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東山人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槃在陸,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个人资料
正文

去秘鲁上山下乡(10)雨林深深深几许

(2015-02-07 16:02:22) 下一个

在 TRC 的五天四夜中,大部份时间是跟着导游穿行在密密的雨林深处。我们这个小组应该是三对夫妇,其中的一对参加了第一天的活动后就撤退当了逃兵,离开营地直接回家。因而每次活动就只有我们四个人,行程按排更为机动灵活,我们也得到了导游更为周到和个性化的服务。基本上每天有四次外出活动,分别在早歺前、早歺后,午后和晚上,地点多数在雨林中,有时在亚马逊河上。

营地提供长统雨靴,各人找到适合的雨靴后把自己的袜子挂在靴口处作为标记,存放在营地门口的休息处,每次出征雨林前,小组人员到这里汇合,听取导游简述后,穿上雨靴,出门几十步,就进入雨林了。

1.雨林深深
2.将该种树叶挤压揉搓后可得血红色汁液
3.印第安人用这种汁液在臉上划道道杠杠,作为部落标识号
4.雨林深深处,寂寞开无主
5.朽木身旁万物春。雨林中高速的新陈代谢可以极快地把枯木落叶分解成其它动植物的营养
6.

雨林外面是阳光灿烂、赤日炎炎,雨林中却完全是另一个世界。雨林里面几乎暗无天日,凉快湿润,密密层层的树叶和藤蔓交叉覆盖在空中,难见一丝光线照射到雨林的地面。“万类霜天竞自由”,雨林中所有的植物为了生存都在爭搶着最重要的资源-太阳光。赤道地区一年四季阳光是直射的,每天日照时间有十二小时,这些强烈的太阳辐射能的大部份被热带雨林吸收,有效地降低了地表温度,这是亚马逊热带雨林对我们这颗星球的最大贡献。亚马逊热带雨林应该是地球的空调机,而不是地球之肺,认为热带雨林能提供大量氧气,实际一直是大众的一个误区[1]。

由于只有不足 2%的阳光可照射到雨林地面,环境十分险恶,所以雨林的地面上草木稀疏,没有太多植物能生存下来。一颗种子破土而出,面对的就是长夜漫漫,何时才有出頭之日?看似平穏宁靜的雨林,实则处处喑藏杀机,为了爭夺阳光资源,必须费尽心思各显神通。有一种无花果树会让小动物把种子带上大树的桠杈上,种子发芽后会生出根须迅速向下伸展,与地面接触生根后吸取水份和养料,同时又长出藤蔓绕着枝干向上攀升,爭取上层空间的阳光。很快这种无花果树的向下的根会越来越粗,向上的枝蔓越来越多,直到把寄生树活活绞死,最终在雨林中获得生存的一席之地。说到底,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生命体,无论是什么种类,无论出生在什么地方,能夠存活下来都是非常不易,所以千万要珍惜每一个生命。

热带雨林资源的限制,导致生物种群之间的竞争十分激烈,为了生存,生物必须不断創新,以特殊的技能获取资源,变换体型和外貎去适应环境,这大概就是为什么热带雨林成为了地球上生物物种的聚宝盆。近年来,又有一种新的理论对上述观点提出挑战,新的观点认为:在最后一次冰河期,热带雨林可能提供了当时全球诸多生物种群的避难所,这众多物种拥挤到资源有限的热带雨林里,展开极为激烈的生存竟爭,孕育了更为丰富多样的生物种群。关于热带雨林生物物种多样化的研究还有待进一步深入。

热带雨林中植株茂盛,叶蔓勾联,看似杂乱无章,其实结构层次分明。雨林从下向上大致可分成四层,分别是:地表草本植被层;灌木层;乔木树冠层;和树冠外延层(见下图左边)。由热带巨树组成的树冠外延层可高达七、八十米,这一层是金刚鹦鹉和南美鵰鹰的家园,而离地三十米左右的树冠层是雨林中大多数动物活动的主舞台,而地表草本植被层则是各类两棲类动物、昆虫、菌类和微生物的天下。

7.雨林分层示意图
8.
9.雨林中的大树为求稳固和吸收水份营养采取两种基本策略,多朿须根(极左边一棵),板根状根部(中间偏左一棵)

