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最冤的谍报精英潘汉年先生

(2018-07-11 14:29:02) 下一个

在中共隐蔽的战线斗争史上,有前、后“三杰”之称,其中“前三杰”(即“龙潭三杰”)指的是李克农、钱壮飞、胡底,“后三杰”指的是熊向晖、陈忠经、申健。这前后三杰都是指在国共之争中有出色表现的,分别在抗战前后。

而在抗日战争时期,也就是如今谍战片热点的重庆延安南京较力的情报工作中,当毫无疑问要数潘汉年了。不过有一点不一样,潘汉年出了自己亲入龙潭虎穴外,更主要的还是担任领导职务,如同戴笠在重庆坐阵一样。

1931年4月24日,中共中央最高保卫机关——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汉口被捕叛变,因此,原中央特科必须彻底改组。5月,在周恩来的领导下,新的中央特科机构迅速重建,由陈云、康生、潘汉年三人直接负责。陈云为一把手,兼任一科科长,直接领导总务、财务、交通及营救、安抚等项工作;康生为二把手,兼任三科科长,直接负责指挥、执行保卫或警报等工作;潘汉年担任二科即情报科科长,负责搜集情报、侦察敌情以及反间谍工作。

我们都知道,后来李克农是上将。正如有人分析如果饶漱石能够挺到授衔,能否当元帅一样,如果潘汉年挺到授衔,我估计应该也会是上将。授衔前潘汉年是上海市的副市长,而市长是陈毅,市委书记是饶漱石。

然而,这抗日战争中的事情,有很多是说不清楚的。你要在那样的环境下工作,不与鬼子汉奸打交道怎么行呢?现在看来,凡是在那一段时间从事谍报工作的,都没有好结果。

潘汉年的问题出在这里:

1943年4月,日伪计划对新四军根据地进行残酷的大“扫荡”。当时担任新四军政委兼中共华中局书记的饶漱石向潘汉年提出,要他到上海去一次,搞清楚日伪这次大“扫荡”的准确情况。

此时,负责潘汉年与日伪情报头子李士群联系的中间人物是胡均鹤。潘汉年向胡均鹤提出,希望能立即见到李士群。可是见到李士群以后,李士群当即提出要带潘汉年去见汪精卫。事发突然,据说潘汉年顿时有一种被人玩弄的感觉,既无法向上级请示,又无法拉下脸而一口回绝,只得随同李士群与胡均鹤一同驱车到汪公馆会见了汪精卫,并和汪精卫作了简短的、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的会谈。遗憾的是,潘汉年回到淮北新四军根据地复命时,向饶漱石隐瞒了他在南京秘密会见汪精卫一事。我想,潘本人定是意识到了会见汪是很不妥的事情。

当时李士群为什么要,为什么敢要潘汉年去见汪精卫呢?理由很简单:你要想得到这份重要情报,就得陪咱汪先生睡一觉。

如果没有这个挟持,潘汉年一定会断然拒绝。潘汉年一定要得到这份情报,就得吃这个苍蝇。

李士群让潘汉年见了汪精卫,一是在汪主席面前邀功请赏,多要些活动经费:您看,我可以交往到这么重量级的共党!

潘汉年卖身吃了这个苍蝇,换来了情报,他隐瞒换取情报的具体手段,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把自己放在那个位置上,想一想这个苦衷,不是不可能的。

从后来潘汉年坦白的事实看,这个事情一直是潘的一块心病。

1945年初,潘汉年到延安参加中共七大。毛泽东主席单独向他了解了他在敌后从事情报工作的情况。潘汉年又一次隐瞒了他在南京秘密会见汪精卫的情况。

不久,国民党当局在报上披露了潘汉年在南京秘密会见汪精卫、李富春在武汉秘密会见日本占领军高级领导人的事。

时任中共社会部领导的康生亲自向李富春、潘汉年核实此事,却遭到了潘汉年的断然否认。于是毛泽东主席亲自批发了由刘少奇、康生署名发给饶漱石的电报,电报中明确指出“至于敌伪及国民党各特务机关说汉年到南京与日方谈判并见过汪精卫等等,完全是造谣污蔑。”“望告情报系统的同志千万勿听信此种谣言致中敌人奸计。”

 

解放后,高岗饶漱石事件时,政府抓了胡均鹤,我估计是为了整一整饶漱石的材料。


然而,由于潘汉年去南京见汪精卫这事,知情者共5个人,他们是:汪精卫、汪精卫的秘书长陈春圃、李士群、胡均鹤与潘汉年。到了1955年,前3人早已去世,但胡均鹤还活着。也就是说,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唯一的见证人被抓,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潘汉年心里没有底了。

如果说当年潘汉年去南京见汪精卫是小错,这一次不信任胡均鹤便是大错了。说实话,潘汉年走钢丝的一生,就犯过这两个错误。鬼使神差潘汉年向陈毅坦白了这事。

陈毅和饶漱石可以说是不共戴天,有这样的机会哪里会放过啊!陈毅连夜亲自到中南海,把潘汉年写的材料转呈给毛泽东。毛泽东非常生气。当晚,时任公安部长的罗瑞卿亲自带人前往上海代表团下榻的北京饭店,秘密逮捕了潘汉年。1962年1月13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有个潘汉年,此人当过上海副市长,过去秘密投降了国民党,是个CC派人物,现在关在班房里头,我们没有杀他。像潘汉年这样的人,只要杀一个,杀戒一开,类似的人都得杀。”两次讲话中,毛泽东用了10个杀字,被史学家称为“十杀潘汉年”。

于是乎,咱们上海的陈毅市长,不费吹灰之力,把上海市委书记饶漱石,副市长潘汉年,公安局长杨帆,打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对于潘汉年是否秘密投降了国民党,我看可能性不大。抗战时期与国民党军统中统合作,一定是躲不开的。但是要说加入他们,可能性极小。

我觉得潘汉年问题的痛点还在成就他的对日谍报工作上。但就与李士群频繁接触,就永远说不清楚。他们的工作本身,就是一条不归路。

一声叹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