说了!”

“就分开吧,你们俩过,我不拖累你!让一家老小能活下去。“

“求求你别说了,你这是逼我去死啊!” 【两人都哭】

【二舅带大丫进城找朱四回家】

“出来容易回去难”

“难啥?你出来,那家就没法过了”

“七嫂的心凉透了,没好脸色给我。”

“姜七说离婚,让你们两成亲”

“我哪能干夺人之妻?”

【朱四连夜赶回】/41:30

姜七:“回来就别走了.”

【七嫂和朱四对话】11

“让七哥进来吧,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是他自己要躲出去的,是得好好唠唠把话说透。“

“七哥的心事全明白,他是被穷逼的。“”招进家,分开,都是穷逼的,他不情愿。孩子是我的,我不能干(把你们拆开)伤天害理的事。“

“分开,是要把你拴住,你不应我,我也不能干……你自己想好了。“

“孩子留下吧,走下去,图个太平日子。“

 

8年后,丫儿们都长大了,有劳力了,姜七容不下朱四了,结局是朱四带着大根走了

【年夜饭,7岁大根不小心打翻瓶子,姜七打他一下骂他是“死犊子”,朱四无言离桌,七嫂怪姜七没良心,出去陪朱四】13/8:20

“你就别怪七哥了,要怪就怪我吧!”

“说这些折心的话,你回去吃吧。”

“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七嫂硬拖着朱四回桌】

 

【姜家开了个小杂货铺。身体已康复的姜七当上掌柜,故意吩咐把进货堆在北炕上】

“堆在北炕那能住人?”

 

【遇见朱四闷闷蹲在院子边】13/30:20

“心里闷,想出去走走。“

“你心里想我清楚,这些年,老姜家怎样走过来的,我心里有本账,你七哥有病,他说啥,你别往心里去“,

“七嫂,你也够难的。”

“你是个明白人,心里也清楚,一个女人在两个男人中间晃,哪能不难。前些年好说,你七哥身子骨也不行,这两年,家里有点钱,他也能吃点好药了,他的身子骨一天比一天好,他当家的劲一天比一天足,这阵子我上北炕少了,你就担着一点吧。

“七嫂,说这些干啥啊。我心里明白,我这么大岁数了,要没有大根,我早就…”

“别说这些没用的  大根长得挺壮实,聪明,学习也好,咱们该知足了,你别想不开,眼下这个家,你还得维持,你要是觉得闷,那就出去几天。"

“那你就受累了。”

“你要是在哪儿落脚,捎个信回来,我隔三差五去看看你,“

【姜七在柜台数钱,边和七嫂讨论养鸡的事】13/36:00

“ 朱四那儿没钱了,这阵子没少做活啊,钱全交家啦!“

“朱四进这个家门,啥时撒过谎瞒过钱,说话也不凭良心。”

“咋不讲良心啦,这几年我是怎样活过来的,你也不是不知道。“

咋活过来的,没有朱四,会有今天?当初谁把朱四招家来的,后来,又是你提出来,要我和你分家,跟朱四成家养活你,你手上有两个钱了,就想要人家滚蛋了,当初要不是—“

“行行行,当初是当初,眼下是眼下,当初咱们家穷,活不下去了,才把他招家来,眼下有钱了,能自己过日子,套股子过了,那是常理啊.”

“你这样没人味了,一离开窝就把人家给宰了!”

“我啥时候宰了,我啥时候歛人啦,可是日子过的总要有点变化,我姜四也是个人,我能养家了,干嘛找个男人帮着啊?念旧情,咱们是不能歛人家,可是都啥时代了,两个男人守一个女人,不怕人笑话,不怕人家骂?”

“你不仁不义把他挤走了,就不怕人家骂?”

“他想走,又不是我让他走的,我啥时候给他递过话?干那缺德事呢?”

“老七啊老七,你拍胸口说些良心话,这些年没有朱四,那会有今天?朱四哪样对不起咱?送大丫到镇子上学,你吃药打针,人家那样没做到,咱们日子刚刚好过,你就不给人家好脸看。你对得住人家吗?”

“我,我就不是没让你上北炕吗?

“混蛋,你,说这些活简直不是人,当初我上北炕,拉帮套女人是正理,是你求着他,你引他走这条道的。你毁他劝他是为了你活命,人家也是个男人,是男人哪能过没女人的日子?你现在身子骨硬了,有两个钱了,就想一脚把人家蹬了,你够人味吗”

“孩子都那么大了,还睡一起,像啥事?日子能老这样过下去吗”

“日子啥不这样,当初你要是知道有今天,何必走这条道。是你自愿的。

“当初是我自愿的,眼下我不情愿了,”

“你是不是人,讲不讲点情义,朱四已经是奔四十的人了,你要人家今后咋样走?

【姜四理屈词穷】我们不是说养鸡的事儿吗,扯这些干啥啊。

 

【朱外出,说是出去散心】

“你就不能在家里消停几天?”“在家里能挣到钱?“10:34

“你就别跟我耍了。我知道你这阵子挺苦的,可我一上北炕,你七哥就给我耍浑。”

”你总提这个茬干嘛?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们全对我一个人撒气吧,上辈子该你们的。“

“别说了,我不走了不行吗”

【七嫂回屋,欲上北炕,姜七一把抓住七嫂的手不让,七嫂挣脱。关上电灯,一会儿姜七突然开灯,假装要七嫂拿药,七嫂坐在北炕沿,大丫问七嫂干嘛不睡觉,干什么了。】

【姜七表示没有朱四,也可以雇人帮工,七嫂上山遇见朱四,把雇工支回去了,朱四和七嫂对话】14/31:40

 “别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

“行了,就算我没有把事情办好,还不行吗?”

