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淡黄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爱柴静,但我更爱雾霾!

(2015-03-04 14:32:32) 下一个

我爱柴静,但我更爱雾霾!

(2015-03-05) 

我是反对治理雾霾的。

当一个人病了的时候,病因是细菌病毒的时候,病表便是体温升高。是不是使用降体温的药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当一个党病了的时候,病因是党员堕落的时候,病表便是贪污腐化。是不是使用“千年野火烧不尽,来年春风吹又生。”包公似的铡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当一个国家病了的时候,病因是“杀开一条血路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时候,病表便是雾霾。是不是使用“经一步改革开放”的降雾霾的策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邓小平的“先富带后富”的鬼话能够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的。中国几千年来的先富都没有带后富,共产党的先富就能够带后富了?鬼话!我相信,共产党的先富之人要比国民党的先富之人要坏的多的多。人家国民党毕竟是从立当之日起,就名正言顺地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

当一个人病了的时候,我是主张手术抗生素的; 当一个党病了的时候,我是主张整党的;当一个国家病的时候,我是主张“停止杀开一条血路”的。

我反对治理雾霾。我希望雾霾能够把北京中南海变成无人区。

他老人家说,核战争爆发的时候,中国或许会死亡二亿人。如果是那靠糟蹋环境,牺牲百姓基本生存条件而富裕起来的二亿人,我没有意见。(这就是在富人中,我最不反感赵本山的理由)

今年马年羊年之交,最让我心疼的是依然有农民工为讨薪而丧命的。所以今年的两会,我看到李克强那一张厚脸皮堆满笑容的时候,我恨不得。。。。。。(不能写下去了,在美国,是会把恨不得后面的话当成真而追究恐怖责任的的。)

我以为,凭当今国家的财力物力,凭当今李克强的能力,不拖欠农民工的血汗钱,是可以做到的。我以为,凭当今国家的财力物力,凭当今李克强的能力,不让农民工为了讨还自己的血汗钱而丧命,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他们没有做到。

我爱柴静,我爱柴静的《穹顶之下》。但是她希望免除中南海上面的雾霾,就不可爱了。柴静个人魅力很可爱,一片《穹顶之下》,比她在天安门广场裸奔还轰动。我以为,凭当今柴静的魅力,为农民工为了讨还自己的血汗钱而丧命呼喊,是可以做到的。

可是她没有做到。

那么些乌之众,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在那里为她声嘶力揭地呐喊助威,难道不可悲么?!

我为什么会成为反感柴静的一份子

(2015-03-03)

我这个毛派是主张反思改革开放的。柴静的雾霾纪录片《穹顶之下》,无疑是主观上满足公共知识份子圈的欲望,客观上也让毛派出一口恶气的杰出作品。

然而,看了网上的评论,有仔细完整地看了纪录片《穹顶之下》之后,我依然觉得说爱太沉重,我不得不说反感二字。

雾霾是一个问题,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是归根结底,它依然是那些在改革开放中赚了黑钱的暴发户所最关心的问题。对于底层的老百姓,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个大问 题,最多也只能够算得上是一个二流的问题。那么多一流的大问题都不说,用一个二流的问题来吸引人的注意力,即使不说是不安好心,也是让人爱不起来的。而且 崔哥也说过,好不容易有一个,唯一一个党中央与咱老百姓同呼吸共命运的机会,你拆它干什么吗?!

如果柴静使用她的影响力,说一说东莞乃至其他地方的色情业,说一说乞丐市场上的少年儿童等社会问题,我一定会爱她。尽管这些事情也和雾霾一样,会受到海内外唯恐中国不乱的反动势力的喝彩。

柴静娓娓批评雾霾时,自己却开着排量4.0的SUV,并且是个烟民,而且住着大房子。太善于要求别人了,往往把自己置身事外,忘了自己的罪行。单就吸烟来 说,吸进肺里的烟雾的PM2.5值远高于北京的雾霾,而且有更具毒性的尼古丁,但是仅仅因为所谓的烟瘾,柴静就是任性的要把肺部熏黑,手指熏黑,为了美观 还要用化学药水把手指漂白。柴静女儿的肿瘤的罪魁祸首究竟是雾霾还是香烟?有待商榷。柴静女士是不是现实一点,先把烟戒掉再说。

