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超市战争

(2018-11-15 13:08:26) 下一个

  周末的早晨,打算包饺子,可是家里没韭菜。想到做到,立刻开车上路,出门采购。

   我家周围十哩地内,有五家亚洲超市,各有特色。其中韩国超市最干净,而且有特别吸引人的韩国农场自产大枣、特色葡萄和香脆的亚洲梨。我一逛起来肯定完没了,并以韭菜的名义带回一堆零食,家里可还等着我回来拌馅呢。我决定以家务为己任,下主路,拐向离家最近的一家中国超市。

  这家超市存在十几年了,地处小镇唯一的主路边上,有宽大的停车场,而且三分钟车程内有州际高速入口和邻镇的一条主路。同一个屋檐下还有一家日餐厅、理发店等,是小镇的地标之一。

  想当年,刚开业的那阵,生意火爆,吸引了周围十几个小镇的各色族群。在华人圈里,大家更是普大喜奔(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可没几年,随着其他超市在附近几个镇接二连三地开业,这家的客流量就如同炉灶前的刨火棒——天天短;又如同货架上被冷落了几天的青菜,打蔫了;即使有段时间实行逢周二打九折优惠,也无力回春。再后来,旁边开了一家巨无霸式的自助餐厅,好像一剂强心针,让生意又稍有起色。

  进入超市,恰逢周六早上十点,后边半哩地外一家中文学校正在上课。早年间这时是家长们出来买菜,趁机聊天、八卦的时候,现在店里只有廖廖几个客人,其实这早已是常态,感觉有点心酸。员工们倒是在各司其职,忙着上菜、整理等。我径直走到蔬果区,找到韭菜,又顺便看一下葱姜蒜等。

  忽然,从入口附近传来高分贝说话声。抬头一看,一位小个子非裔女子,好像需要什么帮助,想找员工帮忙,她边说边往里走找人。不远处有一位前台收银员在跟摆放青菜的大姐聊天,非裔女子冲她喊,"Hey, boss!" 收银员赶紧停止聊天,装作没听见,冷着脸,走回自己的位置。这位女子又盲目地冲另一位经过她身边的员工喊boss,那人也赶快躲开了。我正奇怪,怎么没人去找经理来了解一下情况,女子已经找到了她要找的人——一个刚推了几箱番茄出来的男员工,五、六十岁,极瘦,相貌老实,背微驼。

  原来,那名非裔女子想要买被下架处理已经扔进货架下纸筐里的烂番茄,负责番茄摊的大伯就自己做主,标价一块钱。这本来是小事一桩,没想到在收银台竟然受阻,女子就折回菜部找说法来了。一时间,刚才冷清、安静的菜部嘈杂起来,争执和解释,伴着男声、女声、广东话、普通话、英文越过白菜萝卜茄子辣椒,在空中交织。一位正在整理蔬菜的员工——也许是负责人,大声喊,“不能卖啦。现在哪有一块钱一磅能买到的番茄,那一堆起码有五、六磅。想一块钱都拿走,怎么可能。即使卖不出去,烂了扔掉也不卖給她......”

  事情很快就平息了,因为那名顾客放弃争执,离开店里。其他观望的顾客继续埋头挑菜。我拿好了自己的几样,准备去收银台的时候,刚好遇到番茄老伯单手拎着一个纸箱,走到择菜大姐身边,扔在地上,手指着箱子给她看,嘴里愤愤不平地嘟囔着。我伸头一看,就是那几个惹事的番茄!八、九个不到一箱底,个个身上长了烂疮,有的已经甚至是黑黑白白的霉斑。这种烂番茄,没有被卖掉,不是出于商品质量管理、卫生标准之类,而是因为出价太低,也令人匪夷所思了。

  一家超市能长长久久地保持生意兴隆,需要很多条件和努力;但是破败只需要一个理由。自从我看到超市员工擦抹瓶装食品的保鲜日期;看到熟食部关张;甚至看到我熟识的老员工,去竞争对手处另谋高就后变得非常开心——因为工资高,各部门行事有规则,我知道这家超市的颓势已如大江东去,不可挽回了。

 

相关博客

爱你在心口难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sanpablo 回复 悄悄话 華人超市食品不新鮮,不安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