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文革与毛泽东无关

(2018-01-18 08:40:31) 下一个

 

中央文革小组的日子不好过

 (2018-06-14 13:23:17)下一个

伴君如伴虎。中央文革办公室不光伴君,还伴江青。

中共中央1966年5月设立的一个机构,隶属于政治局常委会。简称中央文革小组。1969年中共九大后自动撤去。

初创时以原《五·一六通知》起草小组作为基础,人员有:

江青
陈伯达组长
张春桥(上海市委文教书记)副组长
康生(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顾问
王任重(中南局湖北省委第一书记)
刘志坚(总政治部第一副主任)
谢镗忠(总政治部文化部长)
姚文元(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
王力(中宣部副部长、《红旗》杂志副主编)
关锋(《红旗》杂志编委)
戚本禹(《红旗》杂志历史组组长)
尹达(中国科学院社会科学部考古所副所长、历史研究所第一副所长)
穆欣(《光明日报》总编)
郭影秋(北京市委文教书记)
郑季翘(东北局吉林省委文教书记)
杨植霖(西北局青海省委第一书记)
刘文珍(西南局宣传部长)

不少人从这里直接被投进了秦城监狱(如穆欣、金敬迈、矫玉山、王广宇等)。

郭影秋:1966年7月27日-29日被北京市委与中国人民大学打倒
尹达:1966年8月底被中科院历史所打倒
张平化:1966年8月30日中央决定他重回湖南主持工作,脱离了中央文革小组
郑季翘:1966年11或12月被打倒
刘文珍:1966年12月被打倒
王任重:1966年12月27日被打倒
陶铸:1967年1月4日被打倒
刘志坚:1967年1月4日被打倒
杨植霖:1967年初被打倒
谢镗忠:1967年5月被打倒
王力:1967年8月30日被打倒
关锋:1967年8月30日被打倒
穆欣:1967年9月6日被打倒
戚本禹: 1968年1月13日被打倒

上面这些是长老会的。每个长老下面的工作人员也好不到那里去。

话说那是1968年3月8日,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急急忙忙到中央文革所在地钓鱼台十六楼找鲁迅手稿,进来后直接往会议室走,气冲冲地说:“我是卫戍区司令员,这是我管辖的地盘,谁敢拦我!”这个时候,杨成武(当时是代总参谋长)也来到了十六楼。他们刚一到,江青就过来了(江青住在钓鱼台十一楼),她声音特别大:“谁让你们进来的?还发脾气!你们有什么资格冲击中央文革!”江青冲杨成武吵了起来,还拍了桌子。接着,江青就通知周总理、陈伯达、康生、张春桥、姚文元、汪东兴等陆续来到了十六楼会议室,江青大声指责他们俩非法冲击中央文革!杨成武连忙解释说是找鲁迅手稿。江青马上反驳:“胡说!我们中央文革不可能有鲁迅手稿?”其实鲁迅手稿确实在中央文革保密室(保密室工作人员卜训荣,海军航空兵部的干部,鲁迅手稿后来是在保密室找出来的)。

事后时间不长,大概是1968年3月24日,中央就在大会堂召开团以上驻京干部大会,毛主席和林彪也出席了,当场中央文革组长陈伯达宣布杨、余、傅反党,对他们隔离审查,而且宣布任命黄永胜为总参谋长。

3月24日以后的两三天的晚上七点多,江青和总理、康生、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在十六楼会议室开会。中央警卫局二处的警卫人员叫王道明、周占凯进会议室,随后就把他俩人的领章和帽徽撕下来了。江青训斥王道明:“你胆够大的!你竟敢接受戚本禹的旨意迫害许广平?是什么目的?”原来王道明、周占凯曾经受戚本禹指派看望许广平,告诉她:“你要注意,你要跟郑公盾划清界线,郑公盾是特务,你不要跟潘梓年、郑公盾有联系,他们都是特务!”许广平很吃惊,加上因找不到鲁迅手稿着急、生气,心脏病发作就去世了。江青问王道明有没有受戚本禹指使到许广平家去过?王道明说有。江青发了很大的脾气:“带走!”然后警卫二处的警卫车就把他俩人带走了。

王道明在办事组工作人员中最小(1944年出生的),戚本禹给他起名叫“王小兵”,是沈阳军区标兵连指导员,当年讲“拼刺刀的辩证法”,在各大报纸发表文章,很有名气。被抓后得了精神病,出狱后回鞍山他父母家了。

把王道明、周占凯带走以后,江青训斥保密室卜训荣:“为什么这个事情不告诉我们?这么大的事瞒着!”卜训荣说他不知道那几个箱子里有什么东西。确实他不一定知道,因为鲁迅手稿在保密室铁柜子上边的几个箱子里,是戚本禹带着韩树信(韩树信是中央文革调查组的,调查组撤消以后叫他办了一段《要事汇报》)从文化部取来放到保密室的。江青狠狠批卜训荣一顿,吓得他直哆嗦。

1968年6月在记者站(全总干校,现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批斗王道明、王广宇、周占凯、矫玉山等。李讷指挥当时中央文革记者站一百多人批斗他们,一片“打倒王关戚!打倒王关戚黑爪牙!”她一看,说不行,不保险,怕出事(就是怕打死人),她建议把他们送秦城监狱。

 

 

现在分析文革,无论海内外,都是一个基调:毛泽东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力,而发动的一场群众运动。

其实只要是过来人,无论是我这样的造反派,还是那些得了文革的便宜还在这里哭诉的所谓受害者以及后人,都知道,这样一个基调,只在中宣部的统一指挥下,海内外围剿毛泽东的一次更大的群众运动。

我上一次说了几句实话,招来多少谩骂?有一个骂我的人被封账号的吗?没有。

相反,如果有任何人,对那些就文革诬陷毛泽东的人说几句狠话,就不客气了。

海内外统一行动,围剿文革,已经让文革的理想思考,没有多少生存空间了。其实这样一种现象,是有人要为自己的堕落寻找一个借口。

而今的海外媒体,无论什么话题,停止过一刻斗争吗?没有。而有人却把文革的斗争,说成是毛泽东与天斗与地斗的责任。

真是荒唐!

