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第二位白求恩没有第一位白求恩帅

(2019-01-09 10:23:11) 下一个

有同事常常问我:神韵艺术太美了,你作为华人很骄傲吧?

我总是点点头,是的,我很骄傲!

家丑不可外扬,华人的是非不要请洋人来做裁判。这是我一向对主张。

刚才看到百大夫介绍第二个白求恩的帖子,很有感慨,说一说这第二个白求恩。

我们国家有困难的时候,洋人伸出援手,都是可贵的,都是值得怀念值得尊重值得仰慕的。我的问题是:为什么第一个白求恩家喻户晓,而第二个白求恩鲜为人知?

蒋介石为什么不写一篇日记:纪念第二个白求恩!

如果蒋介石太忙写不过来,陈布雷总还是可以的吧?再不济,胡适总不会忙到写不出来文章的地步吧?

对于帮助我们的人,毛泽东没有忘记,而蒋介石没有记起。

蒋介石没有完成的事业,百大夫在帮忙,好样的,加油!

盖尔大夫 (Dr. Godfrey L Gale)1977年退休时,《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记者Bob Pennington采访了他。大家才知道这位加拿大防治结核病的领军人物和他的太太贝蒂(Betty)竟然于抗日战争期间一直留在沦陷区(山东济南齐鲁医)为中国普通老百姓治疗服务,直至被日本宪兵队逮捕,全家关进集中营四年之久,几遭死难。日本投降后才重获自由。《多伦多星报》1977年3月19日的专题报道中把他称作"第二位白求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大方毛毛 回复 悄悄话 顺便提一下,当时有很多西方医疗界人士去中国做传教士,Dr. Godfrey L Gale只是one of them. 白求恩的mission显然与他们很不一样。
大方毛毛 回复 悄悄话 Dr. Godfrey L Gale去中国做missionary时是英国人,他的护士太太出生在中国-其父母是在中国做missionaries工作的加拿大人。有本书写他们的:China Interrupted:Japanese Internment and the Reshaping of a Canadian Missionary Community。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