尽管 TRC 周边雨林是众多野生动物的天堂,但因为它们中的大多数生活在高高密密的乔木树冠层里,也並非抬头就能看见。我们的导游 Delford 非常机敏,真可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他的导引下,飞鸟走兽难以遁形,让我们得以一观尊容。我真有些迟钝,有时实在难以分辨,他会接过我手中的相机,把焦距拉到最长,对好目标让我在取景框中观察。导游有时还会模仿各种动物的叫声,把它们引诱至身边,让我们看个仔细。导游的素质基本上就决定了雨林游的成败。我们的导游生在雨林中,又受过正规教育,毕业于 Puerto Maldonado 大学的旅游管理系,具有丰富的生物学和自然地理知识,英语听写一点问题也没有,是一部活的雨林万宝全书,他有问必答,好像从未被难倒过。跟随导游在雨林中晃游了几天后,我也摸到了一些门道,竟然也能“先敌发现目标”,其关键是把雨林中枝叶的隨机运动的图象存贮在脑中,在行进中把观察到的图像与这些模式不断地作对比,然后把视线聚焦到异动处,十有八九可以有所收获,如能再加上声音模式的识别则更佳。一个好的雨林导游必须是图像、声音模式建立和识别的行家里手。

除了昆虫、蛙类、龟、蜥蜴等动物外,我们在雨林中见得较多也是最受众人关注的就是各种艳丽的热带飞鸟和猴子。亚马逊热带雨林中並无大型猛兽,即使是体型稍大一点的哺乳动物,譬如水豚(Capybara)和白唇野猪(White Lipped Peccary)等,它们也只生活在河边,出没在雨林的边缘地带,这一点与非洲森林草原非常不一样。尽管如此,亚马逊热带雨林仍是众多生物学家和动植物爱好者的圣地,其原因无外以下几条:1. 亚马逊雨林是这个星球上多样化生物种群的聚宝盆,这里仍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动植物种群有待深入观察和研究。2.由于美洲新大陸曾经与世界其它部分长期隔离,雨林中具有许多非常独特奇怪的动植物种群,这对生物种群比较学和进化与环境关系的研究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3.亚马逊雨林地域广阔,又远离欧亚人口密集区,因而受到人类活动的干涉破坏最小,雨林中的生物种群基本上还保持着原始生态,对它们的生活状态和行为准则的观察是生物学研究的基础。

可是今天这片动植物的乐园却在急剧地缩小(每秒约有一个足球场面积的雨林被毁灭),如果不能有效地阻止这种环境破坏,估计还有四十年,这片真正的自然雨林会消失殆尽!请注意我这里的用词,我想要告诉大家的是,消失的是真正的天然的雨林,但人工修建的假雨林一定会有,可能更大更好看。就像今天的人们照样吃着河蟹、刀鱼、鲥鱼,但那是真正的中华绒螯蟹吗?那还是真正的长江野生的刀鱼和鲥鱼吗?对不起,去做梦吧!所以劝诸君,真要去雨林,事不宜迟。

我们人类总自以为是最聪明的物种,却一意孤行非要毁去那片曾经有恩于我们的乐土。今天我们享用的食品种类的80%的原产地來自这片雨林,其中就包括了咖啡、巧克力、蕃茄、洋山芋、香蕉、黒胡椒、菠萝和玉米。亚马逊雨林只占了6%的地球表面,却是全球一半以上的动植物品种赖以生存的家园。现代药材的25%原产地就在这片雨林中。但今天当地人却把七、八十米高的巨树砍倒,仅为了換得三十美元!我们真的很聪明吗?我们真是万物之灵吗?

我们跟着导游日夜行进在雨林之中,每天有三、四次,每次都有惊喜。看似同样的项目,但行走的路线、时间各不相同,每次观察研究的重点也不一样。雨林深处和雨林在河堤边缘地带就不一样,而河心島上的雨林更与上述两处完全不同。此行结束前夜,用过晚歺后,导游和我们四个人围坐在一张小桌上,把几天来见到过的各种动物都列出来写在纸上,竟然在笔记本上写了整整四页!收获真是不小。当然这份成绩主要归功于我们的导游,但中间也有我们游客的贡献,我们没有功劳至少也有苦劳,白天黑夜跟着导游一脚水一脚泥,不怕蚊子不怕雨,最终才得以交出了一份优秀的成绩单。

10.Blue Trogon (咬鹃的一种)
11.
12.Blue-Throated Piping-Guan
13.Blue-Throated Piping-Guan 也要啄食粘土
14.白唇野猪,南美新大陸特有物种
15..Black-Fronted Nunbird
16.Paca
17.毒蛙
18.一对恩爱的 Hoatzin (麝雉)
19.

