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东亚病夫也应该有爱

(2019-01-11 06:56:40) 下一个

有个说法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今天想说,可怜之人也有爱和被爱的权利。

我们不要以为我们有多大的本事,不要忘乎所以。郭文贵在一件事情上的忘乎所以我就很反感,他说如果他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就会把共产党掐死在摇篮里。我当时的质疑就是:当时你爷爷在干什么?

你爷爷没有做到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认为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能够发财而你爷爷没有,差别只有一个:你生活在文革以后,你爷爷生活在文革以前。而邓小平的经济政策和蒋介石的经济政策有什么不同,你自己很清楚。

谈到中国近代史,中国人心中有无数团淤血,“东亚病夫”称号“辱华事件”,就是这样的淤血团之一。而在近代中国,最早称呼中国为“病夫”的,是中国人严复。

严复于1895年3月发表于《直报》的文章《原强》,文中有两处称呼中国为“病夫”:

“……..今夫人之身,惰则窳,劳则强,固常理也。而使病夫焉日从事于超距赢越之间,则有速其死而已。中国者,固病夫也………”
“………盖一国之事,同于人身…….今之中国,非犹是病夫也耶?且夫中国知西法之当师,不自甲午东事败衄之后始也……….”

严复所说的是“中国是病夫”,没有说“中国人是病夫”,没有侮辱人的意思;大清国当时的确是病夫,严复说的是真话,他没有错。

那么,外国人最早嘲笑中国人为“病夫”的出处,又是哪里呢?应该是清末年代英国人在上海办的的英文报纸《字林西报》(《North China Daily News》)。

1896年10月17日,上海英文报纸《字林西报》登载了某英国记者撰写的一篇批评大清国的文章,原文用的英语词句是:

“……..There are four sick people of the world –Turkey, Persia, China, Morocco……China……Sick Man of the East……”


英国记者说的是“中国是病夫”,没有说“中国人是病夫”,没有侮辱人的意思。大清国当时的确是病夫。英国记者说的是真话。

这位英国记者的言论,既谈不上友好,也算不上恶意,只是一篇典型混稿费的文字。中国人太拿它当一回事,是过分抬举它了。

可是,有人翻译并传播了,是谁呢?是当年的公知梁启超。梁启超读了这份《字林西报》之后,翻译了这篇社论,并于不久之后,在《时务报》上发表了评论。梁启超是这样翻译的:

“……夫中国C东方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然病根之深,自中日交战后,地球各国始悉其虚实也……..”

“……若今日之中国,则病夫也,不务治病,而务壮士之所行,故吾曰,亡天下者,必此言也……”

梁启超的上述文字,翻译成现代中文,是以下的意思:

“…….今天的中国,就是一个病夫,不好好治病,而偏要学强壮人士飞奔快跑,所以说,这种(步子迈得太大)的言论,会亡国的啊……..”

梁启超从外国人称中国为“病夫”的社论当中,引申出了中国人的体格问题,并批评国人不爱运动、被人讥笑为“病夫”是活该。

很清楚了,身为当年中国人意见领袖的梁启超认为:外国人称中国人为“东亚病夫”,只是实话实说,谈不上污蔑。

随后,“东亚病夫”这个名词的再一次大规模传播,是由于1904年出版的一本畅销小说《孽海花》,作者曾朴,笔名“东亚病夫”。这本小说在当年热销得不得了,多次重印,书封面的作者名字“东亚病夫”也随着这本小说的走红,而名声大噪。

还有一个更容易被大家忽略的史实:鲁迅在年轻的时候在日本留学,看幻灯片里日本军队砍杀一个给沙俄军队当间谍的中国人,看到许多围观的中国人很麻木,因此,鲁迅认为“中国人有病”,所以他“弃医从文”、走上了当作家的道路。

鲁迅说“中国人有病”,这恐怕是各位在小学年代就耳熟能详的桥段了吧?

当年,梁启超鲁迅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应为他们看到了一个本质性的方面:民众素质。我们中国什么体制都试过,帝王,共和,民主自由,人民民主专政。

拉不出尿来真的是夜壶不对劲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