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如何防止民选总统“国会纵火”?

(2018-11-05 08:44:30) 下一个


 今天先不说陈水扁肚子里的子弹是不是金属的。只想说一个我还没有答案的思考题。

1933年1月30日,德国总统兴登堡任命希特勒为总理。于2月1日发表一个文告,宣称德国经济高涨的先决条件是制止共产主义对德国的渗透。同一天,兴登堡宣布解散国会,3月5日重新进行国会选举。由于德国共产党的势力不断增长,法西斯分子对能否在大选中取胜没有把握。于是他们阴谋策划了骇人听闻的“国会纵火案”,然后嫁祸于共产党,为建立法西斯独裁统治铺平了道路。

1933年2月27日晚上,德国首都柏林繁忙了一天的街道上开始渐渐安静下来。

“国会起火了!”随着一声叫喊,只见座落在共和广场旁的国会大厦浓烟滚滚,火焰顿起。一道红光照亮夜空,很快火舌吞噬了大厦的中央圆顶,这座用10年时间建成的巨大建筑物笼罩在浓浓的烟雾和火光之中。

国会议长戈林很快来到现场。 他满脸通红,两眼放光,挥动着双拳,大声喊着:“这是共产党干的!这是共产党反对新政府的罪证!我们一定不能再坐等!我们要毫不留情地对付他们,把他们抓起来杀掉!”

几分钟后,德国总理希特勒和宣传部长戈培尔来到现场。希特勒对一旁的外国记者说道:“这是神的指示,我们要消灭共产党人!”

当夜,德国政府发表通告宣布是共产党人放火烧了国会大厦,并声称纳粹冲锋队在现场抓到的一个名叫卢勃的荷兰“共产党员”是“纵火犯”。

第二天,希特勒党徒按照早已拟定好的名单开始了大搜捕。希特勒又颁布了紧急法令,勒令解散除法西斯党以外的一切政党,取缔工会及一切结社、集会。

盖世太保(秘密警察)横行无忌,到处抓人、杀人,德国共产党领袖恩斯特、台尔曼和1.8万名共产党员被捕入狱。连正在德国的共产国际西欧局领导,保加利亚共产党主席席格桢·米特洛夫和另外两名保共活动家也遭到逮捕。

以台尔曼为首的德国共产党在德国人民当中威望很高,对法西斯主义斗争也最坚决,成了希特勒的“眼中钉”。为防止共产党人在选举中获胜,并进一步控制全国,法西斯分子大造反对共产党舆论。“国会纵火案”正是在这种形势下发生的。9月,纳粹分子宣布在莱比锡法庭公开审理这个案件。开庭的前一天,世界许多新闻工作者和进步律师组成的“国际调查委员会”,公布了大量人证物证,证明被控告的共产党人无罪,并提出有根据的怀疑:国会大厦是纳粹党领导人烧的,或是在他们指使下烧的。保加利亚、德国、法国、美国的25名律师还自愿为季米特洛夫辩护,但纳粹帝国法庭不允许被告人自由选择辩护人。于是,季米特洛夫决定自己为自己进行政治辩护,与法西斯分子作针锋相对的斗争,戳穿他们的阴谋。开庭第三天,轮到季米特洛夫出庭。他说:“不错,我是一个布尔什维克,无产阶级革命家……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不是一个恐怖主义冒险家,不是阴谋家,不是政变的组织者,也不是纵火者……”实际上国会着火那天,季米特洛夫根本不在柏林。

季米特洛夫慷慨陈辞,严正地驳斥了法西斯分子嫁祸于共产党的卑鄙手法。他把法庭变成了讲坛,利用它来阐明共产党、共产国际的纲领和策略。

法庭庭长听着这位政治宣传家的长篇演讲,觉得他好像变成了法官,是他在掌握着审讯的方向。他慌忙打断季米特洛夫的演讲,拉出了所谓的“纵火犯”卢勃,问道: 

“你跟纵火犯是什么关系?你们是怎样密谋的?”

季米特洛夫转过身,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卢勃说:“你当众说明,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卢勃答道;

季米特洛夫对着整个法庭朗声说:“问题无疑是很清楚的。在这场审判中,卢勃只不过是被操纵的木偶,可怜的木偶被送交法庭,而操纵者已逃之夭夭。作为一个无辜的被告,尤其是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和共产国际的成员,我对立即彻底查清国会纵火案,捉拿真正的元凶,是很感兴趣的。”

庭长眼看季米特洛夫要把审判引向追查幕后策划者,又立即打断他的话,对他进行威胁。季米特洛夫毫不畏惧,直截了当地提出了一个对法西斯分子最可怕的问题:“纵火者不是通过通往国会的通道进去的吗?” 

庭长失去了自制,吼叫起来:“这个问题不准讨论!”随即宣布休庭。 

法庭后来又进行了几次审判,结果都以失败告终。纳粹党头目们发现他们的策划正在失去控制,便决定由纳粹头子戈林到法庭“作证”。


戈林指手划脚地胡说了半个钟头,季米特洛夫发言,开始反问戈林:“那个荷兰人在起火之前正是在警察宿舍里过的夜,他是怎样潜入国会的呢?应当先从警察和他们的头头中找出纵火犯来。”
戈林气得高声尖叫:“我不是来让你像法官似地来审问我的,你是早该上断头台的罪犯”。

戈林的失态表现使法官都感到难为情了,他连忙结束了这场争论。纳粹分子的这一招又告“失灵”。

在莱比锡审判中,季米特洛夫给了刚刚上台的德国法西斯第一次政治道德上的无情打击。由于他的英勇斗争,同时,各国共产党、法西斯受害者国际援救委员会和其他反法西斯组织也举行了大规模的声援活动,莱比锡法庭终于被迫无罪释放季米特洛夫等四人,但判处卢勃死刑。“国会纵火案”的“谜底”后来也真相大白。

原来,是纳粹党的柏林冲锋队队长带领他的部下,经过通到国会大厦下的一条地下暖气管通道,钻到国会大厦,洒上汽油和易燃化学品,点了火,然后从原路回到戈林的议长府。同时,纳粹冲锋队找到了对放火有癖好的荷兰人卢勃,让他再放了几把火。

希特勒利用“国会纵火案”控制全国的目的是暂时达到了,从1933年开始,德国开始了公开的战争准备。整个欧洲都笼罩在紧张不安的气氛中。

希特勒污蔑此案是德国共产党人干的,并以此为借口于28日颁布紧急法令,废除了《魏玛宪法》中有关保证人身自由的条款,随后在全国范围内对共产党员和革命者进行了野蛮镇压。在法西斯分子执政的最初6个星期内,仅共产党人被关进监狱的就达1.8万人,德国共产党领袖恩斯特极x尔曼和流亡在德国的保加利亚共产党领导人季米特洛夫也被捕入狱。共产党被宣布为非法,工会被封闭,白色恐怖笼罩了整个德国。继共产党受到打击之后,6月22日社会民主党也被取缔,成千上万的社会民主党人被关进监狱。除纳粹党之外,其他资产阶级政党也被迫“自动解散”。1933年底,希特勒宣布“党和国家统一”,这样国家机器完全变为纳粹党的权力工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ccn 回复 悄悄话 历史如明镜:一国系于一党,一党系于一人的做法,将国家人民带入深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