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得以善终的叛党者:盛忠亮

(2018-08-09 06:53:46) 下一个

只看到盛忠亮的这一句话,我就知道这个人水平了得:

算我走运也是我倒霉,在出现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的时候,我正好在中山大学上学,而且成了他们当中的一员。---盛忠亮

盛忠亮后来易名盛岳,湖南人,1907年出生,北京国立法政大学学生,大革命中参加革命,曾任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秘书、全国学联中共支部书记。1926年盛忠亮因受到北洋政府通缉,被中共北京市委选派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后于1932年回国,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宣传部长、中共中央上海局书记。李竹声被捕和叛变后,盛忠亮曾短暂接任中共中央局书记一职。(而当时他的爱人,正是关向应先生的前妻秦曼云女士。)

盛忠亮被捕后曾在受审时一言不发,坚贞不屈。国民党特务向顾顺章求教,顾献上妙计——盛忠亮对女友秦曼云言听计从,可从秦处下手。国民党当局立即将秦曼云从南京解往上海,盛忠亮经过秦曼云的苦口劝说,随即折节叛变。

李竹声和盛忠亮都是莫斯科中山大学第二期学生,也都是王明宗派主义小团体“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的核心人物。盛忠亮学习成绩优异,外语能力出类拔萃,又自视颇高。王明等人为了争取盛忠亮,竟用李竹声的老婆方俊如施美人计把盛忠亮拉过去。盛忠亮入伙后果然了得,他被米夫等重用为中山大学支部局委员,兼任支部局秘书,全盘负责文字和会议的翻译工作,所谓参与机密,炙手可热。据说盛后来还是苏联进行“大清洗”时“别格乌”(即“契卡”的前身)的助手。

曾经“最革命的”、“左得出奇”的盛忠亮,1934年10月在上海被捕后竟相当“爽快”地投降叛变,成为国民党特务。

1943年,盛忠亮在民族抗争的热潮中离妻别子,奔赴战场,任中国驻印远征军特别党部少将书记长,其间协同郑洞国将军转战印缅战场达三年之久,为盟军在东南亚战区的胜利做了一些工作。抗战胜利后,盛忠亮在国民政府外交部工作,曾任欧洲司司长,曾出任驻乌拉圭和伊拉克的大使。解放前夕,盛、秦夫妇转赴台湾,1964年定居美国。 

有人曾问:“盛岳、秦曼云这一对叛徒夫妻,后来为何没有遭到中共‘特科’的‘清算’,最后也没有像张国焘和顾顺章那样遭到国民党特务的排挤和抛弃,反而结局挺好?”

可惜盛岳和秦曼云都没有留下相应的回忆,党史著作和回忆也没有留下相应的信息。也许是由于他们叛变后隐蔽得较深,中共“特科”后来也受到重大挫折,无力“迅速出击”,使他们得以苟活;而且,他们没有像张国焘和顾顺章那样张扬,当然也没有像张和顾那样的“资格”来让国民党特务“较劲”。所谓叛徒,聪明者,会选择低调以苟且偷生,时间一长,也就不在人们的视线之中了。一部《莫斯科中山大学和中国革命》(盛忠亮著),盛忠亮全然不谈自己和秦曼云叛变后的经历和生活,不说是难以启齿,也实在是“乏善可言”吧。不过,应该说,这对夫妇的晚年并不是一点作为也没有。

盛忠亮晚年身居海外,仍关心祖国状况,并情系家乡教育。从2000年起,93岁的他在故乡湖南石门设立了一项“盛氏女儿文教基金会”,资助石门的贫困女子完成学业(每年资助10名小学女生从小学三年级读到高中三年级),大致至2006年止,已累计资助了70名女生完成高中学业、10名完成大学学业,先后投入资金约50万元。他还派长子盛孝威博士偕夫人回故乡颁发这笔资金。

当然了,这比起当年盛在上海叛变时鲸吞的各根据地千辛万苦送到上海供上海中央局活动的大量黄金,也算不了什么。

1984 年,时任国家军委副主席杨尚昆以莫斯科中山大学校友的身份,邀请盛忠亮访问大陆,后来回来的只是他的夫人。2007年,拥有着多重身份(叛徒、外交家、商人、作者、慈善家)的盛忠亮去世,享年100 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好似小学读有的一课,说毛主席到医院去探关向应,护士说关政委需静养不宜多说话,
zhige 回复 悄悄话 在什么地方看到过有关评论中这一幕的回忆。执着地坚持自己的信念,很多时候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1981年秦曼云首次回国,向有关部门提出请求想要见一下当年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学,组织上安排与秦曼云见面的就是王鹤寿。秦曼云艳妆浓抹,衣着华丽,而王鹤寿旧衣布鞋、满头白发,神色严肃,一看就是历尽沧桑,询问了当年同学们的情况,王称:“牺牲的都是鬼雄,活下来的都是人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