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芝麻烂谷子

记些陈年往事,也有旅游看到的.一乐也.
正文

七十年代的“路线斗争和线路斗争”

(2018-02-14 06:28:58) 下一个

文革是两条路线斗争,好几波。正角都是老毛,反角第一波是老刘第二波是已经摔死的老林和谁也没见过的孔老二。没完成的第三波要对老周,结果没开始先死了换老邓。老毛又死了。坑了精心培养的接班人,文革结束。

每一阶段都轰轰烈烈,路线路线,紧跟紧跟。喊多了小老百姓有时就听糊涂了,把路线听成线路,也紧跟。第一波在清华男耕女织,男生攒收音机女生织毛线,都学到有用的技能。分配后工作就是线路,一直紧跟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搞线路。

七十年代或更早一些时候有电视了,那种九寸黑白小电视。不便宜,不吃不喝半年也不定能买下,还要票。毛主席告诉线路斗争重要,也讲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坚决响应。

路线斗争升级,线路斗争也要升级。上班路线线路下班逍遥无事、有个小窝和有还把自己当根葱的小媳妇,天时地利人和。线路斗争从攒收音机升级到攒电视机。小媳妇见女友家有个5寸示波管的,一听当时的老大也要攒,支持!

示波管小电视的线路在比红旗杂志还红火的无线电杂志上有,不复杂。原件吗?除示波管,电子管6J26H2、电阻、电容和变压器都有些,是第一次线路斗争留下的。电感可用实验室的漆包线绕。南大街有个邮电部处理店面,在那里没找到5”的示波管,觅到个两寸的。小点,一把就能握过来,只能攒个袖珍的。五块大洋,快三天的工资,一咬牙买了。

示波管要高压加速。虽学的一万伏不算高的高压,但真碰上220也怕。一查这管子的加速电压不到一千伏,好极了。有线路和变压器的经验,调整线路和重绕变压器后就开始第二波线路斗争。攒好一插电源,调了一会示波管闪了几下,一片绿光。扫描有了,没有菩萨。捏拉自绕的调谐线圈,突然有菩萨了。屏幕上是菩萨身上不知哪一块。行场扫描电压太高,比例也不对。调!终于菩萨像样了,邮票大小的绿菩萨。小而清楚,扫描线都看不见。一寸多高的邮票画上五百多条线,能分清线与线吗?初战告捷。

不稳定,菩萨爱来就来爱走就走。老大说没看见过邮票绿菩萨,但有小学生一样认真看邮票的小媳妇相片。大概是那时在摸石头过河和菩萨太小,忘了

路线斗争要理论指导,马列太深还是小红宝书好。线路斗争也一样,有本攒电视机的葵花宝典。钻研后弄懂电视机的各种线路,如高频头,中放,同步信号分离,...,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扫描。

有小菩萨就想大仙女。关键是显像管,有人从红光厂搞到14”的,后来有人搞到更先进的16”短尾的。要赶先进,辗转托人买了个。

无线电杂志又有半导体的了。除了行扫描的晶体管有点难搞,其余的晶体管不是问题,买点处理品和从试验室顺点。设计了个电子管晶体管的杂种。

行扫描的顶上有帽的电子管在处理品小店买的,五毛一个。磁偏转的那套有点难,喇叭形的磁环出差时到酒仙桥淘到。偏转线圈怎么绕没数据。会懵,根据要形成横竖两个均匀场懵出两套线圈的分布和做了模具。

底盘要砸装电子管座的大眼,用大螺帽小螺钉当冲模。很缺德,在筒子楼的三楼房间砸,把楼下的震惨了。

线路斗争顺利进行。仙女扭吧扭吧就出来了,开门让筒子楼的邻居看。但没有调试仪器和尽是处理品,仙女又飘飘荡荡地回去了,真是仙家来无影去无踪。老大抱怨我老在折腾,她哪知是神仙要不断地去请。也试尝过更先进的变容管调台,没成功。

第二次路线斗争草草收场,第二次线路斗争也鸣金了。第三次路线斗争又开始了,第三次线路斗争也敲了开场锣。这次的线路斗争是攒录音机,电机、磁头和零件买了一些,但随着天子驾崩第三次线路斗争和第三次路线斗争一样寿终正寝。

 

庸猫,2018年二月14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华府采菊人 回复 悄悄话 线路和路线,搞来搞去搞不清楚了,到底先有路还是先有线?就算知道了线与路的先后,还是不明白哪个牵的什么线是哪个走的什么路?
登录后才可评论.