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个不该走上革命道路的才女:关露

(2018-08-02 14:00:24) 下一个


关露是她的笔名,原名胡寿楣,她有个妹妹叫胡绣枫。

1936年11月由上海生活书店出版的《太平洋上的歌声》,是关露的一本诗集,收诗22首。电影《十字街头》主题歌《春天里》(贺绿汀作曲)的歌词也是出自关露之手。

她1932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如果当年能够到延安,将是一个灿烂的故事。

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上海的进步文人纷纷撤离上海。关露则根据中共党组织的安排留在上海,并暂住上海的王炳南家。1939年深秋,借住在王炳南家的关露接到八路军上海办事处秘书长刘少文转来的一封密电:“速去香港找小廖接受任务。”落款人是中共中央南方局常委叶剑英, “小廖”即当时身处香港九龙的廖承志。接到命令后,关露很快来到香港,见到了廖承志,以及中共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潘汉年。关露得知,其任务是接近日伪政权的特工首脑李士群,获取情报,并相机策反李士群。

关露离开时,在诗集《太平洋上的歌声》扉页写上:“赶走东洋鬼/打回老家去/建立新中国!”然后,署上自己的名字,递给了王炳南。王炳南接过来,触摸到了手。她说:“呀,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冻的吧?快放到兜里暖和暖和!”不久,关露便收到王炳南的来信,信里还夹着他的一张照片。照片背面写着: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王炳南。

潘汉年做出该决定是由于关露的妹妹胡绣枫与李士群素有渊源。1933年,胡绣枫的丈夫李剑华因为主办抗日刊物被国民政府逮捕,胡绣枫在营救丈夫时偶然结识了李士群,并请李士群帮忙。一年后,李士群遭到中统调查,被逮捕入狱,胡绣枫收留了怀孕的李士群妻子叶吉卿。李士群对胡绣枫一直很感激,并对其姐姐关露也较为关照。由于此时胡绣枫在湖北有其他任务,关露遂奉命接近李士群。

李士群在摇摆及权衡利益之下,在基本得知关露的真实身份后,并未对关露产生威胁。关露也了解了李士群的心态与特工总部的动态,并且成功促成了潘汉年与李士群的首次会面。

1942年春,地下党负责人吴成方通知关露称此次任务已完成,关露可以不用再到李士群处。关露遂迫切要求离开上海,希望赴延安或苏北的新四军根据地,但吴成方告诉她,中共地下党组织决定让关露留在上海,打入日伪杂志《女声》当编辑,伺机寻找日本共产党地下党,以获取日本方面的情报。《女声》主编是日本女作家佐藤俊子,杂志由日本大使馆和海军报道部合办。关露奉命打入《女声》后,很快成为核心,集编辑、撰稿于一身,写作了许多随笔及时评,并为一些左翼作家提供了平台。据当年中共上海地下党成员丁景唐回忆,他们曾试探利用《女声》发表文章,在上海从事 “散兵作战”。

从1942年开始,日本以文化交流的名义连续三年分别举办了三届“大东亚文学者大会”。其中,第一届大会在南京召开,《女声》主编佐藤俊子与会。1943年8月第二届大会在日本东京召开,《女声》派关露作为代表赴东京参加大会。大会第二天,关露作为指定发言人的题目是有关“大东亚共荣”,关露乃向领队称:“我是搞文学的,是妇女刊物的代表,不懂政治,不会演讲。如果一定要我讲话,我想谈点妇女方面的问题。”最后关露以《中日妇女文化之交流》为题发言。此次在日本,关露称“我的身体非常疲劳,我的神经非常紧张,然而我的情绪是异常悲哀的!”此时,她出现严重的神经衰弱,并开始出现幻觉。

1943年秋,关露给在重庆的妹妹胡绣凤写信,以暗语表达了想去根据地的愿望。胡绣凤当即将关露的心愿汇报给八路军重庆办事处负责人邓颖超。不久,邓颖超派人转告胡绣凤称,延安方面已同中共上海地下党联系过,中共上海地下党仍要关露留在上海工作。

1945年日本投降后,军统特务首领毛森在上海下达了“肃奸令”,大规模抓捕汉奸。关露被社会上视为“汉奸文人”或“文化汉奸”,处境十分危险。重庆的周恩来、邓颖超亲自下令将关露转移到解放区,交由夏衍具体安排。随后,关露被送至新四军控制下的苏皖解放区。至此,关露的间谍生涯结束。

王炳南是出色的外交家,他曾经周旋于张学良、杨虎城、周恩来之间,成功实现了“西安事变”的和平演变。他是周恩来不可缺的左膀右臂。抗日战争胜利后,王炳南和德国籍妻子王安娜因政治原因而被迫分手。1946年春天,王炳南随周恩来领导的中共代表团抵达南京,不久便和已到解放区的关露取得联系,两人保持书信往来。随后,王炳南提出了到解放区探望关露的想法,但周恩来、邓颖超否决了王炳南的请求。因国民党方面的舆论仍将关露认定为“文化汉奸”,所以他们认为从事外交工作的王炳南此时不适合与关露继续发展关系,王炳南乃服从大局,致信关露,终止了与关露的关系。

关露的日子很不好过,一日上街去新华书店,被沪来青年发现,大呼‘捉女汉奸’,惊惶失措,经公安警保护回来。署名“关露”的作品连《新华日报》也拒绝刊登。

到达苏皖解放区不久,关露就赶上了新四军的整风运动。整风运动中,关露是隔离审查的对象,多次被命令“交代问题”。后来,关露的妹妹胡绣凤找到吴成方和吴成方的上级张唯一、潘汉年,写下书面证明材料,最后经陈毅批准,恢复了关露的自由。

1955年6月14日,因受潘汉年一案牵连,关露被逮捕,随后关入功德林监狱。在监狱中,关露开始利用空余时间构思小说《刘丽珊》。她的精神分裂症在监狱中复发,经医院治疗才有所恢复。1957年3月末,关露获得释放。1967年她又被“中央三办”抓走,随即关入秦城监狱,1975年5月方才得到释放。

1982年3月23日,中共中央组织部为关露作出《关于关露同志的平反决定》,为其平反。同年12月5日,在回忆录和有关潘汉年回忆文章写作完成后,关露在北京家中自杀身亡。人们在她的遗体旁看到了那张王炳南的照片,王炳南题字“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下面,关露新加了两句: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我独痴。


在她的追悼会上,满头银发的王炳南老泪纵横,在遗像前深深鞠了三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Norstar 回复 悄悄话 土共对于自己的间谍,一向是用完了,弃之如履的,共党的间谍没有善终的。如今在海外,特别是美国,有不少为天朝卖命的特务,这些人真应该好好看看历来中共间谍的故事。
saloon1978 回复 悄悄话 令人唏嘘不已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