“你别以为我就是想和女人睡觉,如今只要肯出力的汉子都能娶上媳妇,……”

“是不是现在后悔了?”

“我不会说假话,是后悔了。”

“你说得对,你现在还不满四十,要后悔也不晚。”

“晚了。……你知道我和大满好过一阵子,……我仔细想了想,对你和大满不是一个劲……咱俩这么多年,你那儿我都清清楚楚,那样都对我心思,你的魂把我缠住了。我想的不是你们,想的是你,”

“可我,…..我不能把七哥扔下啊!”

【朱四搬出北炕,在院子里的一间四处漏风苞米储藏室睡】

“老四,你这是干啥啊,屋里不是没地方。”

“这儿多好啊!凉快!”

“你别再逼我了!”

【中秋】15/39:00

“这些年有对不住七哥的地方,七哥别记着,“

“老四,你这是非要离开这个家吗?“【让孩子离开桌子】

“七嫂,你平日不喝酒,今天是团圆节,你也喝一点吧“

“你啥时走“

“孩子大了,都懂事了,你要有去处,七哥也不留你了“

“你别说了,你心里我清楚。。。。我在外面能找到安身之地“42:00

【夜里炕上,姜七拉扯七嫂被子,七嫂打开他的手,身子背过去】

 

【朱四清晨离开找安身之地去了,七嫂跑着赶上他】16/4:40-8:00

“你是我们家救命恩人。“

“啥救命恩人,有时候我还觉得对不起你们全家呢, 我留着这儿,我们三个人都不得劲,我走了,你们两个就稳当了。“

“可我心里能稳当吗?“

“我心里明白,再这样下去,会让人家笑话,按说我早该离开老姜家,可是我舍不得你和大根。“

“老四,我也舍不得你啊。“

“可是,咱们也不可能总在一块啊。“

“都怨我,是我把你给耽误了。“

“怨你啥,是我自个儿心甘情愿的。“

“老四,你能不能常回来看看孩子,你走了,就不想大根吗。“

“怎么不想,可总回来,也不是一回事啊。“

“想孩子,就回来吧,你七哥不会怨恨你的。“

“孩子都那么大了,我总回来,不知道孩子会怎么想的。“

“七嫂,你回吧,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朱四要走,七嫂拉着头靠着哭了起来】

【一年后,姜七说朱四走了一年,于是把行李扛回去二舅家,二舅交代了孩子归属的事】

【姜四支开孩子】18/30:00

“有啥要关起房门说?“

“你见到他啊。”

“没有。”

“他还住二舅家。“

“那他上那儿去住。”

“那过去看看他。“

“你这叫啥话,事到如今你还记恨?”

“不是“

“想恨你就恨吧!”

“恨?恨谁啊?一个大男人,连家都养不起,让老婆招汉子养活家口,我姜七心亏理短啊,反过来,我寐着良心恨,那叫是人吗,……我不是今儿才想说这句话,心里头早想过,就是嘴上没说。”

“你不是恨我,是恨他?“

“恨谁,朱四?自迈进老姜家门槛,起早贪黑,干了八九年,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上,到头来一个人走了,老四啊,命够苦的。”

“你把孩子赶出去,就是要跟我说这些?“

“听说朱四这次回来是要劈孩子的”【七嫂沉默】”你咋不说话?我知道,不管谁的骨血,都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舍不得。可话要说回来,咱这儿有儿有女,朱四也不应该断根“

“你舍得他走吗?”

“这么些年,眼瞅着他长大,要领走了,也闪一下子, Y他妈,咱两去二舅家把他接回来吃顿饭吧!“

【姜七,七嫂上二舅家,朱四也在,彼此寒暄不像一家人,朱四拿出药给姜四】

“七嫂,这是给你买的”【一叠布料,那是当年俩人逃避高胖子追捕躲在林中,七嫂衣服撕破,说那料子不牢,这次朱四带来同花色的布料】

“这么多年来,你还记着。”【七嫂久久把布料捂在胸口】

“高胖子那年说要抓我,赶着我们直跑,哪能不记得呢?”

【再拿出厚厚一叠不料】

“这是给三个丫头买的。”

 

【朱四和二满的对话】19/40;00

“你是不是死心踏地爱上四嫂了,你们可不能再往一起凑在一块儿了。”

“我也没想要一起凑。”

“如果你和七嫂的情没断,以后你的日子咋过啊!“

“套股子的生活把我给害苦了,我也不知道今后的日子怎样过,反正我不能再在两个女人之间过。”

“这是啥话?”

“我也说不清楚,套股子生活太苦了.”

 

一个阴雨连绵早晨,大家聚集路面泥泞的小河边,送别朱四和他日前“劈犊子“得到的儿子朱大根,两人正式离开姜家。

七嫂眼看她爱的男人和他俩的亲骨肉,从此离开,名分上已是两家人,怎能不让她痛不欲生。

送行的人都散去了,七嫂孤零零一人站在河边,依依不舍望着对岸渐渐远去的朱四爷儿俩背影,以往的,从朱四来姜家到现在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片尾曲《我的爱给谁》正是此时七嫂的淌血的心声:

天上一声雷/雨打柳叶垂/坡上两棵树/我的爱给谁,

稀溜溜的泥/那是脚走的路/哗啦啦的雨/那是眼淌的泪。

呼呼叫得风

那是我在喊

一道道的闪

把我心撕碎/把我心撕碎/把我心撕碎

天上一声雷

雨打柳叶垂,

我的情已定

我的爱已定/我的爱给你/你的爱最美。

 

(待续,评述其他几对男女感情纠葛和婚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