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火烧圆明园到火烧巴黎圣母院

(2019-04-16 09:48:21) 下一个

首先声明,我把这俩是搁一起说,丝毫也没有要掩饰我对于巴黎圣母院遭遇火灾的惋惜悲伤的感觉。其实我不是要说这俩事件,是要说这俩事件发生后人们的反应。

巴黎圣母院的火灾发生在昨天,今天就有好多好多华文写手在网上发表文章。单就文学城首页,就有许多感人的文章,比如说:我想哭,欲哭无泪。这样一种情怀我能够理解的,所以这一次我尊重这些人的感情流露,没有劝说这些人去哭一些不大相干的事情。如丧考妣虽然有贬义,至少也说明相干不相干的事情,在感情流露是应该是有差别的。我还看到一帖:评巴黎圣母院起火后的笑声。这个标题一看就知道作者要说什么,自然是发现有人幸灾乐祸了,作者要谴责一下这些幸灾乐祸的。因为我自己也觉得这些幸灾乐祸的人应该受到谴责,所以我就点开去看了帖子,并想劝一劝作者,幸灾乐祸的毕竟是极少数人,不要过于悲痛。看了以后,却让我噎着了,作者为了表达对幸灾乐祸者的义愤填膺,用了大量的脏字,诸如“猪狗”"畜生",等,还有一些解剖学专业词汇。这样一种现象我就得说几句了。因为维护巴黎圣母院要文明。正如当年袁世凯称帝的青楼请愿团一样,既然你们要来参与政治,关心国家大事,至少要把那肮脏的身体洗一洗再上街吧?这位网友也一样,据理力争的力量最强大,谩骂最无力。巴黎圣母院这么高雅的地方,稀罕你这种用肮脏的身躯来维护的情谊吗?

再重申一贯的主张:用高雅文明的言语,可以强有力的表达任何观点!

我想起来了当年,火烧圆明园以后,法国作家雨果的一封信,我附在后面。希望我们学一学雨果这样人用高雅文明的言语,强有力的表达任何观点的文风。

 

1861年11月,法国伟大的文学家雨果曾复信给一个名叫巴特勒的上尉,在信中雨果怀着无比的愤慨,怒斥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罪恶行径。以下是雨果复信的摘录:

“先生:您问我对这次远征中国的看法,您觉得这次远征值得称誉,干得漂亮,而且您很客气,相当重视我的感想。按照您的高见,这次在维多利亚女王和拿破仑皇帝的双重旗帜下对中国的远征,是英法两国的光荣;您想知道我对英法两国的这一胜利究竟赞赏到何等程度?既然您想知道我的看法,那么我答复如下:在世界的一隅,存在着人类的一大奇迹,这个奇迹就是圆明园。


艺术有两种渊源:一为理念——— 从中产生欧洲艺术;一为幻想——— 从中产生东方艺术。圆明园属于幻想艺术,一个近乎超人的民族所能幻想到的一切都汇集于圆明园,圆明园是规模巨大的幻想的原型,如果幻想也可能有原型的话。只要想象出一种无法描绘的建筑物,一种如同月宫似的仙境,那就是圆明园。假定有一座集人类想象力之大成的宝岛,以宫殿庙宇的形象出现,那就是圆明园。为了建造圆明园,人们经历了两代人的长期劳动,后来又经历过几个世纪的营造,究竟是为谁而建造的呢?为人民。因为时光的流逝会使一切都属于全人类所有。艺术大师、诗人、哲学家,他们都知道圆明园,伏尔泰曾谈到过它。人们一向把希腊的巴特农神庙、埃及的金字塔、罗马的竞技场、巴黎的圣母院和东方的圆明园相提并论。如果不能亲眼目睹圆明园,人们就在梦中看到它:它仿佛在遥远的苍茫暮色中隐约眺见的一件前所未知的惊人杰作,宛如亚洲文明的轮廓崛起在欧洲文明的地平线上一样。


