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是谁让中国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

(2018-11-13 06:51:17) 下一个

国殇纪念日(英语:Remembrance Day)订立于每年的11月11日。第一个国殇日于1919年在整个英联邦举行,原称“停战日”(Armistice Day),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于1918年11月11日上午11时结束。不同的地方对节日有着不同的称呼,退伍军人日(Veterans Day)为美国人的称呼。

虞美人花(罂粟花)是节日中一种纪念物品。这个时候的一甚至二周的时间,英联邦的国民都会在胸前佩戴一枚象征纪念一战阵亡士兵的罂粟花胸针,作为纪念。而作为政要,那更是必须。就在那一年,英国首相访问北京,戴着这样的胸花进了人民大会堂,国内上下掀起轩然大波:因为让人想起了鸦片。虽然这样的花是不结罂粟果的,然而却是一样的花。所以国人的反应也不能说成是杯弓蛇影或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个时候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中国在一战期间并没有出兵,却成为了战胜国。虽然在巴黎和会上作为战胜国的中国依然受到蹂躏,更不同于作为二战战胜国在雅尔塔协议是被蹂躏,但是,作为一战的战胜国,无论怎么说,还是值得称道的。

那么,是中国成为一战战胜国的,是哪一位或哪几位先贤呢? 

话说1914年8月初,称为同盟国的德、奥一方的国家,和称为协约国的法、英、俄一方的国家,相继向对方宣战。由于这些主要参战国在中国都有势力范围,于是,他们都拉拢中国,以期保有并扩大其在中国的势力范围。

8月6日,北京政府宣布中立。8月23日,日本第二舰队封锁胶州湾,要求中国把黄河以南划为中立区,以便日军行军,要中方撤出胶济铁路沿线及潍县一带的驻军。

袁世凯向他在辛亥革命时就熟识的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求计。朱告诉袁:日本已经参加协约国,英国不能抵制盟国。如中国对德、奥宣战,中、日都是协约国,我们不能看着盟国欺负盟国,事情就好办了。袁世凯表示中国可以考虑加入协约国,但无出兵欧洲。朱尔典说可以不出兵,中国在精神和物质上尽可能地支持就是尽了盟国的义务。袁世凯应允。

10月28日,日军包围青岛要塞,德皇威廉二世电令德军坚守,“战至最后一人”。11月7日日军攻下青岛,德军要塞司令向守备部队下了投降令。10日,日军司令神尾与德国胶州总督华尔德举行了战胜国与战败国的“移让礼”。

1917年3月初,一艘载有500多名中国劳工的法国邮船被德国潜艇击沉。3月14日中国政府外交部照会德国公使,宣布与德国断绝外交关系,但是没有宣布参战。随后,中国警察占据了德国在天津和汉口的租界,海军占据了自战争以来拘留在中国港121艘德国船只,但没有取消德国侨民享有的领事裁判权。

4月6日美国对德国宣战,继而触及到中国政府是否参战问题。这时日本已经和英、法、俄、意4国秘密达成谅解,4国承认战后日本在山东的权利;段祺瑞政府交给日本3个兵工厂由日本代为整理,并请日本军官帮助中国政府练兵,段祺瑞政府得到日本一亿日元贷款;法国还以日本促成中国与德国断交作为支持日本的条件。由于英、法都支持日本的立场,美国也同意中国参战。美日双方还于11月2日签订了《蓝辛石井协议》,美国承认日本在华享有“特殊利益”,日尊重美在华的“门户开放”、“机会均等”。

8月14日段祺瑞的国务会议公布了宣战书,协约国和美国相继向中国政府保证“尽力赞助中国在国际上享得大国当有之地位及其优待”。

宣战后,中国政府取消了德、奥两国在中国的领事裁判权;收回了奥国在天津的租界;没收了德华银行;解除了奥国在华士兵的武装等。中国给协约国运去大批粮食,向法国派去一个军事调查团,继续向欧洲和中东派遣劳工(参战前已派遣),共17万多人。段祺瑞利用这个时机向日本大借款,并在编练参战军的名义下大肆扩充自己的实力,以求在国内实现段氏的武力统一。

1918年1l月11日德国向协约国投降,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同盟国失败告终。

1919年1月18日在法国巴黎召开了解决战后和平问题的国际会议。中国冲破了日本的阻挠,以参战国的资格参加了和会。美、英、法、日对山东问题又进行了一番相互承认对方利益的交易。他们根本不让中国参加有关会议,几个大国都得到一些战败国的领土或殖民地。日本得到了原德国在太平洋的岛屿,这为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进行太平洋战争埋下了伏笔。5月1日英国外交大臣将有关山东问题条款的主要内容转告中国代表团,中国代表团再三索要草约文本和会议记录,都被拒绝。中国代表团于5月4日向美、英、法严厉抗议,谴责这个牺牲中国主权的决定。6月28日是凡尔赛条约正式签字的日子,签约前3小时,中国代表团以中国政府的名义向大会提交了书面声明:中国代表团“之签字于条约不妨碍将来于适当之时机提请重议山东问题”,被最高会议退回。中国代表团只好决定不在和约上签字,并发表声明:“媾和会议,对于解决山东问题以不予中国以公道。中国非牺牲其正义公道爱国之义务,不能签字”。

在巴黎和会上,各帝国主义国家对中国,仍是互相掠夺、争夺霸权。因互不相让,最后有偿地拉下日本在大战期间在中国形成的霸主地位,使中国又恢复到几个帝国主义国家共同支配的局面。中国虽然是“参战国”、“战胜国”,但仍是一只被豺虎欺凌伤害的羔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