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张自忠将军的7个孙子

(2018-03-19 06:39:10) 下一个

张自忠将军的儿子张廉珍育有七子,庆宜、庆安、庆隆、纪祖、庆范、庆成、庆新。

张庆宜于天津经委任上离休
张庆安在上海电力工程研究所退休
张庆隆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后赴美深造,专攻风洞实验(空气动力学研究),后加入美国国籍并入其军籍。在入籍宣誓中,张先生表示:志愿加入美国军籍,为美国服务。但是,前提是美国不打中国。两岸未实现“三通”以前,张庆隆曾常年在美国及中国台湾讲学。当他第一次赴台讲学时,一下飞机,即有记者问:“作为张自忠将军的后代,第一次踏上中国台北的土地,有什么感想?”张庆隆答:“1935年,我生于中国的北平,现在,我踏上的是中国的台北。”一言以蔽之,只有一个中国!
张纪祖美经商。他诞生时,正值其祖父张将军殉难,故未从“庆”字辈取名,而是取名“纪祖”以志纪念。
张庆范,赴美从事数学研究,后入美籍,学者。夫人黄甘枝亦是美籍华人,退休前曾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
张庆成,系民革四川副主委。
张庆新,美籍华人,从事餐饮业。


(张纪祖语)

抗战胜利以后,张自忠将军的儿子张廉珍的一家人到了北京。在北京住了不出两年,1948年傅作义召集大家开会,说“共产党要来北平了,我们要走了”。

这一家老小本是要去台湾的,据张纪祖讲:“偏偏父亲身体不好,一时去不了。我妈想跟着国民政府的人走,我爸安慰说,日本人占领上海时候,我们到重庆也是随便去,内战都是自己人,我们要是生活不好再去台湾也很容易。”

张家的家道开始中落。公私合营后,张廉珍没班可上了,每个月就拿定息,作为收走工厂的回报,一年发5%,7年后就不发了,那时工厂是国家的了。“定息后来就被说成剥削,虽然只拿几十块钱,也送了个资本家的名头。”

50年代末60年代初,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出门上大学。“到了六弟,家里面就供不起了,跟老六商量,不念高中念中技校,他就去了汽轮机学校,分到上海汽轮机厂。再后来分到绵阳三线工厂。”从此老六就留在四川,加入民革,“他会张罗,现在是四川省政协副主席了。”

1963年,老四张纪祖也从南京大学工学院(现东南大学)机械专业毕业,进入研究所工作。

“文革”开始时,张庆宜已被开除党籍,也难免被批斗。他被统一分配到唐山,后来神差般回到曾经有过显赫生活的天津,虽然已经物是人非,却仍觉幸运。上海的6个弟弟,此时正背负着祖父是“军阀头子”的骂名,都变成了“走资派”,一家子“低头不说话,说批斗就批斗,让干啥就干啥”。

张纪祖到北京探望时任积水潭医院党总支副书记的姑姑,“她1946年就加入了地下党,不与家中往来了。”他看到姑姑被剃了“阴阳头”,“一边黑一边白,叫她推车子,她哪推得动,个子矮小,她说:老四啊,推一车子土上坡,真是推不动。我说:姑啊,乡下大姐推了一辈子,十五六岁就推,他们怎么推得动啊?他们也推不动!”

“文革”一起,留在大陆的国民党将领之间也不敢再有联系。“傅作义与我们家一向关系很好,也没再联系。他死得早,不然我们家也不会这么困难。”

1968年,张廉珍去世。独在天津钢厂做技术员的张庆宜,一直到“文革”后,才与上海的家人恢复了往来。改革开放一来,技术人员成了香馍馍,他被调到天津市经贸委,管技术改造。“当时我的权力很大啊,管市里面技术改造,钱都从我们这里走。”也是在这时,他接触了电脑。这份工作一直伴他到安静地退休。

张庆宜时来运转的时候,1980年,上海的四兄弟先后走出国门。“连英语都没学。老五学的是俄文,到美国才憋出来。老三有招数,老七中技校刚毕业就出去了。”到张纪祖去美国时,已经是1987年了。

到美国的四兄弟,老三成了克利夫兰大学终身教授,老五在纽约也是终身教授,老七开了家饭店当老板,老四则成了超市老板。

“改革开放之前我们一个都没出去。现在三哥最好,在美国宇航局下面,还带4个美国空军研究生。他在国内时,在酒精厂做工人,不被重用。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贵州师范学院,他最能念书。1979年中美建交,1980年就出国读研究生去了,学的是数学。老五是上海师范学院念的数学系,在纽约也教数学。”

不幸的是,前些年老三的三女儿在美国被人枪杀了,“好像是因为男女朋友的问题。”

张纪祖想在美国长期待下来,但妻子听不懂英文,“天天跟中国人混,广东话都学会了。”在美国,夫妇两苦恼、愤怒,闷:“美国有美国的事,中国有中国的事。现在不一样了,从前谁回来?打死也不会回来的。”

在美国20年间,张纪祖很少回国。“回来就一两个礼拜。我回来倒不是看儿子,是看牙。美国看牙贵得很,我买飞机票回来看个牙,再回去也比那边便宜得多。”

虽说兄弟4个在美国,却很少见面。“在美国以谋生为主,就是赚钱,政治什么都很遥远。业务上事太多了,一不小心就没饭吃。”美国生活对他们来说并不容易。

老两口回国,更重要的是儿子不愿意出去。张纪祖给儿子办签证让他出去,“他不出去。他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工作,赚的钱很多。他几个同学到美国去了也平平,现在他更不愿出去了。我就这一个儿子。我儿子长得很好看,爷爷基因好。”

儿子在上海买房子,两百多万一下子就付完了,现在已涨到四百多万。“美国人哪里付得起啊!我们在哥伦布市的房子很便宜,十来万,也很大。十几年后卖掉,涨了1%。到中国这房价,一般美国人都买不起。还要雇阿姨,一个看孩子,一个打扫卫生。美国怎么用得起哦!”

老二在国内的生意做大了,成了七兄弟中名副其实的“资本家”。连原本在美国的儿子也回来了,帮他一起打理生意。“包个工程7000万。美国哪里赚得到那么多钱啊,十来万美金已经算很不错的了。现在赚大钱根本不要到外国去,中国才是淘金地,有背景的和脑子好使的,都能赚到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老九 回复 悄悄话 大哥去世兩年了.多塮看官關噯.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1,真是满门龙和凤。
SSL1234 回复 悄悄话 老三的女儿被前男友枪杀,当时才年级,还是她哥哥的朋友,真是孽缘啊。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1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满门龙凤。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