这奇迹现已荡然无存。有一天,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大肆掠劫,另一个强盗纵火焚烧。从他们的行为来看,胜利者也可能是强盗。一场对圆明园的空前洗劫开始了,两个征服者平分赃物,真是丰功伟绩,天赐横财!两个胜利者一个装满了他的口袋,另一个看见了,就塞满了他的箱子。然后,他们手挽着手,哈哈大笑着回到了欧洲。这就是这两个强盗的历史。在历史面前,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国,另一个叫英国。对他们我要提出抗议,并且谢谢您给了我抗议的机会。统治者犯下的罪行同被统治者是不相干的,政府有时会是强盗,可是人民永远不会。法兰西帝国从这次胜利中获得了一半赃物,现在它又天真得仿佛自己是真正的物主似的,将圆明园辉煌的掠夺拿出来展览。我渴望有朝一日法国能摆脱重负,清洗罪恶,把这些财富归还被掠夺的中国。先生,这就是我对远征中国的赞赏。”

————来自百度文库文章《雨果看火烧圆明园》

 

 

毛主席在纪念堂等一场大火,比圣母院大!

 (2019-04-16 08:57:25)下一个

当地时间4月15日傍晚,位于法国首都的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造成巴黎圣母院塔尖倒塌,建筑损毁严重。

法新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火灾可能是由大楼内正在进行的装修工程引起的。法国执法官员排除了纵火和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动机,他们将此次火灾视为意外事件。

当大教堂中心那个标志性的塔尖在烈火中轰然坍塌时,很多人再也无法抑制泪水,就像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说的:

法国人民内心的一部分也被烧掉了。

法国人民爱护巴黎圣母院,世界人民也爱护巴黎圣母院。因为那不是一座普通的庙宇,不是等同于文革期间摧毁的任何一座庙宇。那是一种文化,一种文明的物质基础。

敲钟的老人话不多,只说一个字:“美”,就能够让人心醉。

我看到这个消息,着实为这个有生命的建筑物惋惜。我首先想到的是北京的毛主席纪念堂。我知道,建造毛主席纪念堂不是毛主席本人的意愿。如果是毛主席本人的意愿,哪怕是半推半就,我绝对不可能成为毛主席的好战士。

毛泽东是为公的,不是为私的。如果毛泽东要为私,蒋介石加上邓小平都不是对手。这样一个感悟,是我在看到有人比较这些伟人后人的时候,谁谁谁谁的后人吃香的喝辣的过得有多滋润的时候。也有人比照这些伟人的遗孀的晚年生活,更是缺乏智商到了极点。一个为公,一个为私,怎么比?

我理解的毛泽东,他老人家并不愿意躺在天安门广场。我相信,任何一个毛主席的好战士,也不希望在天安门广场看到什么,因为毛泽东思想,是与人的心灵感应的源泉。

也许有一天,会有一把圣火,一把神火,来自天国太上老君的炼丹炉, take it away?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淡定哥 回复 悄悄话 不必太在意有人借机兴风作浪,不过是些假慈悲真反华的败类,当然,他们也不可能是真的基督教徒
mae 回复 悄悄话 赞博主!好文!

作为一个人,活得真实一点并不太难,也有这个权力,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爱恨情仇。也许一些人的文化情怀使得他们更倾向于难受惋惜和捶胸顿足,但对于其它中国人,请允许别人发出“哼哼,你也有今日”…在我们高喊多元和宽容的今天,我们很多人似乎无法接受自己同胞出于本真的那份爱恨…
luck86 回复 悄悄话 对,follownature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能把这两个联系上,的确有点病态。
stapler123 回复 悄悄话 博主想说明什么?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太可惜了!
零不是数 回复 悄悄话 跑到别人的博克去讲难听话,还自称教别人如何写文章,似乎不好.
另外,您在城里没见过更难听的,更赤裸裸的骂人话吗? 好像也没发过这么大的火?
我感觉是另有原因,借题发挥.
FollowNature 回复 悄悄话 赞。 好文. 没有比要幸灾乐祸, 也没必要如丧考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