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回首文革工作组之二:王光美进驻清华

(2019-01-29 07:15:03) 下一个

上回说到所谓的“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出笼,北京大学主要负责人被《人民日报》公开点名批判后,他们手中的权力等于零了。为了北京大学的正常运转,中央授意向北大派出了一个精干的工作组,代行北大党委的职权,组长是张承先,代行北京大学党委书记职务。

向北大派遣工作组是报请毛泽东批准了的,这一点有许多资料显示。

接下来,各校红卫兵纷纷起事之,新的北京市委仿照中央向北京大学派工作组的先例,向闹得凶的学校派了工作组。其中就有派到卞校长那里的工作组,我会专门有一章讲到。

 

最值得一说的派到清华大学的工作组。因为北大清华是国内的招牌大学,其他省市的大学都在看着这两校。

 

更值得考证的是,王光美是怎么成为清华大学工作组的常驻顾问的。因为她是第一夫人,可想而知,工作组组长副组长会不听从她的意见。

后来有人专门采访过王光美,就清华工作组的问题。《王光美访谈录》(2006年出版发行)一书中,她说的还是相当中肯的。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号召'横扫盘踞在思想文化阵地上的大量牛鬼蛇神','把所谓资产阶级的'专家'、'学者'、'权威'、'祖师爷'打得落花流水,使他们威风扫地。"

当晚全国广播了北京大学聂元梓等的大字报《宋硕、陆平、彭佩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

次日,人民日报刊登了聂元梓等的大字报《宋硕、陆平、彭佩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

各校同学开始响应,并质问学校领导。

"6月3日,少奇同志紧急召集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会议在刘家福禄居会议室举行。由于彭真、陆定一被撤职,这一天,李雪峰接彭真任第一书记,吴德任第二书记。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继任陆定一的中宣部。这天陶铸同志坐火车从广州到北京,一下火车就被接到刘家,出席会议。"

"向北京大学和人民日报社派出的工作组进驻,是报毛主席批准的。"

"在这之后,各单位的党委控制不了局面,要求中央下去了解情况。那几天每天有成千上万的群众,围在北京市委大楼前,甚至到党中央、国务院所在地,要求派工作组。"

从6月5日开始,十几天时间里,北京各大中学校基本都进驻了工作组。工作组人数接近1万人。全国其它大城市也仿效北京的作法,向学校派出了工作组。上海对29所大学和11所半工半读大学派出了工作组,对中学派出了160个工作组。未派工作组的,派出了联络员。

"几天后运动发展更加炽烈,有的学校发生打死人的事。"

1966年6月8日,新北京市委通知清华党委,将派工作组来校。晚上,清华的校领导刘冰和胡建和艾知生见到了工作组副组长周赤萍。

向清华大学派出工作组,是报毛主席同意了吗?

工作组是8号下午抵达清华大学的,而且,是副组长周赤萍(解放军中将,冶金部副部长)先行到达;组长叶林(国家经委主任)是9号才到的。

"少奇、恩来、小平同志是6月9日乘一架飞机去杭州,向毛主席汇报,当面恳请主席回京。毛主席仍委托少奇同志主持中央工作和领导运动。少奇、恩来、小平同志12日回京的。"

1966年6月13日,蒋南翔停职反省。

据《大事日志》统计,"据说12至16日,103名清华干部被戴上高帽游行。工作组把112人定为走资派,16人打成反动学术权威,50多人打成牛鬼蛇神。"

6月15日,上任2周的陶铸在高教部讲话:'高教部的问题不是不大,而是很大。不仅高教部有问题,清华大学问题也很大。这个问题是什么性质呢?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修正主义分子统治了我们的高教部,也占据了我们的最高学府清华大学。从揭出来的大量的事实来看,以蒋南翔为首的一伙人把高教部搞成不是以毛泽东思想挂帅的高教部,不是坚决执行毛泽东思想来推进全国的高等教育,而是相反,他们反对毛泽东思想,坚决拿资产阶级思想来毒害高等学校的青年,把高等学校引向资产阶级邪路上去。'"

这里,老淡我有所保留的,当时是不是“学校党委控制不了局势,以及几万学生去北京市委请求派工作组”?正如六四戒严时,北京的局势是不是如陈希同向中央报告的那么严重?这两件事,估计都不会有真相浮出水面。

