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杀身成仁与舍生取义

(2018-05-22 08:44:39) 下一个

记得有人在论坛贴过一个笑话,标题是“英雄所见略同”

谭嗣同说:

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有之,请自嗣同始!

康有为说:

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有之,请自嗣同始!

看过以后,这是让人忍禁不禁。然而,想过之后,心里却是苦苦的。我们中华民族,从来不缺英雄好汉,从来不缺侠骨柔情。同时也从来不缺笑话英雄好汉的人,从来不缺笑话侠骨柔情的人。按理说,一个不到百年,三次沦陷首都的民族,不应该笑话英雄好汉的,不应该笑话侠骨柔情的,除非还不长记性,要面临第四次了。

从有人比较毛泽东的后人和蒋介石的后人的生活谁幸福,到厚颜无耻地笑话那些舍身取义的人傻,是什么悲剧,真是让人气愤。

如果毛泽东谋私利,十个邓家,五个蒋家都不是对手。毛泽东也好,郭沫若也罢,都不是谋私利的人,而是烈士。不要妄言他们傻,也不要恬不知耻地说他们人生是悲剧。

汉语中有一个古老的词汇,烈士。什么是烈士?简单地说,“烈士”就是“品性刚烈之士”。“烈”字本义就是火势猛烈,引申之义是光明、显赫、功业、严厉、正直、刚毅等。《庄子·秋水》篇说:“白刃交于前,视死若生者,烈士之勇也。”

曹操名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深受人们喜爱,常被人写成条幅挂在墙上。诗中说的“烈士”到了暮年依然壮心不已,可见不是死去的人,和我们今天说的殉难的烈士有所不同。这里的烈士,指的是志存高远、意志坚强、奋斗不懈,并且临危不惧的人。

《史记·伯夷列传》引述贾谊的话说:“贪夫循财,烈士循名。”贪夫和烈士志向不同,分别追求财富和声名。《韩非子·诡使》:“好名义不仕进者,世谓之烈士。”说到这里,我们自然会联想起历史上那些义胆忠肝如荆轲一类为自己的信仰和信念赴汤蹈火视死如归者。《史记·刺客列传》写了春秋战国时代五位这样赫赫有名的人物,即曹沫、专诸、豫让、聂政、荆轲。曹沫是春秋时鲁庄公的战将,在齐鲁两国君主会盟时,他手持匕首上前劫持齐桓公,逼他答应了退还侵占鲁国的土地,然后面不改色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站立。专诸是春秋时吴国人,在公子光(即后来的吴王阖闾)宴请吴王僚的席间,从鱼腹中抽出匕首刺死吴王僚,使公子光得以继承王位,他自己当场被杀。豫让是战国时代晋国人,受到贵族智伯的尊宠,后智伯被赵襄子杀害,他百计千方行刺赵襄子未果被擒,请求赵襄子准他象征性的击砍襄子的一件衣服,然后自杀。聂政亦为战国时的勇士,替知己者严仲子刺杀韩相侠累,然后自毁面容,自屠出肠死去。荆轲为燕太子丹刺杀秦王失败被杀的壮烈故事自古就妇孺皆知。《战国策·魏策》有一段“唐雎不辱使命”的文章,其中有几句赞美刺客的文字颇为精彩:

    “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韩相侠累)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

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了。第三句的要离是替吴王阖闾刺杀吴王僚之子庆忌的敢死之士。《刺客列传》所记诸人,其行劫或行刺的缘由因人而异,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扶弱拯危,抗击强暴,勇于赴死的刚烈精神。在中国传统社会,这种精神的实质是“士为知己者死”。所以太史公在《刺客列传》赞语中说:“自曹沫至荆轲五人,此其义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名垂后世,岂妄也哉!”

 司马迁在赞语中说的“义”,是中国古代一种含义极广的道德范畴,本指正义、合理和应当做的。那些性格刚烈的刺客们确信他们的作为是合乎正义的,应该毫不犹豫地为知己者献出一切乃至生命。很显然,这里信仰的成分多于理性的成分。“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孔子语),是说人生一世应该有一番大作为以图不朽,不然死后名字不被后人称颂,将是最大遗憾。上述刺客们明显有青史留名的意愿,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仍在谈论他们,可谓“求仁得仁”,他们达到目的了。


文天祥就义之后,从他衣带找到一张字纸,上面写的是: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唯其义尽,所以仁至。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

    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孔子说的“杀身成仁”,孟子说的“舍生取义”,就是文天祥认可的最高信念,就是生命意义之所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