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东方巨龙呵护四小龙翱翔

(2018-10-11 06:26:40) 下一个

说起这汉语英语翻译,我以亚洲四小龙的翻译最为满意。亚洲四小龙,英语翻译成 Four Asian Tigers,很有积极意义,虽然没有翻译出那种横空出世的气概。这个 Four Asian Tigers 是指自1960年代末至1990年代期间,经济迅速发展的四个位于西太平洋的经济体:韩国、台湾、香港及新加坡。

亚洲四小龙在1970年代之前以农业和轻工业(小型工厂)为主导,1970-1990年代经济发展高速。它们利用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机会,吸引外国大量的资金和技术,利用本地廉价而良好的劳动力优势适时调整经济发展策略,发展迅速,成为东亚和南亚继日本国后新兴的发达国家或地区(雁行理论),也成为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的经济火车头之一,其成功的经济发展过程和经验是发展经济学研究的典型例子。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随着国际经济情势发展变迁较为少用。

亚洲金融风暴是有人主导的,以搞垮亚洲经济为险恶用心。那个关键时候,东方巨龙立在那里,双目炯炯有神,上挡风云下拨巨浪,应了老人家那句话:老子归然不动!

鉴于四小龙之首的新加坡心里总是念念不忘在洋人呵护下的日子,上海决定建立洋山港。洋山港的话题如果有必要再说,今天简而言之,洋山港就是为了防备新加坡倒向外星空间而设立的。

事实证明,洋山港是成功的。目前的新加坡港口,只有上海港口的八成功效。

想当年西方列强对中国大陆实行经济封锁,长达30年之久,在中国大陆周边不断挑起战争,迫使新中国抗美援朝、抗美援越,消耗了巨大国力,阻挡了新中国的和平发展。

当然了,即使没有封锁,靠北洋黄金十年的搞法也是白搭的。

不过,这封锁的链条,却让严州四小龙在摇摆中成就了一番事业。1953年,台湾经济已经恢复到二战前的最高水平。抓住美国、日本产业转移的历史性机遇,1960年代初,台湾开始建立出口加工区,从进口替代到出口扩张,虽受两次石油危机的冲击,依然增长强劲,1978年经济增长率高达14%,其中工业增长率达23%,台湾当局强令扩大预算,而很多机关却为不知如何用完年度拨款而发愁。虽有1979年的台美“断交”、民众抗争,蒋经国的权力十分稳固,可以得心应手,开展政治革新,开放党禁、报禁,允许老兵回大陆探亲。

李承晚志大才疏,治国无方,拒绝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至1958年,南朝鲜经济才恢复至二战前的最高水平,为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反观北朝鲜,靠十几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帮助,在一片废墟上迅速重建,展现了公有制度的优越性,许多南朝鲜民众越过三八线,逃往北朝鲜。1961年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推行独裁统治,借鉴台湾经验,大力吸引外资,全力发展经济。至1975年,南朝鲜民众的生活水平已经与北朝鲜持平,看到了通过和平竞争,胜过北朝鲜的希望。

香港大力发展转口贸易,成为中国大陆与西方世界联结的一座桥梁。新加坡建国后,紧随美国,发展经济。因香港、新加坡地小人少,为城市经济体,没有广大的农村,地理区位极佳,经济起飞远较台湾、韩国为易。1980年代初,台湾、韩国、香港、新加坡保持每年约10%的经济增长率,震惊世界,被誉为亚洲四小龙,一时东亚模式、儒家资本主义为世界瞩目,成为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效仿的楷模。

近代东亚经济的发展,是以上海为中心,逐渐向周边地区波及。1920年,上海已经成为继伦敦、巴黎、纽约之后世界第四大城市,日本人、朝鲜人、台湾人、香港人、东南亚民众纷纷来到上海,寻求发展机会。1950年后,因上海被封锁,约10万商人移往香港。东京、香港、新加坡趁势而起,取代上海,成为东亚的金融中心。