王光美是6月19日去清华大学的。什么原因与理由导致刘少奇指派王光美来到清华大学的工作组?不得而知。

这一天,6月19日,薄一波副总理也在清华看大字报。薄副总理还与蒯大富辩论了30分钟。

王光美回忆说,6月19日,刘少奇听到女儿平平说有人反对工作组,则表示:"6月19日,清华大学出现公开鼓动赶走工作组的情况。当时我女儿平平在北师大一附中上学。她回家说,她们学校有人正在写反工作组的大字报。其他几个学校也出现反工作组的苗头,而且这些人私下串连,有可能酿成风潮。少奇同志说:这是全国大分裂的开始。

6月21日,王光美正式作为清华大学工作组的顾问,配备有两名秘书,常驻清华,在工化系蹲点(蒯大富的老窝)。工作组提出'反蒋必先反蒯'。

从《大事日志》等等资料可以看出,工作组在清华大学的50多天的时间里,主要做了三件事情:第一件,抛出蒋南翔,作为"黑帮",作为文革的主要革命对象,提供给青年学生批判;第二件,甩开清华校党委,把清华大学当时的各级干部,当成走资派。第三件,把给工作组提意见的,反对工作组的学生,打成"反动学生","右派"分子。

王光美对学生讲:"我们不知内情光喊口号并不能斗倒蒋南翔,报上没点蒋南翔的名,陆平是撤职,蒋南翔是停职,要从揭的材料看是不是黑帮。在没有确定之前,先不要斗,否则以后就被动了。"

刘少奇在27日中共中央召集的民主人士座谈会上讲到:"这次文化大革命反对的重点是反对党内的反党、反中央、反毛主席、反毛泽东思想的当权派,彭、罗、陆、杨都是党内的,陆平是党内的,蒋南翔也是党内的,清华大学的运动起来后,他压制民主,怎么能压制得了。"

对大中学的工作组的态度,对立很尖锐。

1966年6月8日,北京邮电学院的红卫兵,敢为天下先,率先将工作组赶出了学校大门。很快,上级马上又给邮电学院派出了新工作组。但邮电学院赶走工作组这一事件本身却有巨大的宣传效应。消息传开后,整个北京城的学校立即掀起了一个狂热的驱赶工作组的热潮。同时,学生们斗争“黑帮”也采取了更为残酷的方式。

工作组开进学校后,收集整理造反派头头的黑材料,准备以牙还牙,对造反学生实行大规模围剿。

但这个时候,学生的造反派与工作组相抵触的情绪也十分高涨。大字报粘到了工作组的门窗上,每天都有成群结队的造反学生找工作组论战。

北大工作组下令封闭校门,拒绝本校学生外出煽风点火,同时禁止外校学生来北大串连参观。工作组还开动全部宣传机器,全天候地宣讲“给工作组提意见是不相信党中央”,“不听工作组的话,就是不听党的话”。工作组还通过行政手段,强令广大造反学生“坐下来”“学文件”。

北大出现了暂时的平静。

1966年7月下旬,毛主席回到北京,批评了派工作组的错误。

1966年7月28日,北京新市委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发出撤销工作组的决定。

1966年7月29日,北京市召开全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周总理、刘少奇和邓小平都作了讲话,做了检查,说自己对文化大革命的不理解,不得力。其中,刘少奇特别讲到:是"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刘讲话后,毛主席出来接见了全体代表。

1966年8月13日,工作组从清华大学全部撤离。

清华人沈如槐在他的《清华大学文革纪事》一书中写道:

"即使从今天的眼光看来,我仍然认为工作组的做法是有问题的。第一,工作组夺了校党委的权,一下子罢免全校500多名干部的官,这是不相信清华党的组织;第二,工作组几天之内又将反对工作组的700多名学生打成反革命,这是不相信清华广大群众。毛主席说:"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工作组既不相信群众,又不相信党,其结局就可想而知了。

向高校派工作组本意是加强党的领导,但这恰恰是以否定党的领导为前提的。工作组代理行使校党委职权,使清华原有的党组织和政治工作体系一下子陷于瘫痪,却从根本上否定了解放后十七年党在清华的领导。这样就助长了学生的造反精神,出现了部分学生乱揪、乱斗干部的局面。而工作组用生硬的办法限制学生的造反行为,又造成了学生的不满与反抗。工作组不能客观估计学生的不满情绪并加以正确引导,反而认为这是右派学生向党夺权,从而对这些学生进行围攻和斗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yuentin 回复 悄悄话 打亂仗,瞎折騰,還分什么是非曲直?爛彈琴!
yazimoi 回复 悄悄话 王光美绝壁不是个好东西,幸好刘少奇没成中国绝对的第一号人物 否则中国就成为他家的夫妻店儿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