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遭遇直升机妈妈

(2018-11-11 18:30:34) 下一个

 

“想私教个中文课吗?”闺蜜有一天打电话来。真是困了有人送枕头,我正琢磨着把曾经用过十年的中文教科书重新拾起来,就有学生送上门来了。“可以啊。”“我朋友的朋友介绍的,那我把你微信号给孩子妈,你们自己联系啊。”闺蜜嘎嘣脆地挂了电话。我兴致起来,扔下整理了一半的换季衣服,跑去地下室找以前用过的中文识字卡片,打算重拾记忆。

   晚饭后,有信息进来,“你愿意教我孩子中文吗?”咳,原来是小虾,怪不得联系人里一直没有收到加朋友的请求。我私聊名单不长,一百多人——无一例外,都是认识的。与我维持点赞之交的人比点头之交的交情要稍微深入一点点,这样我的朋友圈从来不用分组,总是大方显摆。

  我与小虾结识于一个户外群,有几次共同参加活动的经历。当时聊得还行,就互留了微信号,但后来也没怎么私下联系。  她十几岁从东南亚来美,母语是广东话;在美国读了中学和大学,后来跟相同背景的先生结婚,孩子们都大了,而且个个优秀。

  “当然愿意啊。”我加了一个微笑符号回她,心里却有点困惑:到底是谁要学中文呢?根据她的朋友圈,儿子几个月前就完成了三年住院医实习,难不成已经有孙子了?

“你是北京人吗?”第二个问题进来了。咦,难道标准普通话还不够,还非要学北京腔?我虽然从小跟着父母颠簸流离,但刚好以前的户籍是北京。看她还是有怀疑的态度,我觉得她朋友可能太多,忘掉了我是谁,就赶紧自拍一张,无修图,发过去了。发本人照片,除了帮助潜在客户恢复记忆,也是为了证明我端正的五官是不会给人民教师队伍丢脸的。

  “我当然记得你的。” 原来,她儿子在做儿科医生,医院靠近中国城。他母语是英文,会说广东话,能听得懂一些普通话。有许多小病人的家长是新移民,不大会英文,只会普通话。他想学些简单国语对话,便于了解病人一些症状。看看人家,多么有责任心、知道上进的孩子。

 “可以换成语音吗?你用国语说几段话,我来听听。”聊天很自然地被转成了电话面试。我赶紧开始在脑子里组织语言,同时抱着电话,边清嗓子边冲进厕所,躲开屋里的钢琴声,电视声,电玩声。关上门后,我收起垮垮的京片子,语速放慢到平时的百分之七十五,开启了语音通话模式,进行一个尽量正规的自我简介。毕竟这位是潜在的雇主,母语又是广东话,我不能保证声音甜美动听,但至少要让她听懂。

  我卡在三十秒为一段,说了三段之后,对方回音了。

“你一节课要上多长时间?”“一周要上几次课?”“怎样收费?”面试过,对方的信息就开始叮叮叮的过来了。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答案也自动跟来了,“我儿子说一节课两个小时可以吗?”“我儿子一周可以有空一次或两次。”“我儿子肯出一小时十五块。”

“教学时间我要跟学生本人具体商量,看他要学习的深入程度,可以随时调整的。收费就这样吧。”我本来也没有私教价钱的概念,如果他仅仅就学习一点诊所的基本对话,估计上不了几次课,看朋友的面上,免费送他算了。幸亏心里有这个底,不然当时就撂手机了。我儿子现在也就算个高中肄业,平时辅导个小孩功课,还一小时二、三十呢,我倒是越活越抽抽了。

  再小心眼一下,不知如果这是私教MCAT,他或他妈肯出多少钱?一百?

“我儿子很忙的,我都不知道他的时间安排。等我加他进来,你跟他说一说啊。”几秒钟之后,小虾建了一个三人群,“摩羯啊,我邀请我儿子和他女朋友在这里。你可以在这里介绍一下你自己,简单用语音在这里讲几句。”小虾写到。我一时有点错乱,搞不好微信还有隐身功能我不知道?明明群里除了小虾和我,就只有一个好像是女孩子的英文名字。我打了招呼,根据指示,又把刚才面试的内容重新说了一遍。鉴于群里的第三个人是美一代广二代,我把语速更放慢到平时的百分之五十。再练习一下基本就可以去给树懒配音了。

“我儿子女朋友的中文也是很好的。我儿子很忙,不知道现在是在上班还是在睡觉。我叫他女朋友来听一下。”闹半天要联系到学中文的本尊是要过好几关的。既然小虾作为妈妈可以跟我国语交流,女友中文又很好,我不知道为什么还硬是需要一个老师来教会话。

 “我儿子女朋友是讲广东话的,但是可以听得懂国语。”小虾好像知道我心里在嘀咕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哎,看来是我的思维狭隘了,擅自把中文定义为普通话一种,不能怪人家说话大喘气。

 “我儿子周六、周日一定会上班,其他的时间说不准,有时周一、二、三, 有时......”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直盘旋在子女身边的直升机妈妈?

  我看我们几个这样来来回回已经折腾了一个小时,就打断她,提出只要商定好第一次的时间,其他具体什么问题就容易解决了。她同意,说去找儿子商量。“你联系他,他可能不回你的哟。以后上课也一直要通过我联系他,他很忙的。”得嘞您,只要有个准信儿通知我就齐了。要不要先把您的口音纠成北京音,再转给儿子呢?

  过了四、五天的晚饭后,我收到来自一个陌生号的短信,是小虾的儿子,久仰的儿科医生。信里说,他本来打算今天开始,但临时有别的事拖累。我先吃了一惊,今天上课?小虾没来信息啊。我什么都没准备呢;再一看,也许不上?也没说拖累到多晚啊。为了保险起见,赶紧请高中肄业的儿子暂停游戏,帮忙看看短信,不要误了事。不出所料,凭他的情商和智商,啥也没看出来。我客气地如实回了:没准备,而且正要出去逛,coupon最后一天啊。虾儿子秒回,I never planned anything. 啥意思?前一条短信又是啥意思?看来我还是得找他妈去。

  又过了几天,我决定要停止这个有开头没结尾的游戏。我上网找了几个学中文的网站,免费的,发到了小虾、女朋友和我的群,(发现虾儿子已经被拉进来了),请小虾转告,他要的那一点点会话内容完全可以自学,有问题随时联络我,义务解答。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mamacao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楼主聪明人,不要跟这种人浪费时间!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还真有这样的妈妈呀。 让人又可气又可笑。谢谢分享。 :-)
疏影浅斜 回复 悄悄话 哈哈!
Madrigal 回复 悄悄话 直升机妈妈,引以为戒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