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

(2018-04-04 07:12:26) 下一个


今天说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

在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馆,我看到了一件烈士遗物:用头发编织的背心。

我问纪念馆的百事通,这件催人泪下的背心有什么来历。他们告诉我,这是烈士遗物。至于是母亲给儿子的,还是女儿给父亲的,还是姐妹给兄弟的,还是妻子给丈夫的,他们就不知道了。

我愿意相信,这是全家的女眷,给这位慷慨出征,北上抗日的男丁的!

然而,烈士在北上抗日的路上,被王耀武的部队消灭了。烈士家里的人们,永远也不知道,这位穿着她们头发制成的背心袋=的亲人,去了哪里!

这一件背心,是缘于贫乏还是表达?还是缘于情感的表达?我们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件发衣织于1934年的冬天,为什么至今还那么亮丽?这些都是哲学命题,需要慢慢想才能明白,并值得胜利者去一根一根地譬喻和假若。

假如是母亲送给儿子。那是一种多么稠密的焦虑,又是一种多么纤细的痛。一根发丝能代表一句话吗?那么母亲的嘱托该有多长!假如是妻子送给丈夫,那绝对不是一次的凝望和屏住呼吸。发丝与发丝的每一次交集,都如伤口的撕裂和愈合,将伴随着一种奇特的心跳和尖锐的沉重。假如是姑娘送给情郎,就更值得探究和鉴定。第一根是定情,第二根是血誓,第三根是约定,剩下的还有许多。

“许多”是一种白发苍苍的样子,是漫天大雪。您看,当年那个送郎参军的姑娘还站在村口,一直在被忠贞仔细地修饰,被英魂深情地遥望。

假如是女儿送给父亲,假如是妹妹送给哥哥,假如……

为什么不为这样一个群体假如呢?我们称他们为人民,因为有梦,每根发丝就成了一种表态,成了万众一心!

你看,这件发衣织于1934年的冬天,为什么至今还那么亮丽?那是因为有期盼的粘度,有情人的体温,又被相思反复包浆,再加上工农的力量。

别以为我不知道

在谭家桥,在一片被绿色浸透的树林里,有十几座红军墓。我们说的这种墓不是那种大土堆,那很占地方,会让整个山坡显得肿胀。这些墓用普通的大理石砌成,尚不到两个平米。还好,这里风景不错,山已经年,葳蕤而繁华,繁华到十分敏感,你若去碰它,草便要抽出新色,花也要重开。还有这小雨,飘飘洒洒时,满山便诗意淋漓起来,如娇弱的喘息,一草一木也斯文得让人着迷。你们就住在这里,非常满足。你们说这个地方很宽大,是这个国家最好的小区,有点奢侈。

别以为我不知道。都说胜利后就能和子孙们同享桑梓,对于你们来说,战争中果然没有这种巧合;如今,外面的喧哗,还有这极大丰富的物质世界,与你们也相隔甚远。你们的宽大是一种什么样的宽大?你们的奢侈能否写进每平米上万元的楼书?在这异常寂静的夜晚,当山下传来阵阵歌声,你们却在浓郁的黑中沉了底,此时冷不冷?真无畏孤单和无聊?还有,据说,你们不再会被这代人置顶,正在民间一帧一帧地羽化,显得略旧,如流星渐渐划过集体的记忆。

喂!这还不能让你们沮丧?没有,你们在微笑,因为你们的碑前有香火的残根和爆竹的碎屑,还有一些霍然就红透了的花朵。这些都有关祭奠,有关恭敬,意义十分宏大。朝觐者正如我们,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宗祠,把你们写进了民族的家谱。

你们到底去了哪里?

这个地方叫黎痕,北上抗日先谴队的休整地。清晨,一阵号声,远方的战事叫走了部队,你们——200名伤兵则留在了这里,此后再也没有了音讯。

关于你们的行踪,共和国打探了70年。那一片片的映山红就是人民的深刻想象。在这样的寻亲路上,我们最终还是听到了一则伤心的故事: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们包围了你们,然后像摘去鲜活的枳,你们成了圣果,黎痕成了生命的裸枝。

于是,有人把你们写成了诗。所有的诗句都咸,因为每一句开头都有一个红肿的哭字。也出现了许多传说,说你们去了桃花坞,做了鱼,一条一条的,很俊!又说你们去了雨巷,成了一顶顶油布伞,亦步亦趋,遮挡着一句一句的呢哝软语。

这些都没有说服我,尽管那高大的纪念碑庄严肃穆,显得振振有词,我却认定这都是一场误会,是演绎。

你们到底去了哪里?

9月3日,在天安门,我们将举行抗战胜利大阅兵。这是一次民族示强的盛会,是中国人一家又一家最为敞亮的一天。许多人都要在这个场合表达自己的自信,都要面对蓝天默默宣誓。你们一定不会缺席,因为你们曾慷慨激昂,把年轻的生命都入了共和国的大帐,你们的到场是一次国家邀约!

那么,我们就来猜测一下你们的座位和出场顺序。

你们就走在三军仪仗队的前面—— 一个民族不仅需要脊梁的坚硬,更需要灵魂的指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大汗淋漓 回复 悄悄话 真他妈能胡扯。北边那他妈有日本人。
todaytoday 回复 悄悄话 扯淡!纳闷工农红军啥时抗过日?有名的战役能给出哪怕是一个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