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人生记录: 幼年

(2019-04-05 18:43:02) 下一个
四岁,我被仍然戴着右派分子帽子但已回到省城的父母从外婆家接回了杭州,过上了一家三口的正常生活。母亲依然在省出版社工作,不过降成了一名普通编辑。父亲在省文联工作。幼年的事不太记得了,只记得当时住在黄龙洞旁的省艺校里面(浙江艺术学校, 现在叫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出过几位著名演员,周迅就是其中之一)。屋后就是保俶山,小黑虫特别多,总叮我父亲,我和我母亲都没事。由于是艺校,每天清晨都能听到学员们在山上咿咿呀呀扯着嗓子练声,我至今依然能喊那么几嗓子呢。那时的曙光路只是一条小路,路边种着蚕豆。记得小时候走在这条路上会摘豆子吃,嫩嫩的蚕豆带着清香可好吃呢。每次出门回家走不动了会数电线杆,自己走一根杆父亲驮着过一根杆。受大跃进的影响当时物资贫匮,难得见荤,难得吃到一点肉我居然大发感叹:“肉啊肉啊,你真好啊!你让我吃啊!” 不久父亲就因为肝病住到灵隐疗养去了,他在疗养院倒是吃得比我们好,想来那时也还挺人道。父母亲被划为右派后各自的工资都被减半。 他俩都是老大,每月都得寄钱回老家,因为不想让家乡的老人知道他们的境遇所寄生活费一分未减。母亲寄一半工资回去。父亲是个大孝子工资的一大半都 寄回老家了,母亲后来有点情绪地说过女儿是她一人养大的。平日的花费不得不精打细算,有一回过年,我上海的小外公,我母亲的叔叔来杭州玩,由于兜里没有多余的钱接待急坏了母亲,最后问别人借了5块钱才蒙混过去了。
 
没多久我就进了省文化系统的幼儿园。幼儿园坐落于平湖秋月对面的孤山边,前望西湖后依孤山。想想自己幼年曾经在那么美丽的地方成长,真是羡慕幼时的我! 周一早晨基本都是母亲骑自行车送我去幼儿园,周六下午坐幼儿园的三轮箱车从平湖秋月出来,沿着白堤翻过锦带桥,断桥回来,每次车冲下桥时我的小心脏就会慌慌地往下一沉,其实我至今仍有点恐高。母亲说前几年还偶遇过给我们踏车的周师傅。刚进幼儿园时因为想家常常趴在篱笆墙下往园外张望,期盼着家人来接。幼儿园培养了我良好的生活习惯和与小朋友间的友好相处。孩子们轮流做值日,早晨给其他小朋友在一支支的牙刷上挤好牙膏整整齐齐地架在牙杯上每天早晨不管需不需要大解阿姨们一定会让我们去厕所坐上一定时间,由此养成了我每日起床后即刻排清的健康好习惯。夏季特别炎热的天气,我们的小床底下会放上极大的冰块降温。记得刚进幼儿园时很胆怯却一心想做好孩子,一天睡觉晚上不小心从小床上滚了下来,我竟然一声不吭地裹着被子就这么躺在地上,直到被巡夜的阿姨发现才把我抱上床。夏天最快活的是傍晚到园外西湖边的大草坪上捉蚊子。每个小朋友把他们自己的小脸盆里涂上一层肥皂水,举着脸盆在草地上疯来跑去地罩蚊子,蚊子沾到肥皂水就死了。我从小就不爱吃甜,那时早餐吃稀饭没有菜就吃糖稀饭,那时能吃上糖也很不易,小朋友们都很喜欢,但我一吃就呕吐,阿姨只好给我吃酱油稀饭,天生不会享福的命。在幼儿园我曾经碰到过一件棘手的事。我读大班时小我两岁的表弟进了幼儿园小班。他刚来怕生一直哭到我这个姐姐这儿,而我这无能的姐姐束手无策急得直哭,后来老师笑着告诉我母亲说是:弟弟哭姐姐也哭。
 
大学毕业后还和表弟去当年的幼儿园探访寻旧过,那里早已不是幼儿园了,守门的开始不让我们进入,在我们讲述了原因后就很客气地让我们进去逛了一圈。来美国后我每次回国都会在平湖秋月对面的湖边小径走一走,左边是大草坪, 右边是西湖和对面的宝石山。鲁迅先生铜像就在左边的草坪上,而铜像傍边就是我幼儿园的园址,转过曲桥是放鹤亭。每当经由此路幼儿期的点点滴滴不由地一幕幕闪现。在平湖秋月幼儿园的那些年月是我一生中最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
---------------------------------------------------------------------------------------
几张文中提及的地方的图片:平湖秋月,鲁迅先生铜像, 放鹤亭,去年初秋的西湖,今年春天的西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风景秀丽,文笔也好,欣赏了,平安是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