中国有着与美国一样大的领土,却比美国人口多4.5倍,相当于一个房间住三个人,而另一个房间挤了13个人,13个人的房间空气污浊混沌是一定的。即使我 们每天洗两遍澡,搽三遍护肤霜,我们十三个人总还要呼吸、放屁、打嗝吧。中国正在抓紧时间争分夺秒的与美利坚PK,美国人开车我们也要开车,并且我们以开 豪车为荣;美国人住大房子,我们也要住200平,我们最羡慕的是住别墅;美国人打高尔夫,我们不能落后了,我们草坪更绿、球洞更多;美国人旅游,我们也要 坐飞机走向全球各个角落,我们甚至向往以制造几百亿立方米的滚滚浓烟为代价,到太空旅游,在失重的状态下翻几个跟头。中国梦其实就是全面超过美国的梦,成 为世界第一的梦。超过美国之时,我们就安心了,就是中华民族崛起之日。而毛主席给予我们的安详宁静的生活是不堪回首的经济崩溃边缘。总之,美国人的生活就 是我们的标准,美国人性解放我们就要乱性,美国人搞同性恋,我们也满大街的伪娘,并底气十足的宣布同性恋是弱势群体,需要关爱、同情和善待。

只要我们选择了今天的资本主义的穷奢极欲的生活方式,13亿人口每天开足马力拼命地赚钱,污染必然会与我们相伴,全球变暖和资源耗尽也会即将来到。美国之 所以比我们的环境要好,是因为美国的人口总数比我们小得多,更重要的是美国利用政治军事经济上的优势,把污染转移到中国来,把中国当成垃圾站。中国若想告 别环境污染:要么变身成为美国,用航空母舰逼美利坚就范,把美国当成垃圾站;要么回到社会主义道路来,过朝鲜古巴般清静悠闲安宁无忧的生活,除此,别无他 路。有人认为应该引进美国的普世价值或是把国企私有化就可以解决污染问题显然是糊涂蛋,除了乌克兰版的战乱流血,对解决污染一无是处。只要中国仍在坚持 “猫论”,仍然坚持在资本道路上狂奔、污染和有毒食品就会始终陪伴在中国人的身边,就是毛主席重生也制止不了金钱至上的中国人做假货制造雾霾。毛主席说 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发展的动力。”然而今天的人民眼里只有钱,今天的人民认为;“有钱才是成功,钱比环境更重要。”今天就有不少用污染环境为手段 发财的成功人士移民加拿大澳大利亚,他们的身后留下了一堆臭气熏天的垃圾。

我们的贪官们至今还在台上指责别人腐败,谆谆教导下属管好自己的家属和下半身,自己却处心积虑的敛不义之财,家里的黄金以公斤计,房子以两位数计,现金数 到点钞机烧毁。在对超生户进行倾家荡产式的处罚时,自己却与小三在爱巢里养育私生子。以维护国家利益为名,与钉子户寸利必争,不惜以警棍盾牌相向,却早已 暗自把黑手伸向拆迁补偿费,动辄贪腐超亿计。

我们做父母的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儿女送到税务海关,并以此为荣。说到底就是把纯净的象一潭水,尚在青涩之中的孩子送去腐败。但是我们却每天咬牙切齿的诅咒这个腐败的社会。

我们以拥有豪宅和多套房为荣耀,全然不顾生产这些房子的水泥、钢材、玻璃所产生的大量粉尘,反而强烈要求河北省关停炼钢厂水泥厂,可是上帝会把水泥玻璃送 到北京建高楼大厦吗?在房屋空置率高居的情况下,我们仍为了经济增长继续消耗水泥钢材建造过剩的房屋,保持GDP增长,维持我们欲壑难填的永不满足的生活 要求。

我们把垃圾扔到楼下,自己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我们把宠物培养成憋屎憋尿的习惯,走到大街上才翘起后腿,然后人与狗扬长而去。我们把痰吐在地铁站台上,然后大骂中华民族道德体系崩溃。

人到中年,热心于同学会,成为钟点房的消费主体,却要求子女守身如玉。作为子女,天天流连于风月场所,却不许老年人再婚。在歌厅舞厅夜店里鬼哭狼嚎,却说广场上的大妈轻佻老来俏。

就算在私资外资企业做管理人员时,往往对一线操作工横眉冷对,要求工人像机器人一样不知疲倦、不计报酬、不出一丝一毫的差错,并痛心疾首的把中国工人和德国工人的素质相比。然而,回到办公室,我们却忙不迭的上网聊天,淘宝,甚至与陌生人调情。

我们做老板的要求员工尽职尽责,自己却沉醉于感情纠纷,工作时间与情人幽会,对公司的生死存亡不负责任。一句“公司是自己的,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未免太霸道了吧。

我们对日本侵占钓鱼岛义愤填膺,却热衷于日本旅游购物,抢购国产马桶盖子。与清朝民国时期一样;抗日是别人的,自己不能有半点损失。抗日是政府的事情,是军队的职责,鬼子来了不当汉奸就算是爱国了,就是当了汉奸也有情可原,谁让蒋介石政府无能保护不了国民了?