我无意在意见区看到了下面这样一个对话:

 城管大人,我们坛子有人公然盗用其他人作品,还承认十年前所作,请问不处理以后文学城怎么面对法律问题?多谢! 阿童木牧 -  (0 bytes) (56 reads) 01/14/2018  18:49:53

• 链接? 论坛管理 -  01/14/2018  21:23:57

• 链接已被您删除! 此人明里暗里在诗坛暗示与您有旧, 我想不会吧! 作为版主我们已经和您沟通,这是第二次,请您处理!... 阿童木牧 -  (0 bytes) (8 reads) 01/15/2018  12:56:55

 

这样的水平,够资格当版主么?“明里暗里暗示”也能够成为定罪的依据吗?我们文革时,对付走资派也没有这么干过,我们是讲究有真凭实据,经得起历史检验的。

顺便说一句:文革中只要是按照文革宗旨进行的,极少有冤假错案。

为什么反文革的,就不能够做到据理力争呢?

比喻说:“重回文革”的问题。我是坚定的肯定文革派,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要重回文革。

我在想,我们在美国加拿大办绿卡,就是永久居住的过程。说实话,真是脱了一身皮。我相信没有一个人会愿意再来一次。我对办绿卡的感觉,就是临盆时遇到难产。

我从来都觉得,这个阵痛值得的。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要再来一次。

“重回文革”这个命题是不成立的。有人有兴趣地去论证,有什么意义呢?有人如获至宝,有什么作用呢?

文革依然永远伟大,回不回都是那么伟大。

 

为文革武斗鼓掌

 (2018-06-26 06:43:07)下一个

毛主席说过:要文斗,不要武斗。

武斗本身,是一个自发的壮举,不是听毛主席的话的结果。然而,武斗这个事情,并没有错的。任何一个往武斗这个伟大壮举中泼污水的行为,都是不负责任的。

毛主席不希望中国人民武斗,但是中国人民需要武斗。我要为文革武斗,一直到八九六四,一直到今天的网络互掐,叫好。

每当提起一个小小的日本,就可以征服我们中华大地的那么多地方,我就要思考这是怎么啦?蒋介石还有没有一点雄性激素?

蒋介石本人当不当领袖,我是无所谓的。然而,他眼睁睁地让日寇血洗南京,这是不可以原谅的。

我常想,美国的武器控制,是美国民众一直在呼吁的。然而武器控制,我深知,在美国是不可能做到的。这是为什么呢?

有人说,是美国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力:如果有人在美国搞独裁,美国民众有权利拿起武器,推翻独裁。持这样一种说法的人很多,甚至有一些自以为是的精英们。然而,这种说法是不值一驳的。记得当年,我老人家的驳斥是这样的:美国出现了独裁,美国人民拿枪杀谁?是杀总统还是议长?有人认为林肯肯尼迪是独裁怎么办?

这些人本来就是起哄的,只为美国洋爷子欢呼,说不出半点道理。他们可以罔顾希特勒是一票一票选出来的事实,他们可以嘴上常挂着希特勒,假装忘却比希特勒更加邪恶的日本倭皇,在网上起哄,毫无道理地攻击文革,包括文革的武斗。

还有人说,美国不控制武器,是军火商的利益。这样一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是还是站不住脚。军火不会是烟草那么有争议性的产品。武器造成的对人权的挑战,是触目惊心的。美国人民,不会因为军火商的利益,而做出那么巨大的牺牲。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美国人民愿意承受那么大的牺牲,而容许武器泛滥呢?

细分析美国的国体,在 Freedom isn't free 的旗帜下的夸夸其谈,有一样东西,是永远不会放弃的。他们甚至可以放弃他们自以为是的民主,回到英国女王的石榴裙下,也不愿意放弃一个天下第一的军队。他们深知,日不落帝国之所以衰败,唯一的理由,不是背离了民主自由,而是皇家军队失去了应有的雄性激素。

美国的校园枪击案,是美国维持应有雄性激素所付出的代价。美国人民永远不会成为绵阳,而在日寇铁蹄下的中国人民,太绵羊了,只有延安除外。

文革的武斗,是唤醒中华人女的侠士精神的有效手段。

我记得,文革的武斗,不是强迫参加的。所有参加武斗的人,都是自愿参加的。至于那些武斗的口号,正如文革小报一样,是没有说服力的。还有一样很重要,文革武斗,就像今日的海外民运一样,被别有用心的人广泛渗透。为什么武斗的局面在全国范围内不平衡?这样一个问题,有谁会有脑子思考?

没有,这些人只会起哄。

重庆的武斗形式和青岛的武斗形式很不同,说明了什么?

任何一个好的,对中华民族有意义的壮举,总是有人搞破坏,不能不说这是一个遗憾!

 

 

 

黄蓉曾经问她的父亲黄药师:他们栽赃你为什么不辩解?

黄药师回答:有什么可辩解的?天下的坏事都是你爹干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