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悬崖碧海阿玛菲海岸(从佛罗伦萨、罗马到阿玛菲的一周度假)Day 0

(2019-06-17 15:56:26) 下一个

本来以为大家都忘了,结果居然有人写悄悄话催更……真是不好意思^

Day 0 佛洛伦萨的傍晚散步

也许就像人跟人讲缘分,人和城市也是讲缘分的。

就像我和罗马,几乎是一见钟情,而且日久弥深。直到现在,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说:罗马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

我对威尼斯的第一印象跟佛洛伦萨一样,并不好,但住上几天之后,却越来越喜欢。

佛洛伦萨却不知道为啥,去过几次以后仍然没有感觉,虽然我听无数人说过,佛洛伦萨是他们最爱的意大利城市……所以这次在此地出差,我并没有太大动力四处游荡,只有最后一天的傍晚出去散了散步,虽然并没能让我爱上这个城市,但确实发现佛洛伦萨的夜晚似乎比白天漂亮许多。

共和国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黄昏的老桥阿诺河

 

出门散步之前,让宾馆的服务员推荐了几家饭店,原本计划先走到米开朗基罗山顶看日落,然后再吃饭。结果走过阿诺河以后,突然发现推荐的某家餐馆就在眼前, 看上去似乎气氛不错,而且因为才6点钟,食客还不多,我知道佛洛伦萨凡是口碑较好的饭店总是人满为患,于是决定放弃日落,先吃了再说!

餐馆名字Osteria del cinghiale bianco (白色野猪饭馆)位置在皮蒂宫附近

菜点了很多,就不一一放照片了,给大家介绍几个有特色的。

我点的魔鬼鸡(Pollo alla Diavola),这是托斯卡纳的特色菜。其特点一是整鸡butterfly,所以烤制更均匀入味;二是烤制的时候会放大量的pepper,比较spicy所以叫魔鬼鸡。但实际上对习惯了重味的中国人来说,这个一点都不辣了,倒是很香,鸡肉也特别juicy。我在加拿大也常做这道菜,这饭店比我做的好吃多了,不过我觉得这个多半不能怪我,意大利的食材那是加拿大能比的吗?

 

同事点的黑椒红酒焖牛肉(Peposo),也做得非常不错。这是佛洛伦萨南面一个叫Impruneta的小镇的特色菜。Peposo是用红酒淹着在陶罐里面焖出来的,主要有两种不同版本,原版是不加西红柿的(毕竟西红柿是哥伦布后来带回欧洲的嘛,之前大家都只能用红酒),但现在是加西红柿的更多,这家卖的也是加了西红柿的。主要是不加西红柿的烧出来颜色跟黑炭一样,我在家做过。

这个是大家更熟悉的佛洛伦萨烧牛肚(Trippa alla Fiorentina),其实意大利很多地方都有类似的番茄烧牛肚,佛洛伦萨版本的烧的更干稠一些(因为最后要把烧好的trippa撒上Parmiggiano放在烤箱里面再烤烤),味道更浓一些。这个菜我当年在Casalinga吃的那叫一绝,不过据说Casalinga已经永远都订不上位了……这家做得一般。

吃饱喝足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出门继续往米开朗基罗广场前进。

最经典的佛洛伦萨夜景!

从米开朗基罗广场上下来,经过老桥回到对岸。白天拥挤不堪的老桥已经恢复了宁静,让人不由得想起但丁和Beatrice在桥上见面的场景。

 

陪我们散步的C教授说他要带我们走一条路去看一个佛洛伦萨本地人最喜欢的东西,我很好奇问那是什么,他神秘地笑笑说,等会儿你就知道了。于是我们便跟着他在佛洛伦萨的大街小巷穿梭。

 

佛洛伦萨著名的野猪像,据说把一枚硬币放在猪嘴里面,如果硬币落入下方的水池,那就能重返佛洛伦萨(是抄袭许愿池的吧?),我试了一下,顺利落入,看来还会再来的

 

领主广场。平时来这里都是人挤人挤得我头晕目眩,晚上人少,感觉“迷人度”顿时上了一个台阶呀。

Lanzi雕塑廊在晚上看上去特别有氛围

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的仿品。据说当年这个大卫像往这儿一放,周围的雕塑在挑剔的佛洛伦萨人口中便揶揄成了“搞砸了的大理石”(ruined marble),右边的Hercules and Cacus和左边的Neptune同志都不幸躺枪……

 

继续在小巷里面七弯八拐,一个拐弯之后,走在前面的一个从来没有来过佛洛伦萨的同事发出了一声惊呼,我赶紧跟上一看,原来在空荡荡的小巷的尽头就是巨大的圣母百花大教堂!

C教授满意地笑了对我说:你知道么,就是因为这个dome太大太显眼了,几乎从佛洛伦萨的任何位置都能看到它,所以设计这么一条路线让你们从头到尾都看不见它可不容易呀!怎么样?现在有没有感觉Brunelleschi会从巷子里面钻出来施施然向你走来,拍拍手轻松地说:  well,I did that.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