中国大陆效仿苏联模式,先发展重工业、后发展轻工业,大搞平均主义,人为压低工人工资。以1980年为例,中国大陆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为人民币40元,而台湾则为人民币400元、800元,美国则为人民币4000元、8000元。从币值上看,台湾工人的工资为中国大陆的10倍、20倍,美国工人的工资为中国大陆的100倍、200倍,但考虑到税收、昂贵的医疗、住房费用、购买力,中国大陆工人的实际工资与台湾工人、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相差并不特别巨大。看到中国大陆极其廉价的劳动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迅速关闭本国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在中国大陆投资,攫取超额利润。

随着冷战的结束,中国大陆全境开放,亚洲四小龙在美国对华战略中的地位开始下降,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根本竞争不过中国大陆,而从加工、装配转向研发、品牌,又受制于技术、市场、人才,效果亦不明显。台湾外向型经济以中小企业为主,高科技之路十分艰难。韩国虽顶住美国的压力,全民打造出三星电子,仍竞争不过苹果手机。

2000年后,台湾进入低速增长阶段。2008年马英九出任台湾领导人,提出了一些发展经济的思路,无奈碰上了全球金融危机,幸得中国大陆的扶持,勉强维持经济的正增长,却无法兑现经济年增长率6%、失业率3%、人均所得3万美元的承诺。民进党的蔡英文拍着胸脯,保证要给民众工作、就业、住房,却是治台乏术,台湾经济深陷困境,民众对“烂菜”深表失望。

朴槿惠虽有服务韩国人民的志向,却无其父的强硬手腕,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拿不出行之有效的措施,走上与财阀联手、推高房价的老路。韩国失业率高升,中产阶级忍无可忍,打着反贪腐的旗号,冲向青瓦台,把朴槿惠送进监狱。5月,新总统文在寅上台后,面对大量失业的青年人,芒刺在背,苦思良策。

香港从“占中行动”到“旺角暴动”,明为挑战香港特区政府,更深层次则是香港经济的困境,大量青年学生找不到工作,底层民众挣扎在温饱线上。梁振英没有寻求连任,黯然引退。7月1日,新特首林郑月娥宣誓就任,要想找到一条振兴香港经济的路径仍然面临严峻挑战。

与台湾、韩国、香港相比,新加坡重法治,大多数民众过着小康生活,不太关心政治。但是,近几年来,新加坡的发展模式也面临挑战,经济增速放缓,一些青年学生找不到工作,底层民众牢骚增多。

亚洲四小龙是美苏冷战、中国大陆被封锁的产物。围绕着美国、日本,台湾、韩国、香港、新加坡发展加工经济、转口贸易,在早期工业化阶段,取得了引以为傲的业绩。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随着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东方巨龙终于苏醒,经济高速增长,彻底改变了贫穷落后的面貌,也绘制了世界经济新版图。造就亚洲四小龙的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四小龙的经济平庸化是大势所趋,如果还沉缅于30年前的辉煌,不思振作,继续下滑不是不可能的,要警防沦为“亚洲四小龙虾”。

自工业革命以来,资本主义社会一直没有解决生产的无限扩大与全球市场的有限性这个基本矛盾,甚至有进一步激化的趋向。发展高科技,自创高附加值产业,挑战美国的经济中心地位,对亚洲四小龙而言,缓不济急,亦不现实。环顾全球,中国大陆进入中速发展阶段,潜力巨大,仍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四小龙应该彻底反思经济发展模式,适度调整发展方向,放低姿态,围绕中国大陆的“一带一路”建设,可以着力点甚多,还有很多机会。台湾蔡英文当局拒不回归“九二共识”,显然是没有出路的。韩国文在寅总统如何处理萨德入韩,考验着他的政治智慧。香港新特首应该鼓励年轻一代到大陆就业、创业。新加坡不能充当美国反华的马前卒。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