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艳遇丽江:纳西古乐浪淘沙

(2013-09-16 23:28:56) 下一个

 


要离开丽江的那个早上,已经在城中逛了好几圈的我们决定往西边的山坡上走走。

走着看着,就碰到了一处名为桃花岛的茶酒吧。一排朴拙的茶座架在半空之中,整个丽江城都在轻轻的俯眼之下,很是好看。




我们坐下来小歇,才点完冷饮,竟听到旁边有人在弹古筝。扭头看去,是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男人。

他先弹了一曲《春江花月夜》,然后又弹了一曲《菊花台》。朗天、矮城,清风送爽,清音怡人,真要让我们不知身在何处、不知今夕何夕了。

后来我同这个男人聊了起来。听到我也学过一点儿古筝,他很高兴,竟请我也弹上一曲。可惜,草包头的我已经将曾经烂熟于胸的曲子忘了个一干二净,只能乱拨拉两下了。

坐进他的小阁,才发现他用的是一张断了弦的琴。都说断了的弦接上了也难再奏出好听的音乐,我自己就曾试过,确实不行。可是,在这个男人这里,却非常可行。

想来很自然地他会同我聊起纳西古乐,而我在听他说之前,对纳西古乐基本上是茫然无所知的。

他说纳西古乐保留了很多唐朝旧音,很值得一听。 他自己时常会到坡下的宣科那里,向那些老艺人学习纳西古乐。

说着聊着, 许是投缘了,他主动提出弹一曲纳西古乐《浪淘沙》给我听。

“很好听,其风味同《春江花月夜》有些类似。”他弹完之后,我说。

“配着李煜的词唱,会更好听。”他说。

因为事先未留心纳西古乐,也不知道有专场的古乐演出,所以不能一睹纳西古乐的风采了,当下心中生出一些遗憾。

回来后,在youtube上听到宣科他们的纳西古乐,其中的《浪淘沙》,和这位男子的演奏大相径庭。感觉音乐被道场化了,全不是那个味道了。

想想,很多优秀的传统音乐是不是都是这样,被各种各样人为的“装饰”遮住了本来秀美的容貌?就像最后我请这个男子再弹上一曲《梅花三弄》的时候,因为节奏处理上的差别,他弹出的也不是我喜欢的样子。

若不是陈悦的一曲,我又怎么会知道三弄原来是这样好听的一支曲子呢?!

念及此处,真是又后怕又庆幸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