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抽过HILTON(希尔顿)牌香烟

(2018-10-16 07:05:46) 下一个

昨天说到鸦片,意犹未尽,今天再说几句。

11月11日是加拿大和美国的“Remembrance Day”和“Veterans Day”, 这一天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纪念日,中文译成“军人纪念日”、“阵亡将士纪念日”、“国殇日”和“和平纪念日”等。届时加拿大人都会佩戴一朵红色罂粟花以纪念为加拿大牺牲的人。

其实,加拿大的这一习惯是因为英联邦而来的,因为加拿大的最高统帅依然是英国女王。美国就没有佩戴罂粟花的习惯。

佩戴罂粟花的习惯来源于墓地开满了罂粟花的自然景观。墓地所开的罂粟花是不结果的,也就是不是生产鸦片用的罂粟,却开得是同样的花。

虽然是不结果的花,也许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缘故吧,也许是曾经被疯狗咬过,以至于看到女王的哈巴狗也颤抖的缘故,我们华人看到这罂粟花,无论如何也引不起来敬意的感觉。比较一战和二战对华夏儿女的切身感受不一样的。

这样一种暗示有人不以为然,有人还说很在意的。记得有一个相声是这么说的:张三请客,点了一盘溜肝尖,李四一见,眼泪汪汪。张三问其故,李四说,上个月他父亲刚因为肝癌过世。李四说:张三说:那也没有必要这么伤感的,吃吧,这不是你爸的肝。这李四还吃得下去吗?

汉语里面这伤心和伤透了心二成语的含义,不是可以用言语来表达的。

英国和加拿大一样,11月初的日子里,政要是一定要佩戴红色罂粟花的,可以达一到二个星期之久。所以,那一次英国首相到人民大会堂时佩戴的那玩意儿,应该不是蓄意的恶意,也许应该怪罪中方接待的时候,不合时宜,故而伤害了华人的感情。女王的哈巴狗除外。

我记得我刚来美国时,满大街找希尔顿香烟,因为我在国内第一次开洋荤就是这玩意儿。奇怪的是,所有烟摊上都没有卖的。于是乎,我做了一番研究,原来是这么回事。改革开放之初,中美互动很良性,各行各业甚至有相互支助的项目。其中有一个就是邓公子的残联,得到了国际残联和红十字会等一些支助。来自美国的支助是一大笔美金,在当时讲十分感人的。不过有一点很怪异,付款不是现金也不是残疾人用品,而是香烟,希尔顿牌香烟。

这希尔顿牌香烟对华人的冲击力很大,远比现金及残疾人用品来得猛烈,我当时就和许多没有见过世面的同胞一样,开了洋荤的。

来到美国以后,出于好奇我问了一些美国的烟民,居然没有一个人抽过。这样让我感到很不自在。不过,好在我并没有感觉出身体和精神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感谢美国,也感谢上帝。当然了,最值得感谢的还是我们华夏的列祖列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暴露年龄了哈。感谢楼主讲清了原委。我也一直纳闷怎么再也见不到这个牌子了。
西雅图市委书记 回复 悄悄话 五块一包,劲比较大。卖给中国的烟都非常香,不知放了什么。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怎么对华人冲击大呢?好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