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颜真卿书法展

(2019-02-11 04:13:03) 下一个


    去东京国立博物馆参观颜真卿书法展。


一开始在电视上看到颜真卿书法展的广告还没怎么在意,后来听妻子说网上评价得非常火,特别是其中的《祭侄文稿》号称天下第二行书,收藏于台湾的故宫博物院,在台湾都不拿出来展,这次在日本出展,引起台湾很多人的批评,意思是不珍惜国宝。如此难得一见的书法真迹,确实不应该错过。听说国内很多人只为了看这篇《祭侄文稿》,特地跑来日本。我已经住在日本,就更没有理由不看了。


    在上野的东京国立博物馆门前排队等候时,前后都有国人。后面的是一个年轻父亲,领着一个小男孩儿。小男孩儿一个劲儿地问他爸爸排队看什么。前面的好像是母女三人。排在我旁边的一个日本人男子,好像喝了酒,站立不稳似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他突然开口问前面的母亲模样的女子:“你会说日语吗?”女子回头答道:“会说一点,说得不好。”其实说得蛮流利的。男子又问道:“你知道这个名叫颜真卿的人吗?”女子回答道:“知道,他在中国非常有名。”男子说道:“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人。”听到这里,我不禁心里有气,不知道跑到这里凑什么热闹。


    排了二十分钟后,进入馆内。颜真卿书法展在二楼,分成两个展馆。第一馆排着长队的,都是在等着看《祭侄文稿》的。需要排队等九十分钟。排队期间,听到很多人说中文,感觉差不多有一半左右都是中国人。也许是春节假期的缘故,所以国内很多人有机会出来,但不管怎么说,一幅书法能让这么多国人不远千里赶来,确实令人感到震撼。116日开展以来,到今天211日,参观者已经突破了十万人。馆里把《祭祀文稿》的文字印在一条条红布上,从上面垂下来。一个日本小男孩儿问他妈妈道:“这个人是日本人吗?”他妈妈回答说“是中国人”。男孩儿又问道:“那为什么上面有个‘子’字呢?”他妈妈说:“那也是中国字。”很多年轻的日本人也加入到参观的行列之中。


    因为排队等着看《祭侄文稿》的人太多,工作人员用日文一个劲儿地说:“请大家不要在文稿前停留,边走边参观!”手里拿着中文的牌子,在每个人面前晃来晃去。如此难得一见的真迹,应该驻足细品,但为了不引起混乱和拥挤,也只能这样了。这种情形让我想起了在上野动物园看大熊猫的情景。


    排队看完《祭侄文稿》,又接着看颜真卿的其他书法。一对日本年轻人饶有兴致地看着,女子向男子解释说:“你看他的字,起笔圆润,像蚕蛹的头。”我还想,这个比喻亏得她想出来,后来看了说明,才知道原来颜真卿的书法特征就是“蚕头燕尾”,早有定论。


    除了颜真卿的书法,展出的还有唐代几大家如褚遂良、虞世南、欧阳询、张旭、怀素等的字帖。三个台湾来的年轻人看到怀素的草书上的“怀素家长沙”的几个字时,其中一个女孩儿说道:“长沙可能是一个地名吧?”台湾人的中文交谈起来没有障碍,但有些台湾人对大陆的了解之少,却让我感到吃惊。


    馆内不许拍照,只有一幅拓本可以拍照,是唐玄宗的《纪泰山铭》,估计是原尺寸大小,像瀑布一样从上到下摊开来,很有气势。


第二馆还有宋元明清的书法家的文字。我还听到一个台湾男子对一个女子说,“那边有董其昌的书法欸!”估计是那个女子非常喜欢董其昌的字吧。


一个书法展,除了看字,还看到了各种人间模样,不虚此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他们的小石子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