热带雨林行是旅游,但更是开眼界长见识的学习之旅,亚马逊雨林是最佳的热带生物的现场教学课堂和实验室。我真后悔,如果时光真能夠倒流,我们一定会带着我的女儿一起来。我的女儿从小喜爱生物,记得她在高中第一年修了生物AP课程,按老师佈置必须收集动物标本。我俩陪着她在我家附近的小丘上找蝴蝶和昆虫,骄阳当空,遍地枯草,南加州的土地上能找得到什么好标本。看着女儿一臉的沮丧,我实在是非常地无奈。当时如果能带她一起来亚马逊雨林,女儿会有多高兴,我们一家会有多快乐!

观察和亲近动物有许多方式,层次和目标大不相同。最简单的是去动物园,但长期被囚禁的动物多数已经失去了它们的天性,那是囚物而不是动物。有些动物园让动物解放出来,把游客装在囚車里,美其名曰“野生动物园”。峨眉的猴山,日本奈良的鹿群,都是游客喂养的动物,离真正野生动物相去甚远。黄石公园比起前述各处高了好几个层次,但终究游客太多,仍只是一个放大很多倍的野生动物园。要看到真正自然状态下野生动物,一定得去人迹稀疏人类活动极少的环境中去,阿拉斯加、青藏高原都是好地方,可惜这些地方生态环境又太恶劣,动物物种不夠丰富。说到底,观看野生动物的乐土就是两大块,亚马逊河雨林和非洲热带稀树大草原,从生物种类的多样性和生态环境的原始性作为评判标准,亚马逊河雨林力压群芳,绝无对手。

写到这里,再看看手中一张张雨林动物的靓照,真是爱不释手。雨林中光线暗,树木高大目标又远,实在非常不容易对焦取景,当然主要还是自己技艺业余,照片的质量实在不上档次,但俗话说:“瘌痢头儿子自己好”,这些照片均为我亲自攝得,有些动物还是我独自发现並搶拍得手,其高兴和得意非同寻常,几乎每张照片背后均有一段小故事,张张照片我都会珍藏起来,它们是我雨林行最好的见证和纪念。下面这张照片攝于最后一天的清晨。那天起早用过早歺后,走出营地准备踏上归途,回首再望营地,只见那两只鹦鹉就棲息在就近的树枝上,专注地望着我们,它们也不去歺厅搶面包,也不到各处骚扰,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们,似乎不捨我们的离去,一瞬间,淚水模糊了视线,只能转头快速离去。好多天过去了,我和妻子总会常常想起雨林中这两只乖巧的鹦鹉,不知它们搶不到面包的日子又是如何过的?亚马逊雨林,就是一幅最迷人的图画,一支听不厌的动人的山歌,一束永远芳香的鲜花,它也是一首写不完的美丽诗歌,一本读不完的万宝全书。

20.山人乘舟将欲行,忽闻树上鸟鸣声,亚马逊水深千尺,不及鹦鹉送我情。

[1]对亚马逊雨林一直存在误区,很多人认为亚马逊雨林通过吐故纳新,提供大量氧气,有地球之肺的美称。热带气温高,植物光合作用生产氧气和有机物多,但有机物在热带很快可以被微生物分解,地上有机物很薄,这一过程吸收氧气放出二氧化碳。热带雨林放出的氧气与吸收的差不太多,总体上并无多少富余的氧气可以提供。

高清视频,如网速许可,请置播放器于高清(点击右下角齿轮图标)

本系列全文到此结束,谢谢诸位的关注和评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wild1213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多谢分享。五月去秘鲁,可以问几个问题吗?请查一下悄悄话。
洞庭東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少华' 的评论 : 我们在秘鲁期间食欲良好,腸胃功能正常。总的感觉秘鲁的食品安全不是问题,当然尽量避免进食生菜色拉和生鱼片等类食品。高山反应完全主人而异,对多数人而言,减轻高原反应的要诀是:循序渐进,慢慢适应。到达安第斯高原后的第一天尽量选择在鸥雁台或者热水镇这些地方,並且在起始的一、二天里尽量多休息,把活动量降到最低,多饮水。祝你三月的秘鲁行顺利愉快。
老少华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跟着你的笔走了一趟。
我们三月中旬也会去秘鲁,有点担心
1.高原反应;2.泻肚子
想听听你们去过人的建议。

多谢!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nice!
洞庭東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因操作失误,帖子不幸被本人删除。虽然帖子已被重新刊发,但原帖已有1944位点击数和“巫山疑云”、“篮尾巴狐狸”等人的评语已无法恢复,我向读者们致以深深的谦意。已经请求网管帮助恢复,但他们恐也有难处,一切都是我的不是,请诸位原谅。
也请其它作者留意,这里的“刪除”键没有确认选项,在操作时务请小心为上,切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