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伯克利法院的“波尔特”楼

(2018-08-29 14:32:16) 下一个

伯克利法院院的老楼叫“波尔特”楼,是上世纪初一位叫伊丽莎白波尔特的女士捐资修建,为了纪念她已故的丈夫,著名律师约翰波尔特。长期以来,这座楼的名字已经和法学院的历史遗产密不可分。比如,伯克莱法学院校友长期自豪地以“波尔特人”自居。

问题就在于,在加州历史上,这位约翰波尔特是以排华法案理论奠基人的角色而扬名立万的。他写道:“我们美国人一看中国人就反感,我们必须严格禁止不同种族间的亲密结合”。他认为,由于中国人的犯罪本质,智力缺陷,残忍和非人性,他们最好被连根拔,融合是不可能的。(Americans look at the Chinese with “an unconquerable repulsion which it seems to me must ever prevent any intimate association or miscegenation of the races.” Boalt invoked the alleged criminality, intellectual differences, cruelty and inhumanity of the Chinese, and mused it would be better to “exterminate” a strongly dissimilar race than assimilate it)。

波尔特对中国人的看法,在19世纪时也许并不出奇。但是今不同昔,加州现在有百分之十五亚裔,伯克莱校园有超过30%的亚裔,民意不可违。黑头发黄皮肤的师生走进庄严数肃穆的波尔特大楼,在法学院校友聚会亲热地互称“波尔特人”,再联想到此人的黑历史,心理未免别扭。

于是,由于法学院师生校友组成的改名委员会于一个月前提出正式报告,建议把“波尔特”从伯克莱除名,就等着校长的大笔一挥就可执行了。

这个建议,在珍惜“波尔特人”传统的大批法学院校友中引发了极大的争议和痛苦,他们不解地反问,真的有必要这样抹杀历史吗?

这样的反诘自有它的道理。也许,一个折中手段,就是保留“波尔特”在法学院的名称,但同时尽量用华人或亚裔的杰出校友命名该楼周围的建筑。如此,波尔特大楼的只剩下一个名字,而波尔特所鼓吹的排华理论,则在周围一座座赵钱孙李楼的包围下,被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从斯坦福李彦宏马东敏图书馆的开放,到蔡吴明华神经研究所的成立,再到“波尔特”名称在伯克利的去留之争,都显示了中国人或华人在美国乃至世界影响力的渐强,希望这才是炎黄子孙在世界未来的主流,而不是当前中美贸易战带来的阵阵寒意。

 

 

中国究竟要干什么?是想要争老大的位置呢,还是想要劫财呢,还是想要劫色?

说一句实话,西方世界目前完全失去了知己知彼的理智,而是处在了杞人忧天的恐惧之中。

在中国崩溃论和中国威胁论的平衡中,我偏向于中国崩溃论。正如中国的国歌里唱的那样,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也就是说,即使没有外来推力,她老人家自己估计就要倒了。

西方世界没有看到这一点,摆出来了要战风车的架势。所以,我们这些在西方战车上的华人,这个时候要认清形势,顺应历史的潮流,借此机会,让华人融入西方世界。

我们发过誓,当美国遇到攻击的时候,会义无反顾地保护美国。我记得我们在中国生长的前半生,没有发过这样的誓。正如我们到老也没有对父母说:我爱你们。而在美国,孩子们任何一天早上不说这一句,我们这一天就过不踏实。

既然宣誓了,就有言必信,行必果。无论中国是想要争老大的位置,还是想要劫财,还是想要劫色,都可以看作是我们的美国受到攻击了。

然而,还有一点我们不要忘记,奥巴马总统和川普总统都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

回想起奥巴马总统当政期间,中美两国在太平洋上跳探戈,毫不优美!舞场上真的有咸猪手活动吗?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如果真有,就是美国受到攻击了,我们会义无反顾保护美国。

我们时刻准备着,就听川普同志一声令下了。今天我们先来看一看川普同志的手势暗示着什么,然后准备着川总挥手我们向前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