往地下注污水的大多是私企,做苏丹红、吊白块、瘦肉精、过量撒农药的往往是个体户,但是挨骂的最多的是国企。即便三鹿奶粉出了世纪质量大事故,加三聚氰胺 的终究还是那些牧民,三鹿公司只是未尽到检测责任而已。但是最后连养激素鸡的人都加入到了喷政府喷三鹿的行列。按柴静的神逻辑只要把乳制品私有化,三聚氰 胺就一定消失得无影无踪。

中国人尽可以骂政府不作为、骂公务人员懒惰矫情,骂落后的体制不但是一切罪恶的源泉也导致了污染。其实就是把美国公务员原班人马搬到中国,这些蓝眼睛黄头 发的有关人员甚至还不如中国现在的执法人员更具有行政能力、更有与违法犯罪分子周璇的经验,就象当年,连日本鬼子最后都陷入到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政府要求不要焚烧秸秆,少烤熏腊肉,那些环保主义者立刻转过身来义愤填膺的辩护:“几千年来都是这么过的,怎么不见污染?”绝口不提今天人口已经增长到 13亿了,这13亿人而且还要开私家车兜风,而汉高祖刘邦乘坐的才是马车,大汉王朝的子民大多要靠双腿行走,哪里会因为放鞭炮产生雾霾?古人没有每天洗澡 的条件,更没有冬天要开暖气夏天要开空调的要求,而我们今天的13亿人口中的精英们优雅的使用纸巾搽手,衣服过时了就顺手扔掉,乘头等舱飞向全世界,在南 极和喜马拉雅山到处扔塑料袋子,就是这样的生活方式竟然还要保留古人的一切生活习惯。因为唐朝就放鞭炮,所以我们也要保留传统。因为唐朝放鞭炮没有雾霾, 所以今天的雾霾就与放鞭炮无关,而与雾霾有关的开私家车旅行更是我们要追求的时尚新生活,所以,我们也只能抨击制度了。

什么时候柴静把烟瘾戒了、把SUV卖了,做公交上班或骑自行车。柴静什么时候从大房子里搬出来住简约的小公寓,并且不以房子为投资理财的工具,对于柴静本 人来说才是可以大大方方的理直气壮的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说服教育甚至谴责别人、抨击政府直至号召解散国企,否则还不如“阿Q”。“阿Q”的逻辑是:“别人 摸得我为什么摸不得。”柴静的思维是:“我摸得,别人一律摸不得。”若是大家都与柴静一样放弃物欲横流竭泽而渔的生活方式,雾霾就会自动消失。消灭雾霾不 是靠嘴,骂到口吐鲜血也没用。雾霾需要每个人自觉的行动,什么时候大家不再以所谓的“有年味”为借口肆意放鞭炮,静悄悄的过一个春节,年三十的晚上虽然不 会一轮明月当空照,但是一定会夜空璀璨星满天。年味究竟是什么?非要我们趋之若鹜的在震耳欲聋中制造滚滚浓烟和刺鼻的硝味。

实实在在的植一棵树,远比要求把中石油私有化来的更具体简单直接明了。就像利比亚人要死要活的赶走卡扎菲,迎接民主自由的到来,当卡扎菲真的毙命后,利比 亚人今天还埋怨谁阻挡了他们追求民主自由呢?显然,利比亚人下错了药方,但是硝烟弥漫的利比亚却没人为错误负责买单。乌克兰赶走了亚努科维奇,富裕并没有 来到,乌克兰人可以继续骂是“普特勒”搅了他们的好梦,可是除了泄愤有用么?不仅没有脱贫,战乱也接踵来到,还丢了克里米亚,乌克兰贫穷依旧。按柴静的说 法:中石油的垄断是雾霾的罪魁祸首,可是真若是把中石油私有化后,雾霾没有减轻反而加重,柴静能负什么责任呢?能把中石油重归国有吗?柴静所云没有任何新 鲜玩意,大抵都市白领都能高谈阔论一番。中国今天缺的不是谴责指导教育和抨击,缺的是真正的大师拨云见雾,引领中华民族回归正确的通途。假若那位毛主席的 好战士雷锋还活着,断然不会在雾霾天开私家车遛弯,不会放鞭炮取乐,更不会参加太空游。假若13亿人都是雷锋,或许雾霾根本就不会发生。

假若13亿人都是柴静,就还要建造更多的大房子,生产更多的香烟,13亿人个个吞云吐雾,个个开大排量汽车,中国的雾霾还要加重。13亿人个个飞到美国生 孩子,用不了多长的时间,13亿中国人个个拥有美国国籍,或许孩子生出来个个都有良性肿瘤,然后拍出13亿部环保片谴责有关部门,让那些渎职的环保工作者 无脸活在世上,全部跳楼自杀。再把国企全部私有化,只是不知与解决雾霾有多大关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