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红线女的传说

(2018-10-09 06:26:30) 下一个

广东粤剧是很美很艺术的,她造就了一位伟大的艺术家,艺名红线女。和常香玉白玉霜一样,是几代人的偶像。

最近看了一个抗日神剧,片面就是红线。其中的行动代号为红线行动,其中的突击队名为红线支队。讲述的是南洋抗日支队与新四军互动抗日的故事。因为我知道叶飞将军就是菲律宾人,和南洋支队是老乡。所不同的是叶飞将军在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了。电视剧很是震撼,故事情节合理,节奏符合心跳频率,演员靓男俊女养眼,很值得一看。

看到这里,我想起了“红线”二字。我们汉语里有踩红线一说,莫非这广东南洋对红线二字情有独钟?于是乎,我就查询了一番。

京剧有一个曲目叫“红线盗盒”,讲述的是一个远古时代侠女的故事,这个故事的女主角就叫红线。我不知道其他剧目里有没有相同的故事,但是据红线女讲,她之所以取红线女为艺名,就是受红线盗盒的侠义故事感染的结果。

话说中唐肃宗至德年间,潞州节度使薛嵩有一婢女名叫红线,她熟习经史并擅长弹奏一种名叫“阮咸”的乐器。薛嵩很器重红线,派她掌管文书,称她为“内记室”。

有一回,薛嵩在军中盛宴犒赏属下,乐队也随着演奏。红线听到鼓声有些奇怪,便轻声向薛嵩说:“这羯鼓的音调如此凄凉悲伤,击鼓的人恐怕有心事。”薛嵩也通晓音律,赞同地说:“你说得不错,我也有同感。”便召来击鼓的人,询问原委,得知他的妻子昨夜去世,因今天的盛会不敢请假,薛嵩立即命他回家料理丧事。

当时,河北地方的藩镇还很跋扈,其中以魏博节度使田承嗣最嚣张。肃宗为了牵制及缓和当地的紧张关系,命薛嵩的女儿嫁给田承嗣的儿子,两方联姻以维护和平。田承嗣身患热毒风,夏天病情恶化,痛苦不堪,常对人说:“我若能移镇太行山东边,享受那边凉爽的气候,定能延长寿命。”于是招募勇士三千人,勤练武功,给予最优厚的待遇。请卜筮官选定吉日,准备进犯潞州。

薛嵩得知田承嗣的意图后,日夜担忧,苦无对策。有一晚,薛嵩在院子徘徊苦思,红线看出主人的郁闷,问道:“是否为了田承嗣想要进犯的事烦恼?”薛嵩回答:“唉!生死存亡大事,不是你能应付的!我继承先祖基业,又蒙国家重恩,一旦疆土有失,有何面目见九泉之下的祖先!”

红线说:“大人请不要再忧虑,让我去一趟魏州,暗中查看那边形势,现在一更天出发,三更我便回来覆命。只需一封向田将军问候的信、快马一匹就可以了。”薛嵩大惊,说:“我居然不知你是个高人,可是万一办不好,招来更大的祸患,那怎么办?”红线充满信心地说:“我一定不辱使命,请您放心。”

红线回房准备行装,头梳乌蛮髻,上插金凤钗,身穿紧衣绣花短袍,脚穿轻便靴,胸前配了一支龙纹匕首,额前写着太乙神名,向薛嵩行礼告辞后,便忽然不见踪影。

薛嵩回到房里,独自喝着闷酒,他平常酒量不好,现在却连喝十几大杯,也没醉倒。到了三更时分,听见窗户有落叶声,他警觉地打开房门,看见红线已经回来了。忙问:“事情办得如何?”红线:“幸不辱命!”并将夜探魏郡的经过叙述一番。

红线说,她在午夜前三刻到达魏郡,过了几道戒备森严的大门,才到田将军的寝室。看见田承嗣在帐内睡得香甜,枕着犀牛图案的枕头,髻上扎着黄色头巾、枕边有一把七星剑,剑前有一金盒,盒内有田将军的生辰八字、香料、珍宝等。当时,侍卫在旁边,各个昏昏沉沉,红线轻轻拨弄他们,也没吵醒,便大胆拿了金盒走出来,出了魏郡西门,就快马加鞭赶回来。虽然半夜往返七百里,潜入敌营、经过五、六座城池,因为一心想完成使命,解除主人的烦恼,所以不觉得辛苦。

第二天一早,薛嵩派遣使者送回金盒,并承上书信一封:“昨夜有人从魏城来,他说从您枕边拿来一个金盒,我不敢据为己有,特遣使奉还,尚请笑纳。”使者匆忙赶路,直到半夜才到魏城,全城戒备森严,正在找寻金盒。使者请求接见,田承嗣见了金盒、读完信,差点昏了过去。心想:“要不是薛嵩留情,如果派来的杀手,早已身首异处了。没想到在数千精兵守卫下,竟有人来去自如,且盗走自己枕边的宝盒!”于是设宴款待使者,并厚赏许多礼物。

田承嗣不敢怠慢,派使者送了三万疋布、二百匹好马,及一些珍宝给薛嵩,并致歉:“我已知错,将改过自新,何况我们本是亲家,日后如有差遣,一定全力以赴。”此后,河北、河南,各邻近藩属和睦相处,纷纷遣使互访。

这时,红线要向薛嵩告辞,但薛嵩不答应。红线无奈地说:“不瞒您说,我上辈子本是男身,学习了神农医书,行医济世,有一回因用错了药,误杀了一孕妇和腹中的双胞胎。我死后,在阴间受罚,判我这辈子降为女子,且为奴婢,幸得主公收留器重。华丽的衣服已穿过、美味的佳肴也尝过,我已非常满足。此次我到魏郡,就是要报答您的恩情,使百姓免受战乱之苦,能做这些事,功劳也算不小,总算可弥补前生的罪孽。我将远走他方,潜心修道,希望能成正果。”

薛嵩邀请许多宾客为红线设宴饯行,薛嵩高歌劝酒,其中有一名宾客,名叫冷朝阳,做了一首歌:“《釆菱》歌怨木兰舟,送别魂消百尺楼,还似洛妃乘雾去,碧天无际水长流。”薛嵩歌声悲戚,红线热泪盈盈,再三拜谢,假藉酒醉离席,此后再也没有红线的消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珠海云山 回复 悄悄话 当年广州有不老的红线女之说。
Susan71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文分享。我最后一次看红线女的广东戏是82年未还是83年初,訪美演出回来在上海人民大午台演出。一票难求,上海也有许多广东人呢!
懒风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很精彩的故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