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独坐幽人靠影双,暗风吹冷入寒窗。昨天未解孤星意,魂魄无情隔楚江。

(2017-07-02 12:22:00) 下一个

李贺有才,七岁时有人称之为诗界百年一遇的天才。

话说当时韩愈是文坛的领袖,将信将疑,于是约了诗文家皇甫湜一同去昌谷寻访李贺。

韩大人和皇甫大人并驾齐驱,只为见识一下李贺的诗才。李贺也不慌张,他笑容可掬,向两位文坛前辈行礼,也是有模有样。

李贺沉思少顷,即操觚染翰,奋笔疾书,简直有点旁若无人。

华裾织翠青如葱,金环压辔摇玲珑。
马蹄隐耳声隆隆,入门下马气如虹。
云是东京才子,文章巨公。
二十八宿罗心胸,九精照耀贯当中;殿前作赋声摩空,笔补造化天无功。
庞眉书客感秋蓬,谁知死草生华风;我今垂翅附冥鸿,他日不羞蛇作龙。
 
李贺平日赋诗,苦吟为多,其实并非捷才,今日受到现场气氛的激发,居然诗思泉涌,整首诗一气呵成。好诗还得有个好题目,他大笔一挥,题为《高轩过》,搁笔而立,望着两位前辈,毫不掩饰自己的踌躇满志。

韩愈频频点头,拊掌叫好,皇甫湜也情不自禁,拍案叫绝。

“好一个‘我今垂翅附冥鸿,他日不羞蛇作龙’,真是后生可畏啊!”

 年少多才,而且声名籍籍,这是好事,又未必全是好事。元稹比李贺大十一岁,诗才不弱,与白居易齐名,世称“元白”。唐朝科举,诗为首重,进士科登第最难,每年上榜者仅有二三十人。诗圣杜甫客居长安多年,屡试不第,堪称典型。孟郊四十六岁中进士,赴琼林宴后赋七绝《登第》一首,尽显其得意忘形:“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旷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在唐朝,相比进士科之优越,明经科、幽素科则相形见绌,简直不可等量齐观。元稹是明经出身,在人前先就气短三分,这无疑是他最大的一块心病。

二十八岁的校书郎元稹兴冲冲地去拜访十七岁的“神童”李贺,李贺只冷淡地瞄了一眼元稹的名帖,就让仆人传话给这位不速之客:“明经擢第,何事来见李贺?”元稹饱吃了一顿闭门羹,被李贺涮得满面羞惭,讨个老大没趣,乘兴而来,败兴而返,其内心恼怒无比,可想而知。

这个梁子结下了,这个仇怨就记下了。

元稹的官职升迁了。李贺要考进士。元稹上书给唐宪宗,说是李贺的父亲名为晋肃,进士之“进”与晋肃之“晋”属于同音犯讳,若要避父讳,李贺就不宜考进士。这一招相当阴损。
       
天才诗人李贺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功名之路竟是一条漆黑的死胡同。

韩愈出自公心,激于义愤,写了一篇《讳辩》,为李贺叫屈:“今贺父名晋肃……子不得举进士,若父名为‘仁’,子不得为人乎?”

韩愈的文章雄辩有力,却依旧无法说服那些嫉妒李贺诗才的朝臣。他们众口一词:这是自古以来约定俗成的礼数,难道李贺就能够越礼吗?

至此,李贺的政治生命被终审判决为“死刑”,真是莫名其妙。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李贺发出了痛苦的悲鸣。

李贺久病沉疴。
 
今夕岁华落,令人惜平生。心事如波涛,中坐时时惊。
 
这是心情最为明了的写照,没有几人真正懂得,唯独李贺清楚刀锋在心头切割,点点滴滴,心头的热血流失在世情的荒漠里。

 李贺毕竟是李贺!英年早逝固然不幸,两位晚辈大诗人杜牧和李商隐都敬佩他的诗才,一个为他作序,一个为他作传,有此际遇,又何其幸运乃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